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六章 蠢计
    王荧在被唐利川破招之后,表情就一直有些发懵,意识一片茫然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双剑。

    双剑之上红光闪耀,锐金术的效果分明还有效,可为什么无法砍断对方手里的破刀?

    更让他思维迟钝的是他快速突击的身法竟然被人破了,还是那种很随意的出手就给破掉了。

    他们三个打一个本来就很没面子,上台之后更是连续施展补术和借力反弹两招,准备工作做到如此充分的地步,却不敌贱民抬抬胳膊?

    出现这个结果,别人怎么看他们,会不会把他们当猴子看,会不会觉得他们三个都是嘴上厉害其实是没有本事的蠢材。

    在场的观众约有数百万之众,众目睽睽之下,他竟然被人如此干脆的破招,就算他是一城少主手中权力极大,也难挡住悠悠众口,要不了多久他被区区贱民破了招式的传闻就会弄得天下皆知。

    更要命的是文院长和宁王还在下面坐着观看,他如此狼狈不堪的处境落在这二位眼里,对他的印象分肯定会大打折扣,日后见到他第一印象肯定是被贱民破招的画面。

    事关自己面子和前途,王荧越想越急,越急冷汗就越多,脑袋嗡嗡乱叫,连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了。

    唐利川看到对方这幅失魂落魄的表情,不住的摇头,如此心性果然是仰仗家族才能耀武扬威的废材,离开家族什么事都做不成。

    他的家族已经给他提供了优异的条件,要功法有功法,要丹药有丹药,条件比起唐利川不知道高出多少倍,可现在面对一点小小的失败就露出这幅要死不活的表情,好像他就不能失败一样,本事不大却又心比天高,连一丁点打击都承受不了,真是一朵脆弱的温室小花。

    “不,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输给一个贱民,我不相信!”

    楚白云和云寰两人冲他吆喝了好半天,王荧居然充耳不闻,他脑袋里乱糟糟的一团,除了自己的心声根本听不到别的声音,让人破招之后,他不思考应变之策,反而觉得自己让“贱民”挡下一招是莫大的耻辱,别人败他杀他都可以,就是贱民不行。

    疯狂的咆哮一声,王荧顾不得身后两名同伴的呼叫,他自己通红这双眼,双手各持一口灵剑,出招毫无章法,只是朝着唐利川胡乱砍去。

    他的双剑有锐金术加持,挨上一下不死也残,擦身而过都能蹭破一块皮肉,凌厉之势可以无视元武境的大部分防御手段,即便是拥有土属性的武修者施展防御武技也难以抗衡此剑。

    而他被唐利川挡了一招,轻身术依然还在运转,凭借自身的速度与手中的灵剑,他只顾一味猛打,似乎想要拼胡乱的攻击砍中唐利川一下。

    “愚蠢之辈,跟我耍心眼?论演戏,我认识的人中有一个叫柳墨的混蛋,他的演技才堪称出神入化。”

    唐利川心头冷笑一声,见到王荧的反应竟然想起一个他厌恶的人来,王荧的动作看上去像是气得失去理智,可在唐利川的观察之下,他发现王荧在出手之前,眼珠有些许不自然的变化,那副失心疯的眼神竟然是人为强行表现出来的。

    王荧确实被唐利川气得够呛,但他的怒气更是激发了他求胜的欲望,不折手段也要杀了唐利川的欲望引发了他脑海之中为数不多的智力,很快想到一条装疯卖傻的计策。

    从表面上看去,他的确是气急攻心的反应,实际上他的步伐看似紊乱,可每一步都在试探唐利川的死角。

    唐利川看破此点,嘴角一翘,那表情也不知道是在讥笑对方,还是在赞叹对方。

    明明是死要面子的人,为了胜利居然可以做出装疯卖傻这么丢脸的举动,拥有这种心智却不知道放在正道上,白白耽误了这幅能屈能伸的心性啊。

    “吁!就这还贵族子弟呢,输了就发神经,真他娘丢人!”

    “就知道这种人是疯狗,真当天下都是他家的,谁都要让着他吗?怕输就别上台比试,快滚吧!”

    见到王荧的疯狂举动,开灵境区域的低级武修者全都大声吆喝起来。

    平时他们肯定不敢这么痛快的羞辱贵族子弟,可现在望天台聚集了数百万人,谁开口骂了人难道还能查得出来吗?

    开灵境区域的武修者痛快的发泄,那些贵族区域的人只觉得面红耳赤,那些话怎么听怎么刺耳。

    有人忍不住回头大声威胁那些开灵境才普通武者,问他们是不是想死,可是换来的确是更加大声的羞辱,声势之大让贵族子弟也只好缩了缩脖子,知难而退。

    “砍死你!”

    高台上,疯狂的举动依然在继续,王荧绕着唐利川转了几圈,口水横流的吆喝了一声,疯狂的神色忽然出现一丝清明,右手冷不丁的朝前一递,手中那口弯弯曲曲的灵剑直刺唐利川的胸膛。

    如此简单的招数唐利川当然不会中招,手一抖,直刀迎面撞去,紧守不失。

    “哈哈,白痴,你上当了!”

    疯狂的王荧忽然大笑起来,那口攻击而去的灵剑忽然软化起来,宛如毒蛇一样蜿蜒缠上唐利川手中的直刀,哈哈狂笑道:“蠢材,没有武器我看你怎么抵挡!”

    说着话,此人左手那口笔直的灵剑突刺而出,直刺唐利川的面门。

    难怪他使用的是双剑,其中一口剑还有软化变形的神通,出其不意的锁住敌人的武器,再用另一口灵剑突袭而出,果然是下流的贱招。

    为了让唐利川麻痹大意,他还故意装出气急败坏的样子发疯乱打,就是为了找准这个突袭的机会。

    “这就是你不惜装疯想出来的计策?我还以为是什么妙计,果然对你不报任何希望是正确的选择,你的智力也就这水准了。”

    唐利川冷冷的摇头说出此话,王荧听了只是面露不屑,心说自己这一剑刺出,眼前的贱民必死无疑,有什么资格对他品头论足。

    然而唐利川接下来的动作可说轻易的化解了王荧自以为绝妙无比的计策。

    唐利川只是手腕一松,放开了被对方纠缠的直刀,脚步一侧,王荧精心策划的攻击就落空了。

    “你连武器都不要了?你有没有武者尊严?”

    故意慢吞吞的避开了对方刺来的灵剑,听着耳边王荧暴怒的吼声,唐利川只是不屑的冷哼一声,这一次连“白痴”二字他都懒得骂了。

    眼神轻蔑的扫向在眼前掠过的剑锋,唐利川讥讽的话语脱口而出:“你也配谈武者尊严?你没有的东西就别挂在嘴上了。”

    在唐利川讥讽的声音中,王荧凝固的视线里只觉得唐利川的身影逐渐模糊起来,还未捕捉对方动向,他左腿猛然一痛,身体当场倾斜起来,重重的倒在地上,双手一软,手中双剑叮铃落地。

    软化的灵剑恢复原貌,唐利川的直刀弹跳而起,被他一把抓到手中,重新回到了自己手上。

    而他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扫腿的动作,很随意的就把对方踹翻在地。

    望着躺在地上抱腿哀嚎的王荧,唐利川面无表情的说道:“身法武技应该这么用,你学会了吗?”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