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囚犯
    “龙阳草、绿叶朱果、蛇莓果,这些我全都要了。”

    又在摊位上挑中几样,唐利川抛出几十块灵石全都包了。

    年轻摊主见唐利川给钱豪爽,乃是难得一见的大主顾,立即殷勤的打包,嘴里还吹捧道:“少爷您真有眼光,挑中的都是强身健体的上品灵药,凭少爷您的资质加上灵药辅助,参军报国早晚能出人头地,成为林将军那样的大人物!”

    麒麟帝国的武修者学成之后大多数会选择参军报国,因为他们没有其他路可走,如同天邈宗这样的大宗门看不上他们,而民间的武道宗门显然又被官方武道圣地圣武院压得死死的,难有出头之日。

    “哼,成为林将军有什么好处?人一死,他的部下还不是作鸟兽散,就连他儿子林越也成了阶下囚!可叹林将军戎马一生,立下汗马功劳无数,到头来却落得断子绝孙的下场……莫忘了,这天下是李家的天下,外姓之人岂能与皇亲国戚平起平坐!”

    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回头一看,说话的人一副书生打扮,看上去心中颇有怨气,他路过听到年轻摊贩的吹捧之言,心中一时激愤,牢骚话脱口而出。

    唐利川眉头一皱,朝那人拱了拱手,请教道:“这位公子有礼了,不知刚才公子所说林将军之子成为阶下囚,此事从何处听来?”

    林越和张羽清被镇江王诬陷的事唐利川自然知道,只是众人都在圣武院出身的许老太爷宅院中修养,怎么突然成了阶下囚呢?

    “世道不公,学武难有出头之日,林将军一生战功赫赫,而如今少将军却连自己家门都进不了!你要是不信,大可以进城一观,人就被关押在主城驿馆中,说是夺城之战一结束,问斩杀头!”

    那读书人面容悲愤的说出这话,随后看了看唐利川,露出一副好言相劝的表情,劝告道:“出身寒门就别想出人头地,你看林将军都落得如此下场,你自比林将军如何?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与其做梦习武报国,还不如学习经商之道,在这太平盛世里做一富家翁,何乐不为?”

    书生面带嘲弄的说完这话,摇头走了。

    唐利川没有纠结对方劝说的金玉良言,反而沉声嘀咕起来:“我父亲众人跟林越呆在一起,林越被困,我父亲他们岂不是一起沦为阶下囚?”

    “少爷,您的药给您包好了。”

    年轻摊主心中暗骂过路的书生多话,书生自己伤春悲秋感叹国家大事就算了,为何要砸他的生意,家国天下的大事他不懂,他只知道这笔生意黄了,他一家老小就得饿肚子。

    唐利川示意南宫寒将药拿上,自己带头离开集市,快步朝金鳞城奔去。

    入了城,就在城门附近就有租借蛮兽的地方,唐利川付钱之后,让南宫寒两人坐车,自己一步跨到驾驶位置,勒动缰绳一路飞奔起来。

    在南宫寒的指点下,唐利川驾驶蛮兽坐骑,风驰电掣的星夜赶路,足足用了一天的时间才来到金鳞城的主城区所在。

    驻足驿站之外,唐利川远远便看见一队兵卒把守在门口。

    此时正逢晚饭时间,一辆送餐车缓缓停在驿站之外,接着一个八字胡小矮子飞快的蹿了过去,一把拨开驾车的马夫,探头进马车看了几眼。

    “混蛋!”

    钻出马车,八字胡皱眉大怒,反手一巴掌摔在赶车马夫脸上,将对方打翻在地,同乘马车的小杂役急忙拱手告罪:“曹大爷息怒,此回饭菜还不过关吗?”

    “你们揽月楼是不是想关门大吉?”

    八字胡瞪着大眼,露出一副不悦的神情,指手画脚的嚷道:“本官爷说了,里边关押的是朝廷要犯!谁准你们好酒好菜招待了?一连三天违背本官爷的话,莫非不把本官爷放在眼里?”

    “曹大爷,我们哪敢不听您的吩咐啊,您明察秋毫,这是本店最低级的饭菜了,今天也没有任何酒水,还请曹大爷高抬贵手,饿死了里边的几位,上面怪罪下来,小的可担待不起啊。”

    揽月楼负责送饭的小杂役满脸恭敬的求饶,八字胡却依然不满意,怒道:“最低级的饭菜?这是什么?”

    伸手从马车里端出一盘“素炒凤尾”放在鼻下嗅了嗅,冷冷笑道:“三味居的酱油贵如黄金,区区一道‘炒莴笋叶’竟然舍得放这么贵的佐料,郭老板也不怕赔得倾家荡产?”

    “这,小的实不知情啊……”

    小伙计闻言,豆大汗珠不断滚落,他知道自己老板受过林将军大恩,此次被上面命令给将军之子送餐,他们没本事救出林将军之子,也要让对方吃得好些,可谁知将军的仇家竟然派来恶名昭彰的典狱官曹安看守,处处与他们为难,就是不让林少将军好过。

    “你不知情……呵呵,本官爷也不为难你一个跑腿的!”

    曹安嘿嘿怪笑一声,小伙计心知这家伙又有诡计了,但还是硬着头皮拱手道:“多谢曹大爷高抬贵手,小的这就送进去。”

    “谁让你送进去的,没看咱们这些当差的弟兄还没吃饭吗?老子都没吃,囚犯还敢先吃?有没有王法了!”

    曹安狞笑着,朝身后狱卒一招手,吆喝道:“喜子、铁子,全都给老子搬屋里去,再去打点酒来,开伙咯!”

    两个面容猥琐的狱卒笑嘻嘻的凑过来搬运酒菜,小伙计急得抓耳挠腮,可又不敢去拦,只能无可奈何的哀求道:“曹大爷,您把吃的都拿走了,那里边的人吃什么啊!”

    “嘿!我说你个小王八羔子,还敢顶撞本官爷?没东西吃,他们不会吃土啊!院子里还有树叶,抓着吃啊!大活人还能饿死了?”

    怒骂一声,曹安举拳要打,小伙计都已经蜷缩起来抱着头准备硬受了,结果曹安的拳头迟迟没有落下,反而看着远处一辆路过的板车,放声大笑起来。

    “老头儿!给官爷过来!”

    赶车的老头一看是官差叫他,自知得罪不起,急忙拉车过来拱手行礼。

    “喂,小崽子,这些东西给里边的囚犯送去,让他们吃个够!”

    吆喝声中,小伙计抬头看去,顿时捂着鼻子退后了好几步,差点被熏得呕吐起来。

    车上哪里是人吃的饭菜,明明是给猪吃的泔水……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