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狡诈
    陷入猖狂之中的刘家少爷听到这话,笑声顿时停了下来。

    死亡,他当然惧怕,不过这世上有很多事比死还让人畏惧。

    唐利川不杀他,却要在他脸上刻字,这是对待奴隶才会动用的刑罚,被刻上字的人将会背上奴隶的身份渡过一生。

    而他不能说在天星城只手遮天,但是只要他们刘家将宁王交代的事情办得妥妥帖帖,那天星城中还真由他们刘家横着走。

    一旦让唐利川给他打上“狗”字烙印,就算他在天星城权势滔天,可这份耻辱还不得成为其他权贵口中的笑柄?他将有什么脸面出现在宁王面前?

    要他背着这样的侮辱苟且过日,想想他都不寒而栗。

    目露古怪之色的盯着唐利川,声音发寒的问道:“你就不怕我真的杀了她们?”

    唐利川眉头一挑,右手捻起两根手指朝对方弹去。

    一道奔雷箭箭气贴着刘家少爷的脸轰进了地面,青石铺成的街道上直接被轰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孔洞。

    箭气突然出手,惊得刘家少爷浑身一僵,随后他就感觉到脸上一股热乎乎的液体滴落下来,伸手一摸,满手都是粘稠的血迹!

    唐利川一道箭气仅仅是从他脸上擦过,就已经将他的皮肤切开了一条口子,鲜血不停的滚滚涌出。

    刘家少爷惊愕万分的捂着自己的脸颊,看向唐利川的表情就好像白日见鬼一样。

    他现在总算有点明白自己的威胁对唐利川没有任何效果,甚至还会惹动唐利川的怒气,这对他而言不是好事啊。

    “我话不说两次,你自己看着办。”

    唐利川将右手两指放到眼前,指尖上奔雷箭气息吞吐,滋滋的电流声不时从指间传来,惹得刘家少爷双眼发直,死死的盯着他的手指,生怕被唐利川偷袭暗算了。

    “我……我说,我指着心魔发誓,我刘封保证不对那对母子出手,否则甘受心魔反噬之刑。”

    刘家少爷虽然嚣张,却也不傻,眼下的情形自己打不过唐利川,而他家的供奉也被唐利川的仆人拦住,没有办法出手帮忙。

    强撑下去只会自讨苦吃,他心中嘀咕一阵之后,面露认命的表情,指着心魔立下了誓言。

    滋啦啦!

    奔雷箭的箭气突然暴涨起来,雷电的电流几乎弹射到刘封的脸上,吓得他身体朝后一仰,摔了个屁股墩儿。

    “别跟我玩文字游戏,这对你有好处。”

    唐利川的脸庞在爆蹿的电流照耀下显得十分诡异阴沉,他眼中的鄙夷厌恶的神色更加浓郁,并且耐心也逐渐消磨干净了。

    将手指对准了摔倒在地的刘封,唐利川最后一次警告道:“你不动手,你的狗腿子就不能动手了吗?别耍花样,否则我可能随时改变主意,直接把你宰了!”

    刘封被唐利川戳穿了誓言之中的漏洞,脸色唰的变得雪白。

    他不是那种善罢甘休的人,唐利川当众让他丢了这么大的人,他想将唐利川五马分尸的心都有了,怎么可能满足他的要求放过唐利川想要保下的人。

    满肚子坏水咕噜一转,他立即想到了一条“妙计”,故意做出一副满足唐利川要求的举动,其实在他立下的誓言之中却藏着一个扣儿。

    正如唐利川所说,他自己不动手,难道不能找人去做掉那对母子吗?

    心魔之誓是武修者最为畏惧的誓言,因为它十分灵验,任何违背誓言的人都会遭受心魔的反噬,最轻也得落个变成废人的下场,这对武修者而言是天大的打击,被心魔废掉修为就等于成了废人。

    因为心魔反噬变成的废人与一般的功力被废完全不一样,根本无法重头修炼,一旦被废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那些本来就是社会底层,永远没有出头之日的武修者或许会自暴自弃,被废就废了吧,反正他也没有成就。

    然而刘封这种地位的人,只要将宁王的马屁拍顺了,难保日后不会飞黄腾达、一步登天,他怎么容许自己变成废人。

    唐利川让他立下心魔之誓,就是笃定此人不敢用自己的前途作为牺牲品,只要他立下了誓言,那对母子可以说安全系数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刘封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可惜唐利川也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花花肠子。

    “大哥!别误会,我完全没有欺骗你的意思,是我太紧张了,刚才忘记说了,我马上就把这一条加进入!”

    身为元武境的武修者,刘封即便实力不如唐利川,但他的感知力还是能够感觉唐利川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这股气息十分浓烈,与刚才的气息完全不一样。

    他马上就明白自己的小聪明会给他带来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心中虽然对唐利川破口大骂,可表面上他只能畏惧无比的按唐利川的要求,将所有遗漏的誓言全都补充了进去。

    这是要命的关头,一个字说不好可能就会被唐利川一指头捅死。

    刘封是个惜命的人,他不想死,自然只有满足唐利川的要求。

    听完刘封一字一句说出了自己想要的回答,唐利川手中的奔雷箭才收了起来,对着满脸赔笑的刘封吐出一个“滚”字。

    身为宁王的走狗,除了王爷之外几乎无人敢在天星城给他这般侮辱,现在还当街让他滚,一直以来都是目空一切的刘封表情几个变化,脚步一时间居然没动。

    “还想跟我玩玩?”

    唐利川抬起眼皮朝对方看了一眼,刘封不自然的表情立即变成了赔笑的笑容,摆手道:“大哥误会了,我滚,我现在就滚。”

    这番表现果然不负他走狗的身份,靠察言观色拍马屁吃饭的人,最基本的本领就是让表情随心所欲的展现出来,面对惹不起的人物,就算前一秒才挨了揍,该露出笑容的时候他马上就能将笑脸给展露出来。

    “钟叔,我们走!”

    一转身,刘封领着自家的客卿供奉转身就走,唐利川也没有刻意的要求他必须用“滚”的。

    这两人转眼就消失在了街角的尽头。

    转角之后,钟狄看着刘封杀气满布的侧脸,低声道:“少爷算了吧,立下了心魔之誓就绝对不能违背,就算咱们的援兵赶来,也无法对他们出手了,否则你会受到心魔反噬的惩罚。”

    刘封脚步飞快的朝前走着,脸上却露出一丝冷笑:“钟叔,你是不是糊涂了,我立誓只答应不杀贱民母子,可什么时候说了不杀那对我不敬的混蛋了?”

    作者枇杷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