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模仿
    唐利川说能秒杀对方不是说着玩的,武修者之间过招若是势均力敌,那么找寻对手的破绽便是制胜的关键。

    曾经以弱斗强的战斗中,唐利川每每都是寻出对手破绽疏漏之处才能取胜,即便是玄武境的高手,如同司徒家的长老司徒豪因为一时疏忽还是死在唐利川的手下。

    玄武境的高手尚且如此,南宫寒不过是元武境的人,有什么资格面对唐利川而不出全力?

    现在的他在唐利川眼中全是破绽,要是唐利川刚才痛下杀手,这家伙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老三,此人不容小视,要是你不认真对待,你会死的!”

    一旁观战的枪豪目光一凝,已经肯定了唐利川有资格对他们造成威胁。

    这与年纪没有任何关系,有些人天生就是修武的材料,普通人十年二十年无法练成的招式,武道天才只用短短几天就能练成,这种天才在麒麟帝国不是没有,至于唐利川是不是这样的天才,端看他们自己心中如何判断了。

    不用老大出声,南宫寒也知道他小看了唐利川的实力,光是这一手绝妙的身法武技,少说也是玄级品级。

    只是一套玄级武技就让南宫寒对唐利川戒心大起。

    在麒麟帝国有资格修炼这种品级的武技,来历必然不凡,不是出身皇族,至少也是哪个亲王看中的人才,其他人哪能有资格触及玄级功法半分。

    能得到玄级功法,只能说此人背景来历不凡,但能以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学成玄级武技,这就是唐利川本人的厉害了。

    兼具神秘背景与绝佳资质的年轻人,南宫寒脑海里飞速思考麒麟帝国之中符合这种条件的人物。

    “莫非此人出自圣武院,乃是其中的后起之秀?”

    南宫寒只想到一个可能,圣武院是替麒麟帝国培养精英人才的地方,其中隐藏一些不为人知的年轻天才一点也不成问题。

    要真是这样,他可不敢对唐利川下重手,因为圣武院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地方。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只管全力施展,我不是圣武院的人。”

    唐利川感知力能够观察入微,对方面部的细微变化难逃他的掌控,就连他说出这话之后对方心脏猛然一跳的举动都被他掌握得一清二楚。

    “小子,主动跟圣武院撇清关系,你是在小看本人吗?”

    南宫寒口气十分阴沉,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被唐利川羞辱了,身为武道前辈,他居然不到片刻的时间里连续被一名武道后辈羞辱两次,胸中一股怒火已经不可遏制的燃烧起来。

    “既然你想见识本尊刀法,那就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衣袍一撩,南宫寒背后露出一柄斜跨着的冷月宝刀,他的手掌缓缓的按在刀柄之上,顿时一股凌厉刀气宛如暴风骤雨自他身上爆发开来。

    唐利川早有准备,一道淡绿色的属性战甲蹿出体外,但一瞬间就被对方的刀气吹得变形起来。

    距离战团最近的一队骑兵来不及躲避,瞬间被卷入刀气之中,听不到任何哀嚎声,眨眼之间,那一队人马全都化成了一捧血雾。

    其他骑兵见状急忙勒动缰绳朝更远的方向退去,这已经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战斗了。

    “好强的气势,有刀在手此人的实力竟然提升到这种地步!”

    唐利川虽说没有被对方的刀气所伤,但对方的气势远远比他来得庞大,甚至比起他施展“将军刀法”刀法的时候,那种万军统帅的气势还要强大。

    仅仅是释放气势,那气劲强大得光用肉眼都能看到其中的冷冽刀光。

    气沉丹田,唐利川运功站桩,饶是如此,紧紧扎根在地上的双腿依然被对方的气势强行吹得朝后移动,地面上拖出一道长长的痕迹,在他双腿边留下一推刨开的泥土。

    输了气势,唐利川却一点也不惊慌,他的目光和感知力全部聚集到对方身上,视线锁定了对方肢体的一举一动,而感知力同时穿透了表面,直视对方体内元气运转的轨迹。

    这一路上唐利川都在回忆以前在镜湖修炼的过程,当时的神秘水滴就能让镜湖中记录的武技原封不动的展现在眼前,镜湖的招式落在他眼里就是一幅幅气息运转的轨迹图像。

    几经强化之后的神秘水滴已经强大到完全碾压玄武境武修者的状态,要窥破元武境武修者运功轨迹一点也不困难。

    感知力扫视之中,对方的身体完全模糊起来,而运转在经脉之中的元气却清晰无比的展现在他的脑海中,一点一滴的气息流动也不曾遗漏。

    将对方的运功法门牢记心中,同时也在他自己体力运转开来。

    呼!

    唐利川催动出来的属性战甲自动散去,散发体外的气息竟如圆球一样撞开南宫寒散发的气势,细看之下,唐利川散发的气势竟然也蕴含着一道道难以察觉的黯淡刀光。

    比起南宫寒散发的气势已经有三分形似了。

    “这家伙的气势跟我相仿,不过刀气太杂,果然是个垃圾!”

    南宫寒恼怒的看着唐利川散发蕴含刀气的气势,愤怒的吼道:“我不管你是谁,在我面前侮辱刀就是死罪!”

    手掌一晃,冷月宝刀打着旋儿脱离背后,咣的一声插在他面前的地面。

    “千秋一刀斩!”

    南宫寒手捻指诀,冲着刀锋一点,拄地宝刀原本正面朝着自己的刀锋顿时转向,朝唐利川方向一转,一道三丈来长的弧月刀气劈地斩出,所经之处地面纷纷碎裂开来,刀气过后,只在身后留下一道深约五米的沟壑!

    唐利川见对方出刀,脸上总算浮现一丝笑容,经脉元气按照对方运转的轨迹催动的同时,那些在镜湖之中见过的刀法层层叠叠的相互辉映,千百道招式轮番施展,脑海里仿佛举行了一场论刀大会。

    忽然,唐利川脑海灵光一闪,无数刀招汇成一招。

    “千秋,一刀斩!”

    右臂一震,灵器直刀旋转飞出,重重插进身前的地面,接着刀锋一转,动作与南宫寒施展的招数一模一样!

    在南宫寒和他三位结义兄弟的震惊目光中,唐利川面前的直刀竟然也发射出了一刀弧月刀光,神形气息都与南宫寒的招数十分相似,除了威力略弱几分之外,几乎与南宫寒施展的刀招一模一样了。

    众人尚未惊愕多久,两道刀气轰然撞在一起,顿时刀气四射,在四周炸开无数大坑。

    唐利川毕竟是模仿对方招式,第一招还未学得精髓,论刀招威力只有对方三成不到的程度,但是他手中灵器对刀招有所加成,而且他力量不弱,施展出来的招式竟能跟对方打成四六开的态势。

    对方的招式跟他的模仿武技对抗之后,虽然还有威力,却也奈何唐利川不得,被他随手一刀就撞散了。

    “你能模仿本人刀招?还是曾经偷学过这套武技?”

    南宫寒口气森然,此招确实不是他第一个使用的,但眼前这家伙刀法分明不入流,竟然能施展出可以抗衡他武技的刀气,这让他内心难以接受。

    作者枇杷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