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绝刀
    “我是模仿还是曾经学过,你继续出招不就知道了?”唐利川嘴角含笑,没有打算替对方解惑。

    刚才模仿的这一招已经让他对神秘水滴修复部分之后的能力多少有些了解,要抓住其中关窍,还需要对方的大力配合才行。

    “你……”

    南宫寒很少向人请教问题,唐利川居然敢藐视于他,胆敢不回答他的问话,这让他原本就怒火中烧的情绪顿时引爆开来。

    单手握住冷月宝刀就要朝唐利川杀去,而这时候,他背后却传来一声厉喝:“老三,冷静下来!你正面冲过去,会死!”

    这声音彷如当头棒喝,南宫寒只觉得浑身一阵冰凉,瞬间清醒了过来,后怕道:“好险,这小子速度远胜于我,正面出击我必死无疑,还好大哥提醒及时,不然我一世英名就要在此地蒙羞了。”

    怒火逐渐压抑下来的南宫寒,目光越发阴冷的盯着唐利川,他现在摒弃了自己武道前辈的身份,将唐利川视为值得一战的对手来对待。

    “论速度,他确实在我之上,可是本人自身的速度不快,刀法速度却有不少快招。”

    默默的分析了一波唐利川的武技特点,南宫寒手握刀柄,缓缓闭起双眼,浑身狂暴的气势也随着双眼紧闭而消散起来,四周顿时风平浪静,一丝微风都感觉不到。

    “他收敛起气息之后,四周气氛反而变得压抑了,这种暴风雨前的宁静……是打算放大招了吗?”

    唐利川敏锐的感知力更加能够体会四周压抑的空气,看对方闭目凝气的举动,他也知道接下的招式非同小可。

    “此招,值得一学!”

    面对强招压境,唐利川竟也缓缓闭起了双眼,单手握住剑柄的动作再次形成“照镜子”的局面。

    遥遥相对的两个人,动作一模一样,就连呼吸和心跳也越来越接近完美的一致。

    “这家伙有古怪,他在模仿老三的招数!”

    “噤声,仔细看,寻出此人门道。”

    老二锤王看出唐利川的套路,不由得皱起眉头嘀咕起来,然而老大枪豪早已察觉此点,他的层次不只是停在发觉唐利川“模仿”招式之上,他更想窥破唐利川瞬间将招式复制出来的门道在何处。

    知道唐利川在模仿招式,这已经是过时的情报了。

    他们两人低声交谈,根本无法瞒过元武境巅峰的南宫寒,就连距离极远的唐利川也能听到他们二人的谈话声。

    然而,无论是唐利川还是南宫寒依然保持同调的气息和心脉频率,没有一人受到影响。

    “好小子,果然有一套,本人故意点破他的招数,居然还能保持镇定,以后是个人物。”

    枪豪和锤王二人刚才的话原来是故意说出来刺探唐利川的,而自己模仿的手段被人看破,唐利川毫无波动的反应,直教枪豪刮目相看。

    “忘刀忘心、无刀无我,人刀合一,至强至绝”

    南宫寒同样进入忘心无我的境界,完全无视了外界的一切,心境只有一片空明。

    蓦然,南宫寒站立之处猛然下沉,向下凹陷了近十丈的大坑,而他本人竟然悬浮在大坑之上,一点坠落的迹象都没有。

    同时漂浮在他四周的尘埃颗粒好像脱离引力一样,不断朝上漂浮起来,就连南宫寒本人也跟着缓缓浮空。

    另一边,唐利川的进度虽然慢了一些,但情况跟对方一模一样,身体也逐渐浮空了。

    “老大,这小子不简单啊,他居然能临阵模仿老三的‘忘刀诀’!不过,这怎么可能,老三练成这套功法足足用了二十年之间,天下间还有人能一瞬间将他的招式模仿出来?”

    锤王眉头紧皱,满脸止不住的惊讶,同时手掌已经按在了乾坤袋上,似乎觉得唐利川是个危险的种子,要杀他只有趁现在了。

    唐利川模仿“忘刀诀”正在无我境界,这时候正是出手偷袭的大好时机!

    “老二,不要做蠢事,我敢笃定你现在出手只会受到双方同时攻击!静静看着吧。”

    枪豪瞄了一眼锤王按在乾坤袋上的手掌,淡淡吐出这句话之后,目光又转向了唐利川众人的方向。

    “别管那么多,杀了他!本少主命令你,现在就杀了那王八蛋!”

    周庸可没有枪豪、锤王等人的眼界,他只知道唐利川现在看起来没有办法行动的样子,此时出手必定大获全胜,听得枪豪不动手,他立即从靠椅里跳了起来,厉声朝着锤王大声下令。

    “少主,现在不是动手的时机。”

    锤王虽然一时冲动有偷袭唐利川的想法,但他大哥说得对,一旦老三发动“忘刀诀”的时候,任何一个闯入他攻击范围的人都会他毫不容情的攻击。

    现在出手只不过是自找麻烦罢了。

    “你们敢不听我的命令!我要你们现在出手杀了他!”

    周庸见无人回应他的命令,气得怒火冲天,一拍乾坤袋摸出一张犀角弓,搭上一根狩猎用的白羽箭,箭头瞬间对准了唐利川的方向。

    “少主危险!”

    锤王等人看到周庸的举动,吓得脸色大变,锤王更是急忙扑向周庸,一把抢下他的弓箭丢到一边。

    周庸无法理解对方的举动,更是气得要命,可是还不等他开骂,南宫寒和唐利川同时有了动作。

    只听得“绝刀无心斩”五个字从南宫寒嘴里飘出来,他手中的冷月宝刀和唐利川面前的灵器直刀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骤然消失了。

    “趴下!”

    枪豪只来得及提醒一声,四周光线瞬间一暗,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唰!唰!唰!

    无数刀光悄无声息的在夜空中爆射,好像无数萤火虫在空中飞舞一样。

    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一秒钟,瞬间的黑暗与安静之后,一阵惊天动地的冲击力突然爆发开来。

    被锤王死死按在马车上的周庸只觉得头顶飘过一道冷光,接着一撮头发飘飘荡荡的落了下来,还没来得及恐惧,他说乘坐的马车就已经在这一道刀光之中散架了。

    不仅是周庸一方,那些逃到远处的骑兵们此时全被一股巨力连人带马压在地上,任由他们使出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抬头半分。

    这股从天而降的压迫感几乎将他们浑身骨头都碾碎了。

    再看对战的两人,两柄消失的兵器已经重新回到了主人手中。

    南宫寒单手握刀,虎口已经被撕开了一条口子,鲜血滴落得稀里哗啦。

    唐利川的下场比他就狼狈多了,右臂软弱无力的垂在身边,肩头露出一个深可见骨的刀痕,骨头已经被斩断了,只有一点血肉连在身体上。

    刚才对拼一招,很显然是他输了。

    “我明白了,现阶段的神秘水滴只能做到这种程度是吗。”

    因为剧痛而拧在一起的面孔竟然露出一丝笑容,这一刀他虽然输了,但却让他得到了自己想要测验的结果……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