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二章 威胁
    刘家仆人一声惊呼,一时激起千层浪,不断有惊呼声从四周武修者口中发出来,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个默默无闻的愣头青身边竟然跟着两名传奇人物。

    年轻一点的人未必听说过枪豪二人的名号,但上了岁数或者见多识广的人必然不会没有听过他们两人的事迹。

    “神武枪豪、千秋刀尊?感觉好厉害的样子,这两人什么来头?”

    有人听得周围此起彼伏的惊呼声,纳闷的嘀咕起来,他们自然看得出枪豪两人气势不凡,正因为如此,他们更加好奇他们的来历了。

    毕竟近距离接触过传奇人物,以后在自己朋友面前吹牛打屁也有一番拿得出手的谈资。

    “千秋刀尊,那可是老一辈的传奇人物了,听闻他曾经连续击败三百个使刀门派,无一败绩,曾几何时也是用刀之人仰慕追捧的高人!”

    “连续打败三百个宗门!这也太牛了吧!”

    “那神武枪豪更加了不起,你可知道臭名昭彰的五百雪海贼寇是谁灭掉的吗?就是这位神武枪豪单枪匹马,一人端了血海贼寇的老巢!”

    “呼!神了!听闻血海贼寇全是元武境的武道败类,其中三位当家的实力更是元武境巅峰,三人联手就连玄武境的人也能击败,这位前辈居然一人灭杀了五百名同级的人!岂不是说这些年的精修让他们实力更加精进,单人便能匹敌玄武境的大高手!”

    听得那些武修者一惊一乍的传诵着自己的英雄事迹,宇文鹰、南宫寒两人面色不变,内心却是波涛翻涌,仿佛又回到当初那个意气风发、正值顶峰的年代。

    然而他们真的如同别人猜测的那样,经过多年的精修实力更加强大了吗?

    其实在声名远播之后,他们各自遭遇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从巅峰一直跌落到了谷底,多年过去了实力非但没有精进,甚至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的实力反而不如年轻时候的顶峰状态了。

    刘家的人不知道他们两人的际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眼前这两人气势依然是元武境巅峰的存在,他要面对其中一人已经稍显吃力,对付两人,他必败无疑。

    “两位前辈,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误会,可否先放开我家少爷再做详谈?”

    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刘家那高手也算懂得灵机应变,毕恭毕敬的给两位武道前辈行了大礼。

    “此事我二人做不了主,如何裁决,端看我家公子的意思。”

    神武枪豪宇文鹰冷冷的吐出这话,脚步一跨,与南宫寒形成掎角之势挡住刘家高手支援的路径,如此一来就算对方想要突袭也没有办法避开他们二人了。

    “做主的是那元武境五重的小辈?看此人装束普普通通,不像是豪门子弟,他怎能驱使枪豪刀尊二人?这倒奇怪了。”

    刘家高手心中犯着嘀咕,只是他家少爷被人踩在脚下,身心皆受摧残,他不能让少爷继续受苦。

    心思把定,他朝唐利川遥遥一拱手,高声道:“这位公子有礼了,鄙人钟狄,乃是刘家客卿供奉,我家少爷年轻气盛,若是有什么地方冲撞了公子,鄙人在此待他向公子赔罪了。”

    “天哪,刘家的人居然也有低声下气讨饶的一天,我还以为这天星城是他们的天下呢!”

    “你傻不傻?刘家的少爷在别人手里攥着,他敢不低声下气吗?谁让那小子是个草包,一招就被人生擒了,世家权贵果然盛产中看不中用的纸老虎!”

    “我猜那年轻人该就坡下驴了,毕竟刘家的靠山是宁王,得罪得太死对他没有好处。”

    随着情势的变化,不少人胆子越来越大的猜测起来,不过他们的胆大也有限度的,声音压得极低,还是不敢让刘家的人知道是谁说的话。

    然而面对对方以礼相待的客套,唐利川却是连脑袋都没抬一下,低头看着刘家公子那副吓得颤抖的表情,缓缓回答了对方的客套话:“他做了什么好事,难道跟在后方的你,不知道?”

    刘家的客卿钟狄微微皱眉,他听出唐利川这口气就是不给面子的意思,只是投鼠忌器,少爷在他手上他还不能轻举妄动。

    但是拖延下去对他却是有利的,这里是天星城,到处都有刘家的耳目。

    知道此地生变,消息必定很快传回刘家,到时候更多高手前来支援,就是有枪豪刀尊二人在场,他们三人也插翅难逃。

    “不过你别误会,我对你们杀人取乐的勾当没兴趣,我也不是为了替天行道才出手的。”

    唐利川侧着头,不断的变换角度欣赏被他踩在脚下的刘家少爷这幅凄惨的表情。

    看到对方的表情之后,唐利川发出一声刺耳的冷笑。

    原来脚下这家伙也知道害怕、他也知道恐惧,一个拿他人生命不当一回事的人,自己居然怕死、怕挨打?

    摇头苦笑着用脚碾了碾对方的脸,鄙夷的说道:“你真该撒泡尿好好照一照,仔细瞧瞧你现在这幅怂货的样子!就你这软蛋玩意也敢摆出一副玩弄他人性命的主宰模样?”

    被唐利川羞辱得面色通红,刘家少爷却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因为唐利川的脚死死的踩着他的脸,让他动动牙齿都办不到。

    “说,你以后不再找这对母子的麻烦,快说!”

    唐利川厉声喝斥之后,重重的踏了对方一脚,随后才缓缓将脚底挪开了一些,让此人可以说话。

    “哈哈哈!你怕了,你还是怕了!想让我不对那贱民母子动手?求我啊,跪下来求我啊!不然老子绝对让人杀了她全家!”

    刚脱离唐利川的控制,嘴角还流淌着被踩出来的血迹,这家伙竟然以为抓住了唐利川的把柄,连自己还在唐利川掌控之中的事都抛到了九霄云外,狂笑着用一副不可一世的口气威胁起来。

    “真是不知好歹的蠢货!”

    “在公子面前用这种口气说话,这小子也是不知道公子的手段。”

    宇文鹰两人知道唐利川的真实实力,见到刘家的少爷做出这种姿态,他们均是露出不屑的神情暗想道。

    刘家的客卿钟狄心中大骂自家少爷是猪脑子,还没脱离危险就激怒对方,这种行为不能显示自己有种,只能让人觉得他脑袋被门夹了。

    唐利川被此人的威胁逗得“呵呵”一笑,随即俯下身子,脑袋缓缓的靠近了对方的耳朵,轻声道:“按我说的立下心魔之誓,保证不伤害那对母子,我就放你离开。要是你不听,我也不杀你,只在你脸上烙印一个永远抹除不掉的字——狗!”

    作者枇杷说: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