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收服
    唐利川要收服枪豪四人,是要他们真心臣服,如果太容易满足他们的要求,只会显得自己太好讲话了,这会显得很没有威严。

    再说周庸此人不识好歹,刚在城主府放了他一次,结果转脸他就带人来找麻烦,不给他一点教训,这家伙不会长记性。

    在血煞魔袍血腥气息的加持下,唐利川的面孔看上去都有一种诡异的恐怖感觉,这时候他右手一晃,一个阴笑侧侧的鬼脸出现在手中。

    听得那让人毛骨悚然的鬼啸声,周庸艰难的抬头看去,恰好与鬼脸四目相对,鬼脸喷出的腥气直接喷到了他的脸上。

    “鬼啊!”

    受到惊吓,竟然让周庸激发了求生的本能,软弱无力的四肢撑着地面居然让他站了起来。

    可是他刚跑出没两步,就觉得小腿传来一阵剧痛,接着整条右腿完全冰凉麻木起来。

    重重的摔倒在地,周庸不明所以的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他的右腿被地上冒出来的鬼魂一口咬掉了一大块肉,缺口处皮肉已经开始发白了,显然沾染上了鬼气。

    伤口只有半个核桃大小,但就是这样一个不算致命的伤口处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几乎让周庸下半身产生了麻痹的感觉。

    要是厉害的武修者或许还能与鬼气抗衡一二,可是周庸本身只不过是个半灌水,根本没有修炼过什么像样的武技,平时作威作福完全靠着他爹的地位以及家臣奴仆的武力。

    他自己的本领稀松平常,要是没有少城主的身份和实力不凡的跟班奴仆,随便一个认真修炼过的开灵境武修者都能把他打着玩。

    唐利川厉下狠手,命令鬼魂教训周庸的同时,他的感知力却在偷偷观察枪豪四人的举动,这四人受制于他的“扼心术”,稍微有点动静就会被他瞬间制服。

    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但神色皆是忧虑无比的望着唐利川这边,似乎担心唐利川将少主人杀死。

    “看来效果不太明显,还得继续施压。”

    唐利川心中默默的盘算一番,知道刚才枪豪口中的臣服之言不过是缓兵之计,要让他们真心实意的臣服,自己对周庸的折磨必须更近一步才行。

    但凡这四人真是忠心耿耿的人,必定不会坐视少主人受到折磨。

    “去,钻进他体内好好玩一玩。”

    唐利川屈指一弹,手中的鬼脸嬉笑着从周庸因为哀嚎而大张的嘴里钻了进去。

    痛苦中的周庸身体一僵,短暂的停顿之后,便是一阵震天动地的痛苦哀嚎,鬼魂进入他体内不知道做了什么手脚,痛得他竟然无视了麻痹的右腿,不断的做出翻滚、跳摔等动作,似乎想用这种自残的方法将鬼魂赶出体外一样。

    “饶了你一命,你居然还敢来找我的麻烦,我倒要看看你的胆子有多大!”

    冷笑着,唐利川打了个响指,就见周庸体内一股气球大小的鼓起不断在其体内蹿动,再看周庸脸上肌肉完全拧成一片,双手捂着自己“胆囊”所在的位置,躺地上蹬脚打滚起来。

    “少主……少侠,求你住手,我们愿意答应你的要求,你说什么我们都答应,只求你放过少主一命!”

    枪豪四人见周庸痛苦难忍,他们却只能呆在一旁看着,对于受过城主大恩的他们来说,这无异于是最难忍耐的煎熬。

    枪豪思来想去,想要保住城主之子,他们只用听从唐利川的吩咐,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想要减轻少主的痛苦,他们只有选择妥协。

    “一女不嫁二夫,一仆不侍二主!要我放过他可以,不过你们从今以后只能尊我一人为主,与周家之人再无干系!做得到,我便放他离开,要是做不到……我将这人渣先折磨个十天半个月,等玩腻了,我再把他送到黑榜训成战奴,那滋味想必一定很美妙吧!”

    唐利川故意做出一副狠辣的表情,阴森森的笑了起来。

    “战奴?不,不要!你们快答应他,我不要去黑榜,我不要当战奴!”

    周庸知道被训练成战奴的下场,他更知道以他的本事去了黑榜,不出一天必定死无全尸,他怎么可能愿意被人带去黑榜,更不用说在这之前还要受到唐利川十天半月非人的折磨。

    光是刚才那一下他就受不了,体内的苦胆仿佛被人捏爆了一样,这种滋味真是生不如死,他再也不想尝试第二次了。

    自家少主这么不争气,居然哭着喊着让他们答应唐利川的要求,枪豪四人心头也是百感无奈,要是摊上个有志气的主人,他们的地位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可是遇上这种昏庸无能的主人,也只能说他们命不好,谁让自己欠了周家人情呢。

    不管怎样周庸都是城主的儿子,他们没有本事打败唐利川是他们失职,因此更加不能看到少主在他们面前受苦。

    四人同时互看了一眼,无奈的朝唐利川拱手磕头,齐声道:“我兄弟四人愿意奉少侠为主,若有二心,天打雷劈。”

    展示了自己的手段之后,唐利川再次听到四人臣服的话,这时候他的目的才算达到了。

    这四人受了周家的恩惠,要收服他们的真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用周庸的生命作为筹码,至少让这四人对周家的恩惠多少偿还了一些。

    一条狗命换来四个高手的臣服,唐利川这如意算盘打得精明。

    “有他们四人为你求情,你的小命又保住了,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唐利川说着拔地而起,“咔咔”两脚踩在周庸脚弯上,两条腿骨瞬间被他踩得粉碎。

    刚臣服于唐利川的四人见状眼中虽然露出一丝焦急,但谁也没有开口阻止,只是默默的低头跪着,仿佛没有看到唐利川踩断前少主双腿似的。

    “你们表现得很好,看来你们明白现在谁才是你们的主人,若是刚才谁敢开口阻拦,我绝不留这垃圾活命!”

    唐利川这番举动是惩罚也是试探,惩罚周庸的所作所为,试探四人是否对周家还抱着感情,或者说他们心中对周家仅存的愧疚会不会让他们做出反抗自己的举动。

    试探得来的结果,唐利川很是满意,回身一脚将周庸踹出了自己的视线。

    随后转身跳上了周庸车队里那辆盛满美酒瓜果的香车,淡淡道:“你们可以起来了,出发天星城!”

    作者枇杷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