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一章 应得
    面对王公子的暴怒,那奴仆不敢装做听不见,目光哀求的向自己的主子陈小姐看了半天,然而陈小姐并不打算替他出头,只是淡淡的对他说了句“下去把事情讲清楚”便再也没有搭理他。

    看来这位陈小姐也不笨,她在二楼看了半天岂能不知道事情必有内情,要是错在自己奴仆,她也绝不护短。

    最后,那名奴仆心灰意冷,迈着沉重的步子走了下来,也不知道是脸上的伤口痛得要命还是他内心恐惧得要命,下楼的时候扶着楼梯依然颤颤巍巍的发抖,双腿筛糠一样站立不稳,最后几节楼梯几乎是贴着阶梯滑落下来的。

    来到一层之后,他的双腿顺势一软,半跪半坐的趴在地上,颤抖的叫了声“公子”,脑袋几乎快要埋到地面了,根本不看抬头看对方一眼。

    “你把那人抢药杀人的过程仔仔细细再说一遍!”

    王公子厉声一喝,怒道:“抬起头,看着他的脸,一五一十说清楚!”

    那杂役心头咯噔一下,浑身发颤的瞧了唐利川一眼,颤抖的症状忽然减轻了许多,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不对,抢药的不是他。”

    “莫非弄错了?”

    王公子见状心下嘀咕,唐利川只是用感知力偷窥了他们,似乎真不能以此表示他就是抢药的人,只是他刚才怒上心头,才会将偷窥的人和抢药的人误会牵连在一起了。

    “那人就是我,你再看。”

    谁知唐利川确实淡淡一笑,脸上一阵白烟翻滚,露出二十不到的本来面目。

    这一瞬间,不仅那杂役吓得够呛,就连王公子和黑衣老奴心头也是大感震惊,且不说唐利川如此精妙的易容术让他们看不出真假,光是唐利川这般年纪就能对抗黑衣老奴,实力之强实在让他们不敢置信。

    “是不是他?”王公子短暂震惊之后,看向已经吓得手足无措的杂役,怒问道。

    “是,就是此人,他蛮不讲理抢了小姐预定的药,甚至打赏许三少、杀死王捕头,此事千真万确,请王公子明察啊!”

    杂役满口牙齿都被唐利川踢断了,这时候说话嘴里都在漏风,但是为了保命,他必须忍痛说话。

    “他是如何蛮不讲理抢药,我要听全部过程!”王公子冷眼一瞪,继续逼问起来。

    “他、他、他……”

    在王公子咄咄逼人的目光下,杂役面如死灰,嘴唇发白,眼珠一个劲的打转,脑袋里不断的思考怎么说话对自己有利。

    可是他的狗脑子哪里想得出什么好办法,平时溜须拍马、奉承主人倒是鬼点子不少,可是要在眼里揉不得沙子的王公子面前撒谎,一旦被对方识破,他的下场只有凄惨二字可以形容。

    面对逼问,杂役嘴里嘀咕了十几个“他”字,就是说不出唐利川如何抢药。

    刚才绘声绘色的表演似乎也进行不下去了,那些自己奋不顾身保护灵药挨打的话也说不出来。

    他自己编出来的谎言一开始听起来还有模有样,但谎言毕竟是谎言,容不得刨根究底的细细琢磨。

    要是唐利川真的是杀人不眨眼的恶棍,为什么连张天霸都杀了而不杀他,他有这种面子还是有能在唐利川手下自保的实力?

    奋不顾身的保护灵药?他有这个本事吗!

    “到底怎样!”

    王公子身份尊贵,哪容一个狗一般的杂役浪费时间,体内元气猛然爆发开来,宛如一记重拳轰在那杂役的胸口,将对方打得翻滚了七八圈。

    “公子,我知错了,是我的错,是我胡说八道,是我邀功心切,我没有挺身保护灵草,可是……他、他真的抢了小姐的灵草啊!我对天发誓,我亲眼看到他抢走小姐的灵草!”

    挨了一记狠招,那杂役终于知道开口说话了,连滚带爬的爬到王公子面前,不停的磕头求饶起来。

    王公子眉头微皱,朝神色平静的唐利川看了一眼,见唐利川表情一如往常,没有任何畏惧的表情,他又把目光投向磕头不停的杂役,呵斥道:“他抢了多少灵草,如实说来。”

    “这个……小的只顾着保护灵草,没有细看,但是他真的从店小二手上购买了灵草,不信您可以去问万宝楼的小二啊,我可以带你们去问!”

    一滴冷汗从脸颊滑落,杂役想起唐利川与店家交易的画面,托盘里的灵草数量在他脑海里掠过,他背后就不断的涌出冷汗。

    为了那么一丁点灵草竟然惹出这么大的乱子,要是表现出“忠心过头”的样子说不定还能讨饶,如果让王公子和自家小姐看出他是狗仗人势、无事生非,那么他今天就死定了。

    见那杂役还敢对峙,王公子的神色变得冷漠了许多,抬头看向唐利川,冷声道:“他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别说本公子不讲道理,现在给你机会辩解,你要如何解释抢药的事?”

    唐利川将对方的说辞听在耳中,任由对方说了这么多,一点也没有插口急着分辨的意思。

    这表现已经很明显了,他不屑辩解,要打要杀手底下见真章。

    只是,那狗仗人势的杂役太可恶了,不收拾他唐利川心头不舒服,可是直接一脚踹死他,又会弄脏自己的腿,让他主人收拾他再好不过了。

    “我花钱‘抢’来的灵药就在这里,我观青霖城也是繁荣鼎盛的大城,要是为了这点东西也值得弄得鸡飞狗跳,那算我错看了此城的繁荣景象。”

    唐利川将三人份的龙鳞草从乾坤袋中拿出来,放在桌上之后,静看对方如何处理。

    原本王公子还以为唐利川“抢走”了多少龙鳞草,但看眼前不到一把份量的龙鳞草,别说他出身高贵,看这点东西跟看垃圾一样,根本不值得小题大做,就算是换成任何一个出售灵草的店铺也不会为了这么点东西跟人计较。

    就这点垃圾东西也值得唐利川这种实力的人去抢?

    区区一个奴才几句话挑拨,就让青霖城折损一队巡城捕快,且不说那些人是否称职,光是人死了,就已经让身为少城主的王公子面上无光,结果还是一个“冤案”,当着贵客的面丢了这么大的人,王公子心中的怒气该如何发泄?

    “狗奴才,你还有什么话说!”

    王公子怒目回瞪,厉吼一声,整个大堂都为之一震,天花板上的灰尘扑簌簌的落下来。

    再看曾经不可一世、趾高气扬的杂役,现在目露恐惧,双手捂着胸口,嘴里“我我我”的叨咕了几声,噶的一口气没喘上来,脑袋一歪,竟然当场吓死了……

    作者枇杷说: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