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离去
    大胡子的话语出口,他就知道自己说了蠢话。

    唐利川与他师兄两人的目光同时朝他投去,虽然只是一个眼神,但却让他感到无尽的压力,那股压力足以让他粉身碎骨。

    这眼神不仅唐利川想宰了他,就连他厚着脸皮请出来的师兄也想要了他的小命。

    “牛蒿,莫要忘了一点,你是镇江王的手下,而我不是,他李贺有何资格命令我?今日出手不过是念在当年的同门之情,你也看见了,我命夜杀出手杀掉此人,但却失败了,你如实回禀李贺即可。”

    眼神中带着一丝轻蔑,黑衣人傲然说道:“至于让我出手,一个小小的镇江王还没有这个资格!你可以原话转告他,他要是不服气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的麻烦,只要他敢动手,三天之内不能让他脑袋搬家,我就不是黑榜长老!”

    牛蒿闻言浑身血液透体冰凉,师兄原来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师兄,多年来的同门情分也在这么多年的消磨之中用光了。

    当初师门被灭,他心灰意冷放弃武途,想要博取一番功名,从当牛做马的小杂役一步一步终于拍上了镇江王的马屁,再借助师兄的帮助立下了数次功劳,总算坐到今天的位置上,也算小有成就。

    而他师兄则奋发图强,失去宗门的庇护依然专研武道,在众多师兄弟的白眼冷漠中,终于孤身剿灭仇家,让师门大仇得报,甚至成为人人闻风丧胆的黑榜长老。

    这么多年来,师兄给他提供的帮助已经仁至义尽了。

    身为黑榜长老,地位尊贵无比,其他人要想请出他师兄出手,就算堆满金山银山也未必能请动他的大驾,而镇江王一分钱不花就让他空口白话前来请师兄出山,今日他能亲自前来,已经给足了这名不争气的师弟面子。

    再用镇江王的名头来威胁师兄,那就太不识趣了。

    黑衣人看似数落的话语让牛蒿无地自容,羞愧难当的低下头去。

    唐利川的话则紧接而来的传到他的耳中:“要杀我,我可以给你一个出招的机会,敢战,现在就来,若不敢,以后不准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这话说得明白,要不是看在黑衣人的面子上,他要杀大胡子根本不会让他有出手的机会,既然大胡子不依不饶的想要杀他,那么现在就能面对面的动手。

    这话虽然嚣张了点,但黑衣人也不觉得唐利川说的是大话。

    他在山顶观战,清楚的看到了唐利川一箭解围的场面,就凭超远距离一箭打退夜杀,他就知道唐利川要秒杀牛蒿是轻而易举的事。

    “不回答、不动手,那么我就当你放弃了,记住,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你将没有后悔的机会。”

    唐利川等了三个呼吸,见牛蒿依然低着头沉默不语,便主动开口做出了结论。

    他这样做也算卖了黑衣人一个面子,毕竟此人帮他解除了“黑死印”的麻烦,没有出手秒了大胡子,就当做还对方一点利息了。

    “阁下如何称呼?”

    解决了牛蒿一方的麻烦,唐利川又把目光看向了黑衣人,此人的实力在他感知力感应下不过元武境巅峰层次,可是唐利川总觉得此人另有底牌,光凭感知力强大这一项,唐利川就猜测此人绝对不止元武境这么简单。

    “鄙人胡灵狮,此物你且收下,日后我们还有相见的机会。”

    黑衣人轻笑一声,袖中自动飞出一块鬼头令牌落到唐利川的手中。

    不用想也知道此物跟黑榜有所关联,只是唐利川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给他。

    带着迟疑的表情看着胡灵狮,那人只是嘿嘿一笑,神秘的说道:“我知道你要帮林越参加夺城大会,我虽然不插手,却也不会阻止别人对你出手,你要是能活着完成夺城大会,到时候鄙人自有话说。”

    说完此话,胡灵狮轻声道了个“走”字,他与夜杀两人的身影随着一阵山风吹来,逐渐模糊不清了。

    而唐利川把玩了手中鬼面令牌片刻,摇了摇头便收进了乾坤袋,至于牛蒿,他从来就不曾放在眼里。

    直到唐利川离开之后,牛蒿的双腿才不受控制的打颤起来,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牛蒿汗流浃背,明白自己的师兄为什么越来越看不起自己的原因了,放弃武道追求名利,他的实力已经跌落到了谷底,他与师兄、与唐利川之间的差距已经隔着数道无法逾越的高峰。

    握紧拳头不争气的锤着地面,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注定没有办法杀掉唐利川,而无法完成任务,他在镇江王府的前途也就断送了。

    为了一己私利放弃武道,最终得不到名与利,就连武道的前途也彻底灰暗了……

    离开高峰,唐利川径直返回了军营,大家看到他浑身的黑气已经解除了,全都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而唐利川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说要离开一段时间,无法前往张羽清安排的安全区域。

    夺城之战肯定风起云涌,既然有人用出下三滥的暗杀手段,足见金鳞城的重要性。

    可是参加夺城的人只有镇江王一家吗?答案肯定不是。

    既然其他想要争夺金鳞城的人没有动用暗杀的手段,这也就是说其他人拥有不用阴招也能胜出的手段。

    比试当天必然是高手云集,唐利川想要胜出就必须继续寻求突破,躲在安全区域并非长久之计。

    再说此地的武修风气必须他亲眼见识才能了解,呆在军营终归是井底之蛙。

    拜别了重伤昏迷的父亲与两位长老,将一切都托付给了洛萧关之后,他转身走出了军营。

    至于柳家的人,无论是柳风还是柳相依,唐利川都没有跟他们见面的打算,柳家人的出卖让他们心中升起一道看不见的隔阂,即便他们众人一大部分还是活下来了,但这并不能弥补柳家人出卖众人的事实。

    甚至柳家的人比起唐利川他们还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其他人不过是外人,而他们本身作为柳家人被当成家族的弃子,放在谁身上都难以接受。

    既然如此,大家还是暂时冷静一下算了,见了面也只有尴尬收场,倒不如不见。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