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出鞘
    唐利川冷眼观瞧新出现的“许三少”,察觉此人气息不俗,约莫有元武境五重的样子,腰间悬挂一枚价值不菲的玉佩,看样子应该是某个家族的公子哥。

    “公子,有什么误会大家说开了也就是了,实在必有必要动手啊,若是本店有任何招待不周之处,本店愿意赔偿……”

    万宝楼的管事总算见到一个可以做主的人,急忙上前以谦卑的姿态道歉。

    可是,他话还没说完,那狗仗人势的杂役却一把将管事推得倒退了三步,大骂道:“别跟老子来这套,我家小姐预定的灵药也敢卖给其他人,你以为你跑得了吗?”

    万宝楼管事的实力在开灵境巅峰状态,要胜过那杂役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他不想把事情弄得不可收拾,因此选择一味隐忍。

    谁知那杂役蹬鼻子上脸,越是给他面子这家伙越不要脸,推开万宝楼管事之后,又把矛头指向了唐利川,怒骂道:“不长眼的狗东西,还不把东西交出来!你的脏手也配触碰我家小姐看上的灵草,活腻味了?”

    啪!

    一颗门牙脱口而出,混合着臭烘烘的口水和血液,叮铛一声撞在万宝楼的大堂的立柱上。

    唐利川手掌保持抽出的样子,阴沉着脸看向身前半边脸颊又红又肿的杂役,冷声道:“你的嘴太臭了,以后别在公共场合说话。”

    “你、你敢打我!”

    直到唐利川的话语落下,那杂役才发现自己被人打了,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眼泪汪汪的抽泣着大声嚷嚷道:“不知死活的东西,你连我都敢打,我家小姐……”

    “我让你闭上臭嘴!”

    唐利川目光一冷,右腿快不眨眼的踢在那杂役的下巴上,那人下颌瞬间粉碎,满口牙齿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碰撞声,在这一脚之下全都踹掉了,崩瓜乱蹦的掉了一地。

    “三少,你要替我做主啊!”

    那杂役挨了打,只觉得满腹委屈,心知自己不是唐利川的对手,他还满不服气的看向身边的许三少,含糊不清的带着哭腔嚷嚷起来。

    “滚出我的视线!”

    唐利川这次真的怒了,对于记吃不记打的东西就不能给脸,直接一记重腿轰在对方腹部,那家伙连哀嚎一声的资格都没有,滚地西瓜搬的在地上撞击了二十几次,滚出了一个弧线,消失在了远处街角。

    “阁下当着我的面打人,当真不把本人放在眼里啊?”许三少一直没有动作,直到唐利川将那杂役打飞之后,才用一副懒洋洋的口气说道。

    “那你刚才为何不出手阻止?”唐利川斜眼看向对方,他听出对方话里带刺,自然不会给对方好脸色。

    “区区一条走狗,打了就打了,本公子何须为他出手?”

    许三少冷漠的目光扫了唐利川一番,笑道:“元武境五重,只有这点本事也敢在‘青霖城’嚣张,你是白痴吗?”

    自己也只有元武境五重,竟然敢对唐利川说出这话,也不知道谁嚣张过头了。

    面对挑衅,唐利川当然毫不客气的还以颜色,嗤笑着吐出四个字:“管你屁事!”

    许三少闻言脸色一沉,目光逐渐冷漠起来,盯着唐利川的双眼,厉声道:“你打狗,我不管,可是你抢了陈家小姐的灵药,这笔账你说怎么算?”

    “抢药?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抢了?”耸了耸肩,唐利川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

    “陈小姐的药付没付过定金!”许三少冷声问道。

    “付了。”唐利川目不斜视,答道。

    “你刚才收取的是什么药?”对方再问。

    “龙鳞草。”唐利川再答。

    “还说你不该死?”许三少气极反笑,目光中酝酿一丝杀意。

    唐利川偏着脑袋,轻笑道:“来,杀我。”

    “误会啊,两位公子有话好说,唉!”

    眼见唐利川不辩解,万宝楼的管事急得跳脚,连忙冲到跟前解释道:“许公子你听我一言,此事实际上是这样了,龙鳞草支付的定金其实只有……”

    “住口!无良商家毫无诚信,先吃本公子一剑!”

    许三少根本不听解释,一撩衣摆,露出一柄白玉剑鞘,手掌朝后一按已经落在了剑柄上。

    话语落,掌微动,剑锋出鞘三寸……然后又回鞘了。

    不,准确的说不是回鞘,而是被人阻拦得无法出鞘。

    唐利川两指手指飞速的弹在对方手握的剑柄上,弹指之力重逾千钧,许三少竟然无法将剑抽出,反而被弹指的力道压制得让出鞘三寸的宝剑重新回鞘了。

    “哈哈哈,好剑法!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许三少心中正是惊怒之时,又听得唐利川挖苦的话语传来,气得他无名火起三丈,目眦尽裂的瞪着唐利川,怒道:“你真的想死?”

    “你能杀我?”唐利川神情悠然,面带嬉笑表情,反问道。

    “既然你找死!本公子就让你见识我玉柳宗的‘千丝万剑’!”

    心知唐利川速度极快,许三少朝后一跃,从万宝楼的大堂直接跃到大街上,想以此来对抗唐利川的快速身法。

    大街上的人不明所以,看到有人剑拔弩张,吓得纷纷躲避,而许三少手中的剑鞘之中也开始散发出万千柳絮一般的剑光,剑锋再次出鞘三寸。

    唰,吭!

    剑出鞘三寸再次被迫入鞘!

    唐利川身影一闪,几近瞬移般的出现在许三少的面前,两根手指按在剑柄上,许三少用尽全力竟然拔剑不出,愤怒的目光之中已经浮现一丝骇然之色。

    眼前之人跟自己同级,可是力量之大完全凌驾了自己。

    “你是走‘霸道流’路线的人?”许三少表情难看的盯着唐利川,沉声问道。

    “呵,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说是走‘霸道流’路线,以前别人都说我是身法流。”

    唐利川轻笑起来,自己这点力气竟然也有碾压他人的一天,不得不说甘霖的“辣椒水”对锻体确实帮助甚大。

    “哼!管你走什么路线,难道本人不用剑就不是高手了?流水断石掌!”

    许三少两次拔剑不成,直接弃剑用掌,黄级上品掌法应运而生,直劈唐利川的脑袋而来。

    铿锵!

    许三少腰间白玉剑剑锋出鞘,剑锋画圆弧,一剑斩落,高冠碎裂,乌丝飘飞,掌风劈到一半宛如定身一样戛然而止了。

    唐利川原地转了一圈,轻弹手中白玉剑,剑锋清鸣,叹道:“好剑!”

    再回身时,剑锋已入鞘。

    此时,四周一片寂静,只见许三少目光呆滞、披头散发,脚边散落了断裂的长发……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