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窥探
    巡捕房的人越聚越多,唐利川也没有大开杀戒的意思,根本不想跟他们正面冲突,一个转身就闪过了前方的街角。

    “站住,别跑!”

    远处的巡城捕快急忙追了过来,看到张天霸的尸体,众人脸皮皆是一阵抽搐。

    王天霸在青霖城作威作福这么多年还无人能杀他,今天却成了一具尸体,那些捕快心头都大感震撼。

    这支小队的队长看了看唐利川逃走的方向,大声吩咐道:“你带队继续追赶,我去禀告刘爷,此人杀了张爷,绝不能放他走!”

    “队长,我们去追谁?”巡城捕快满脸愕然的望向队长,迟疑的问道。

    “白痴吗?当然是追杀人犯啦,这还用问?”那队长闻言大怒,破口大骂起来。

    “可是队长,他的速度太快了,我们没看清他长什么样子啊。”捕快们互相对视着,全都露出一副无语的表情。

    唐利川杀死张天霸的时候是背对着他们的,这群人只能看到唐利川的背影,如何抓人?

    再说唐利川踏月轻烟步速度极快,元武境的人也未必看得清楚,这些捕快实力最高的才开灵境七重,根本没有本事看清唐利川的影子。

    “饭桶!”

    捕快队长大骂一声,可是连他自己也没看清唐利川长什么样子,犹豫一番之后,一指万宝楼,沉声道:“去问目击者,总有人看到那小子长什么模样!”

    就在捕快们为唐利川的模样发愁的时候,唐利川转过街角之后速度就放慢起来,而他的样子也从原本的相貌变化成了一个大胡子中年人,就算对方拿着他的画像当面对比,也绝对看不出他就是杀死张天霸的人。

    几天赶路,加上刚才动了手,现在只觉得肚里饥饿,四下张望一番,发现路边有一家酒楼,门口挑着一面招子,上写三个大字,太白楼!

    见这家酒楼环境不错,唐利川想也不想走了进去,立即有人小二迎了上来,见到唐利川之后,那小二似乎显得格外热情。

    心中正在纳闷,却见数道火辣的目光扫向了自己,或者说是扫向了他腰间的乾坤袋。

    唐利川不改颜色,目光一一回望过去,发现酒楼里已经坐着不少凶神恶煞的食客,他们桌边都放着刀剑,浑身散发的气息也表示他们都是武修者。

    这些人的腰间只悬挂着最垃圾的珍宝袋,唐利川却能一口气携带这么多乾坤袋,身家必然丰厚。

    只是唐利川现在变化了模样,在别人看来他是一个面色冰冷的中年汉子,不是他本来十几岁的年轻人,倒让不少不怀好意的目光淡淡的移开了。

    扫视了食客一番,唐利川看到的人全都是佩戴珍宝袋的人,连一个佩戴乾坤袋的都没有。

    麒麟帝国修武的人基数众多,在外行走的武修者实力参差不齐,似乎很难见到高手。

    就唐利川眼见的情况,好像随便从玄龙宗拉一个内门弟子来此都能横着走。

    “客官不好意思,楼上雅座已经被人包下了,要不你就在一楼将就一下?”

    跑堂的小二也不简单,招呼客人最考眼力,他一眼就看到唐利川身上的乾坤袋,知道唐利川的身份自然不是寻常武修者可以比拟的,在此地只有身份特殊的人才能佩戴乾坤袋,因此这种身份的人一般不愿意与低级武修者挤在同一个大堂用餐。

    但很不巧,今天二楼已经被贵客包场了,他也不敢做主将唐利川往楼上带,只能歉意的跟唐利川解释起来。

    “无妨,我就坐那里就可以了,店中的好酒好菜只管全都摆上来。”

    掏出一把灵石递给对方,唐利川大摇大摆的坐到无人的空位上,那小二看唐利川给钱大方,急忙殷勤的给唐利川斟茶倒水,连连保证尽快上菜。

    这期间,四周食客还是有不少人眼神隐晦的瞄着唐利川的腰间,有的人还把目光投向了唐利川的面孔,似乎想要记下他的模样,看来钱财露白还是替他招来了不少麻烦。

    看出那些人的心思,唐利川却镇定自若,神色平静的吃喝,完全不把那些人当一回事。

    酒菜上齐,唐利川小酌片刻,肚子刚吃了个三分饱,鼻下微微一动,嗅到门口飘来一丝血腥味,接着一个跌跌撞撞的人影闯进酒楼来,直往二楼而去。

    “哎,客官,二楼你去不得!”

    店小二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定睛一看,却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正往二楼冲呢,他哪里敢放任此人上楼,急忙冲过来阻拦。

    “滚你娘的!”

    往楼上冲的那人下巴都塌了,满嘴牙齿没有一颗完整的,但是他的脾气还是那么牛逼哄哄,一句话都不愿意解释,直接回身一脚蹬在店小二的肩头,把人踹得叮铃咚隆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看见那人模样,唐利川暗道一声“冤家路窄”。

    暗中一拂袖,一股柔劲将跌落的店小二扶住,感知力已经朝二楼飘去。

    在楼上,满脸是血的杂役跪在一大群穿着华丽的少男少女面前,哭哭啼啼的诉苦起来。

    他讲的是购买龙鳞草与唐利川发生争执的事,事实到了他嘴里自然是一通黑白颠倒,他把自己说成了一个为了保全主人灵药奋不顾身的忠仆,而把唐利川说成是恶贯满盈的劫匪,不仅蛮不讲理的抢药,还出手打人杀人,就连官差都杀了。

    那楚楚可怜的表情,让人看了恨不得竖起大拇指夸他一句“忠心耿耿”。

    然而唐利川听了只想冲上去拉住此人脖领子,左右开弓甩他一百二十个大嘴巴。

    “岂有此理,陈小姐订下的灵草都敢抢夺,还敢在我青霖城大开杀戒,当真目无王法!”

    一名身穿锦袍的年轻人闻言大怒,重重一掌拍在桌上,怒道:“那人现在何处,本公子定要将此人绳之以法!”

    “王公子莫要动怒,不过是丢失一些龙鳞草而已,不打紧的。”

    这时候,一名蹙眉倾听的妙龄女子摇了摇头,好像不愿意多生事端,居然打算吃哑巴亏。

    此女便是那杂役嚣张的根源,但观此女模样并没有出彩之处,算是美女,但却达不到倾国倾城的地步。

    “陈小姐说哪里的话,在本人的地盘上哪能让小姐受此侮辱,不杀此贼何以扬我青霖城王法!诸位且安坐片刻,我去将那贼人脑袋提来给小姐赔罪!”

    王公子大手一挥,做出了决定之后,一指那满脸是血的杂役,沉声道:“跟我来,将那贼人相貌说给我听,本人要亲手宰了那小贼!”

    “哼,口口声声讲‘王法’,我看是‘枉法’还差不多。”

    唐利川感知力看到此幕,不仅冷笑起来,既然对方要做无用之功,那就随他去了。

    “公子,有人用感知力窥视我等!”

    正当唐利川准备收回感知力的时候,王公子身后一名黑衣老奴忽然一躬身,低声说道。

    作者枇杷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