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收拾
    将军刀法乃是由贯战沙场的武将攻击姿势衍化而来,招式大开大阖,每一招皆挟带有进无退、勇往直前的气势。

    刀招精要尽在“刚猛霸道”四字,挥洒起来宛如疆场杀敌的万人敌,气势浩瀚雄劲,其杀气不如武者冷冽,反而有一种豪迈壮阔之意。

    唐利川身躯笔直,刀锋斜指向地,尚未出招便引得四周气流躁动起来。

    寒风怒卷,气势仿佛沙场点兵,万军齐声低呼深沉雄壮。

    “好厉害,一人的气势几可匹敌千军万马!他难道真的是出自圣武院的高手?”

    王公子站在唐利川身后,看着唐利川的背影,竟然让他看到万军之势,在他印象中好像只有圣武院中走出来的高手才具备这种沙场战将的霸道气场。

    然而唐利川只是翻看了一眼《将军刀法》的秘籍就能施展如此高深的刀势,实在让他觉得有些不太真实。

    “这家伙居然能将《将军刀法》催谷到顶层战意,不在沙场厮杀十年就能释放这种气势,光是从刀谱中领悟的气势就能强大至此,也只有武道天才才能做到,我为何不曾听说麒麟帝国有这号人物……”

    周庸内心也震惊得无以复加,若是唐利川能使用刀招,也只能算一般高手,可是能将刀势释放到这种境界,在他的认知里能做到的人没有几个。

    事到如今,他知道只凭一个战奴根本无法与唐利川对抗,心中已经思考如何撤退了。

    吼!

    战奴是抹灭了人性的杀戮机器,在他的脑海里只有杀戮,但察觉唐利川释放的气势之后,他竟然有些畏惧不安的低吼起来,似乎连没有思考本能的战奴也害怕唐利川这一招了。

    只是被培养出最原始野性的战奴头脑十分简单,畏惧之意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狂暴无比的杀意。

    四肢重重的在地上一砸,拍碎了无数地砖,借力冲刺而起,尖锐锋利的指甲画着“叉”字正面冲向唐利川,这十根沾满碎肉和血迹的指甲能轻易撕开妖兽的躯体,要破开武修者的防御更是轻松。

    唐利川见状,双腿一并,笔直立正,指地刀锋移到胸前,刀锋指天,雄雄刀气如飓风扫境,震得他浑身衣袍猎猎作响,气势惊人。

    哇!

    战奴口沫横飞,眼中只有“杀杀杀”,入眼所见都是猎物,所有猎物都必须毁灭。

    若有思考能力的人已经能判断唐利川这一招的厉害,但是战奴勇往直前、悍不畏死的特点正是他值钱的地方,可是也正是这种性格让他不知闪避,竟然正面撞进唐利川气势恢宏的杀招之中。

    “将军刀法·决战沙场!”

    刀锋快不眨眼,刀锋微抬、脚步迈出、重力斜劈,动作连贯得看不出任何停顿。

    一道冷光在空中划开,疯狂的战奴双眼通红,随即仰天咆哮起来,作为攻击所用的十根指头瞬间断裂风中,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从肩头直到腰部缓缓出现。

    噗呲,血气狂涌,身体随之一分为二,在一声凄厉的哀嚎声中花开两瓣,悲哀的生命也随之终结了。

    “不好,战奴被杀了,快溜!”

    原本以为战奴还能多争取一些时间,然而周庸刚刚朝后偷溜了几步,就见战奴已经被唐利川切成了两半,吓得他再也不敢停留,惊呼一声转头就跑。

    一道黑影擦身而过,抬头一看,唐利川手握滴血之刀,人已经挡住了去路。

    “好狗不挡道!”

    周庸身边的跟班见状,心知留在此地九死一生,只有硬闯出去才有活路,硬着头皮一拳轰向唐利川。

    唐利川连眼皮都不抬,只见四周空气微微发出一阵波动,那只有开灵境级别的跟班瞬间就被他元武境的气势甩飞了出去,如同被人拍死的蚊子一样摔在墙上,炸开一团血花。

    “你、你别杀我,我可以给你钱,你来当我的护卫如何?姓王的给你多少,我出五倍,不,十倍,二十倍!你要多少钱我都答应,美女、珠宝、秘籍,我都可以给你,只求你别杀我!”

    周庸见识到唐利川压倒性的力量之后,早已没有刚才的嚣张气焰,带着哭腔的哀求起来。

    “求人是你这么求的吗?”

    唐利川斜提冷刀,面无表情的望着对方,刀锋上一滴一滴的血珠滚落地面,砸在周庸心上,这刀能杀战奴就能杀他,刀锋上随时能染上他的血液。

    “求你……”

    周庸双手颤抖的做出一个作揖的动作,可是唐利川却身影一闪,右腿重重砸在周庸肩头,骨头碎裂的声音和巨大的哀嚎声同时传来。

    啪、啪两声,周庸双膝同时跪地!

    “规矩是你定的,跪下、爬着、求我,或许能饶你一条狗命!”

    唐利川刚才无视对方的话,可不代表他什么都没听到,周庸让他“跪下来、爬过去”求饶,那么现在他就好心的按周庸定下的规矩来办,这很公平。

    “求你……”

    砰!

    周庸脑袋一沉,已经重重的撞在地上,额头溢出的血液迷糊了双眼,他的眼前只看见黑红相间的地板,鼻子几乎贴在地上。

    “姿势要正确,光是跪着还不够,爬着也是基本动作,现在你可以开始求饶了。”

    唐利川右腿踩在周庸脑袋上,力道不轻不重的将对方的脑袋按在脏兮兮的地面,口气冷漠的提醒起来。

    “求……”

    砰!

    话语未落,脑袋又是狠狠一下撞在地上,接着一阵将他脑袋朝地面碾压的重力传来,鲜红的血液顺着脑袋边缘的石缝流淌出来,将地面染成一片血红。

    “大声点,我耳朵不太好使,太小声我只会认为你在不服叫板,明白吗?”

    唐利川自己说话的声音细如蚊子,却要求别人求饶的声音要大,这就是有能力的人所拥有的特权,我可以声音小,你还必须听,不听也好办,揍你,揍到服气!

    “求你了,我求你了,大侠,饶我一条狗命吧,你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吧!”

    被唐利川踩在脚底下侮辱,周庸已经没有任何脸面可要了,撕心裂肺的大声哀求起来,埋在地下喊出来的求饶声依然震得整个院子都产生了回音。

    “滚,注意,我说的是滚。”

    唐利川缓缓收回踩在对方脑袋上的腿,倨傲的姿态盯着眼中带着愤怒与恐惧的周庸。

    低声吐出这句话,就见周庸一点也不敢反抗,身体蜷缩成一团,咕噜咕噜朝出口滚去,就连下台阶的时候也是硬着头皮滚动着跌下去的,直到离开唐利川的视线,他依然保持着滚动的姿态……

    作者枇杷说: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