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五章 斩邪
    出手太狠将对方打得粉碎,邪藤老人心中懊悔的悲呼起来,杀了唐利川,他所做的一切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可他的悲呼还未停止,被击碎之物就呼啦啦的散落满地,听声音不是破碎的身体,而是坚硬无比的地下岩石。

    “老贼看招!”

    对方击碎的不过是唐利川从地底抛出的石头,蛇头的快攻一过,收回需要时间,此时唐利川抓住机会冲出地面,一股强大的鬼气一扑邪藤老人。

    这股鬼气森然无比,饶是邪藤老人也觉得一丝危险。

    随着唐利川攻势靠近,邪藤老人心头的不安越加强大,被切掉尾巴的痛楚瞬间被他抛诸脑后,因为疼痛而紧闭的眼睛霎时睁开。

    只不过,等待他的不是阴森森的鬼气,而是让他意想不到的画面。

    光,一片刺目生痛的强光出现在他的眼前,几乎是零距离贴在他的眼前,一睁眼,刺痛的光线再次逼得他眼目紧闭,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流淌出来。

    “完了!”

    闭眼一瞬,邪藤老人心中惊呼中计,刚升起这个念头,他只觉得脖子传来一阵滚烫的感觉,一闪而过,他便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痛楚了。

    强光持续了片刻,干扰得场外观战的三人也侧目避开。

    直到光线散去,胡灵狮三人才向场中看去,邪藤老人硕大的躯体已经轰塌落地,三个脑袋之中,唯一的人首已经不见了。

    唐利川傲然立于场中,左手托着邪藤老人惊愕满布的头颅,在他右手则有一团太阳般耀眼的光芒缓缓消失。

    等光芒散开,留在手中的则是一根火焰般燃烧的箭矢。

    出自玄级武技《逐日神箭》的炽焰火矢!

    唐利川居然不用灵器长弓就将《逐日神箭》的招式施展了出来,空手抓着温度极高的炽焰火矢,表皮却只是被烧得发黑而已。

    单手握着这团火焰般的箭矢,唐利川凭借体魄抵挡了伤害,但焚烧的痛苦却不会减弱。

    曾经从甘霖手中换来的银色长弓都无法抵挡《逐日神箭》造成的压力,而现在唐利川的身体几经强化,居然可以凭空将箭招施展出来,只是攻击的距离不可能像弓箭射出那么遥远。

    不仅如此,用双手代替灵器长弓,原本长弓需要承受的力道完全由双手代替,其中的痛楚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要是没有强化过体魄,他的身体早在发招的一瞬间就被武技反噬得支离破碎了。

    面对火焰在手中燃烧的剧痛,唐利川没有表现出一丝痛苦,反而目光带着狂喜之色,望着手中邪藤老人还没完全失去生机的头颅,笑道:“邪老,现在可是相信小子有能力击杀玄武境的人了?”

    邪藤老人被他空手施展的“金曦耀目”短暂弄得失明,随后不输灵器的炽焰火矢一招斩下头颅,死亡的过程快得连他自己都不可置信。

    视线到现在都无法恢复,但是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脑袋和身体已经搬家,脖子之下已经没有任何知觉可言了。

    “你、你!”

    邪藤老人现在已经毫无还手之力,断头处不断散发的毒血对唐利川无法造成一丁点伤害,他已经完全认命了,然而他忽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之处,自己的脑海意识似乎被什么东西入侵了。

    搜魂!

    这个词刚从他脑海里跳出来,他便惊恐无比的想到了被搜魂的凄惨下场,那将是魂飞魄散、无法重入轮回的极刑!

    仓皇开口想要点破唐利川的手段,可唐利川搜魂速度极快,已经将自己想要的东西弄到手了。

    嘴角一挑,一股火焰在唐利川掌心蹿升而起,将邪藤老人的头颅瞬间点燃,百毒汇聚的脑袋立即散发出一股臭气熏天的气味。

    邪藤老人即将说出口的话也在火焰燃烧的剧痛中变成了哀嚎,不多时,原本已经生机渐逝的他,一生罪恶终究淹没在了熊熊火焰之中。

    灭掉此人头颅,唐利川反手一吸,从巨大的尸体中吸出数个乾坤袋,随后放出一团火焰将对方的尸体也一并点燃烧毁。

    留下对方剧毒的尸体,只会残害前来种地的普通人。

    在他具备一丝驱邪效果的《逐日神箭》火焰燃烧之下,对方的躯体和渗入地面的毒血一并烧了个干净,一点毒液也没有残留下来。

    待到毒气完全消散,胡灵狮才将雪银丝围成的困阵解开,与南宫寒两人一起朝唐利川方向迎去。

    “唐老弟神通真是超出了本人的想象,邪藤老人成名已久,他刚才那一招毒龙形态更是强悍绝伦,唐老弟竟有办法将他瞬杀,实在让本人刮目相看。”

    胡灵狮拍手笑着走了过去,眼神却一直盯着唐利川的手掌,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刚才散发耀眼光芒的招式一定是玄级武技。

    不靠灵器加持直接空手施展玄级武技,如果本身就是拳掌之内的招式倒也罢了,必须依靠武器才能施展的箭招也能徒手发招!

    此人的体魄之强、性格之坚毅,皆属一流。

    为了获胜能对自己下手如此狠辣,已经具备一代枭雄的潜质,但能牺牲自己却偏偏不愿意牺牲身边的仆从,这倒让他有点看不穿唐利川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了。

    “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把戏,以前跟人打架胡乱琢磨出来的损招,受不得如此称赞,让胡长老见笑了。”

    拍了拍手掌的灰尘,焚烧之后的邪藤老人只留下一把骨灰,被他一拍,这点骨灰也随风飘散,不知所踪了。

    胡灵狮摇头一笑,正要寒暄客套,却见唐利川伸手一抛,朝他丢来一物。

    接住此物低头看去,胡灵狮面露一丝讶色:“此乃记录邪藤老人一生实验的笔记,其中还有绝毒战体的修炼方法,价值之大无可估量!唐老弟已经得到毒性抗体,为何不将此物据为己有?”

    唐利川轻笑一声,答道:“我可没说不要此物,但小子不是不懂事的人,要是没有胡长老相助,凭我之力又如何能杀死一个有心逃跑的玄武境之人,这份笔记只是让胡长老复制一份,绝毒战体小子还是志在必得的。”

    “哈哈哈!唐老弟如意算盘打得响亮啊,可知道这等秘术奇功强大之处,正因为知道的人少才具备出其不意的效果,要是人人都习得秘术招式,此物就不值钱了。”

    胡灵狮闻言笑了起来,偏头看着唐利川,似乎对这份回报有点不满意。

    “无妨,此物胡长老先复制起来,关于胡长老相助之情,我另有重宝要拱手送上!”

    唐利川笑着说出这话,南宫寒和宇文鹰心头一怔,暗自凝聚元气,随时准备翻脸无情,来一场黑吃黑之战……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