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挡煞
    对方的话立即落到唐利川的耳中,竟然有人能发现他暗中窥视的感知力,不禁让他觉得讶异无比,在对方察觉的同时,他的感知力便急忙退了回来。

    感知力回体,就见两道人影从二楼跃了下来,为首的是黑衣老奴,身后跟着眼神冰冷的王公子。

    “少主,怎么了?”

    店掌柜看到王公子这幅模样,急忙迎了上来,此人是青霖城城主之子,万万得罪不得。

    “不管你事,让开!”

    冲着掌柜呵斥一声,王公子的目光也跟着在大堂中扫视起来,吃饭的食客不少都认识此人,立即神色惶恐的低头吃饭,半点也不敢流露出观察唐利川的那种不怀好意的表情。

    “铁老,可曾发现那人踪迹?”环视一周,王公子一无所获,脸色越发阴沉。

    “没有任何发现,此人感知力极强,远在老夫之上!只要他想隐藏自己,我想我们是没有办法找到他的。”黑衣老奴同样没有收获,只好默默的收回感知力,拱手答道。

    “哼,在本公子面前没有‘不可能’三个字!”

    王公子面色越发阴冷,盯着场中食客,冷声下令道:“铁老,将在场所有人杀了,我就不信逼不出那人!”

    “遵命!”

    黑衣老奴对少爷的命令唯命是从,根本不管这道命令对与不对,少爷让他杀人,他便杀人。

    那些食客看似装作吃饭,实际上全都竖起耳朵偷听,想要看看是谁把王公子气成这样,可这一听反把他们吓了一跳,王公子居然要大开杀戒,竟然下令将整个太白楼大堂的人一个都不放过,无差别的全部杀死!

    “少主,我们犯了……什么罪!”

    离得最近的一名食客惊恐的抬头,质问的话语还没完全说完,脑袋已经被黑衣老奴提在手中,最后三个字完完全全在脑袋搬家之后才说出口的,对方杀人的手法实在太快了,快得连神经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杀人啦!快跑!”

    众人都知道王公子的脾气,甚至说知道那些掌权者的性格,他们杀人根本不讲理由,让你死你就必须死,手中握着权力就是这么牛逼,根本不问对错,也不问是否得罪了他们,只要他们想,随时可以杀人玩。

    一声吆喝,所有的食客都慌了神,一窝蜂的朝门口冲去,他们人数不算少,可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反抗,一心只想着抱头逃窜。

    看着众人逃窜,黑衣老奴面无表情,脚步一晃,从袖中滑落两柄黑色的短柄弯刀,身法快如鬼魅的冲向那些食客。

    铛!

    一声刀锋碰撞的闷响声中,黑衣老奴身如飘絮,缓缓朝后飘飞了数步,神色严肃的望着出口方向,这一次却是任由那些食客逃走,没有立即追击。

    因为正主已经出现了,他没有继续追杀的必要。

    出口方向,唐利川手拿一柄直刀,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

    刚才就是他出手化解了黑衣老奴的杀招,虽说不少食客对他的乾坤袋抱有歹意,但唐利川从来恩怨分明,至少那些人现在还没有对他动手,而这些人会遭受无妄之灾却是由他而起,他不得不挺身而出挡下这一刀。

    “你们要找的人是我,跟其他的人无关。”

    唐利川握到的手掌微微朝下压了压,将刀锋横在身前,没有半点想要逃走的意思。

    王公子的眼神在唐利川出现之后就没有移开过他的身体,静看片刻之后,他眼神一眯,只开口说了两个字:“杀了!”

    黑衣老奴重重点了点头,刚才对拼一招,他就察觉唐利川的速度和力量都是一流的,对方不是轻易能够拿下的人。

    一手扣着一柄弯刀,黑衣老奴步伐微微挪移,逐渐来到大厅中心,却见他突然一脚踹飞了一张桌子,桌子打着翻的撞向唐利川,酒菜碗碟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唐利川嘴角一翘,身影化作一阵青烟,不接来招,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再看那些飞撞而来的碗碟撞到空地上,突然爆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好事白日闷雷一样,震得没有武修底子的店小二和掌柜的痛苦的闷哼一声,一股热血脱口喷出,直接震成了内伤!

    对方看似寻常的踢飞餐桌,但在接触桌子的一瞬间已经暗暗注入了内劲,一旦与物体碰触就会发生爆炸,唐利川要是不察觉此点,运功硬碰的话必然会吃暗亏。

    就在餐桌落地爆炸的瞬间,肉眼看不到的空处传来数声“砰砰”刀剑碰撞的声音。

    接着从黑衣老奴嘴里传来一声吃痛的“呃”声,地面啪嗒啪嗒掉落两滴血液。

    无人之处,黑衣老奴身影骤然出现,蜻蜓点水般的倒飞而回,手中弯刀已经丢失,右手手腕更是出现一道深深的刀痕,鲜血就是从他手腕滴落出来的。

    叮铃,两柄沾着血迹的断裂弯刀落在地上,两柄弯刀变成四截废铁,唐利川手中直刀具备的“断金”属性对于硬碰硬攻击的兵器果然是天生的克星。

    黑衣老奴能逃过一劫,还是多亏了此人过人的反应能力,以及他远胜同级的感知力,否则他也不可能在自己弯刀断裂的一瞬间果断抽手撤退。

    没有察觉此点,他就不只是手腕受伤这么简单了,下场只会是刀断、手断、一刀封喉!

    “特殊属性的灵器,阁下拥有此等宝物还要抢夺龙鳞草,难道不怕有失身份?”

    王公子一抬手,让黑衣老奴退下,自己朝前走了两步,眼神灼灼的看着唐利川手中的直刀,冷声说道。

    以他的身份说出这话,已经表示他对唐利川有所忌惮了,无论是唐利川的实力还是唐利川的背景。

    因为拥有特殊属性的灵器必然不是无名小卒,这种人极有可能大有来头,在没弄清楚之前,他不能轻举妄动。

    “你说得很对,我有必要抢夺龙鳞草吗?”

    唐利川面带微笑的看向对方,将对方的问题抛给对方自己解决。

    龙鳞草不是什么珍贵的灵草,只是对于炼丹初学者而言有些用处,理论上来说没有人会特意的抢夺此草,甚至为了龙鳞草大开杀戒,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合情理。

    唐利川腰间悬挂的是乾坤袋,手中拿着的是特殊属性的灵器,就算要抢夺也不会一上来就直接出手,他可以拿钱先轰炸一番啊。

    但听那奴才的回报,却是唐利川二话不说见人就打,先打奴才,后打许三少,最后连前去维持治安的王捕头都杀了。

    可仔细一想,如此蛮不讲理的人会出面替不相干的人出头挡灾吗?

    王公子平时骄横跋扈惯了,做事确实只管自己爽快,从来不讲规矩,但是他绝不能容忍自己被人糊弄,特别是被一个下人欺骗。

    “狗奴才,滚下来!”

    心念电转之间,王公子猛然回身,朝着二楼怒喝起来。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