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解除
    高峰上,夜风凄冷,却见一个黑衣人临风跃起,足尖踏在陡峭无比的悬崖上,顷刻攀上顶峰。

    “主人!”

    黑衣人正是前往军营刺杀的黑榜杀手,夜杀。

    踏上山顶恭敬的叫了一声,忽然他眼神一肃,锐利的朝一旁看去,山顶上竟然多出一人。

    那人年纪二十不到,满脸冷漠的神情,见自己望去也不过投以冷眼,浑身气息好似一块寒冰。

    此人正是唐利川。

    “这小子什么时候出现的,我竟然毫无察觉!”

    镇江王手下的大胡子站在一个黑衣中年人身后,目光同样疑惑的投在唐利川的身上,只是他的目光中还有一股难以抹去的惊骇。

    而站在他前面的中年人眼神深邃,对于唐利川的出现不喜不怒,沉稳自若,一切仿佛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小兄弟身法过人,到此的距离远胜夜杀,却能后发先至的抢在他之前来到此地,实在让本人由衷钦佩!”

    黑衣人颔首一笑,对于唐利川似乎没有多少敌意。

    “阁下能注意到我的存在,感知力远胜常人,唐某同样佩服。”

    目光直视黑衣人,唐利川心中毫无畏惧,他知道这名黑衣人就是此行的头目,敢孤身前来,他自有打算。

    主人没有下令,夜杀不敢动手,而一心想要铲除林越帮手的大胡子,自认为实力不如唐利川,此时面色焦急的看着他师兄,也就是那位气态沉稳的黑衣人,只盼望他师兄能出手灭了唐利川,让他好回去交差领赏。

    “小兄弟以身犯险,孤身来此不知有何见教?”黑衣人面带赞赏之色,笑问道。

    “我知道阁下是黑榜之人,我来此目的很简单,希望阁下能帮我解除这三道梅花印记。”

    伸出手掌,露出地鼠临死时留下的黑榜标记,这标记散发的黑气让他感觉十分麻烦,有这个标记在,麒麟帝国的城市就不准通行,所有人都会将他拒之门外。

    未免行动受限,唐利川主动前来会见黑榜的人,有何冤仇一并了解。

    “地级‘黑死印’看来地鼠就是死在你的手中。”

    黑衣人看了梅花印记一眼,神情淡漠如水,并没有因为唐利川杀了他的手下而感到恼怒。

    “阁下能解?”

    唐利川听出对方话中的意思,既然知道派出的人是谁,那么多半便是那地鼠的主人,即便不是也应该与地鼠有关。

    “可以。”

    黑衣人轻笑一声,却提出了条件:“你若是能胜过夜杀,我便帮你解除。”

    此话便如同命令,夜杀阴鹜的双眼更加阴沉,单手缓缓握上腰间的刀柄,做出随时出手的姿态。

    “他是我的奴仆,在黑榜之中属于地级杀手,元武境六重的实力,擅长快刀暗杀,小兄弟可得留心啊。”

    简洁的点出夜杀的实力之后,黑衣人转口对夜杀下令道:“三招之内杀了此人,我便升你为天级杀手,那样你渴望的自由就能得到更多。”

    夜杀闻言眼中露出一丝光彩,似乎对于此人嘴里的“自由”十分渴望,浑身杀意暴涨起来,颇有一副只能胜不能败的气势。

    唐利川不明白黑榜的制度,但也知道此战乃是死战,黑衣人面目和蔼,但言语之间却句句包含肃杀之意,寥寥数语就将自己推向了一场死斗。

    对于黑衣人的话,那名大胡子更是惊讶的内心发颤,因为天级杀手可是有能力刺杀玄武境之人的杀手才能得到的封号。

    三招之内打败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居然可以被冠上天级杀手的称号,岂不是说唐利川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玄武境的水准?

    大胡子再怎么看也看不出唐利川的厉害之处,他只能看出唐利川不过是元武境的境界而已。

    元武境的人再强也不可能比玄武境的人厉害啊,三招杀他就能得到晋升,他只觉得自己师兄有些高看眼前的小子了。

    “无需三刀,我一招解决你,留神来!”

    夜杀单手按上刀柄,嘶哑的说出此话,顿时四周陷入一阵阴沉夜风之中。

    静,静得吓人,空气中只有一股冷冽逼人的杀意在不断蔓延,谁也不敢说话打破眼前的宁静,仿佛现在发出任何声音都会给自己招来死劫。

    拔刀术,刀出一瞬,一招决胜!

    唐利川神色冷静,手握直刀,身形如苍松一般挺拔笔直,任由对方杀气肆虐,我自八风不动!

    双方人极静,气势却在不断攀升,观战者只觉得两股强大的杀气在空气中互相碰撞,两股气势互相冲击的压迫感让观战的大胡子心脏急跳,仿佛自己是一只随时被气势碾死的蚂蚁。

    “夜杀·瞬光斩!”

    忽然,夜杀眼一沉,身影瞬动,手中刀锋划出寒芒骤然出鞘。

    却见唐利川刀锋一侧,毫无花哨的一刀直劈而下,速度似缓实急,任由夜杀“瞬斩”急速,唐利川这一刀仿佛小屁孩练刀劈砍一样的基本动作,却能把握最好的时机,一刀砍在对方化成一条冷光的刀锋之上。

    咣!

    双方错身一斩,金星四射,一声铿锵,胜负分晓!

    快不眨眼的一招,夜刀断,夜杀伤,肩头血流如注,阴鹜的脸上此时只有悔恨和惭愧,看不到任何因为受伤而痛苦的神情。

    “夜杀失败了,请主人降罪。”

    收刀回鞘,夜杀没有多看唐利川一眼,而是直接返回黑衣人面前跪下,愧疚无比的请罪。

    黑衣人对他毫无兴趣的挥了挥手,夜杀识趣的退到一边。

    “破得妙!阁下刀法大巧若拙,时间与力道的掌握都完美无瑕,就算没有手中特殊属性的灵器,也能轻易破解此招。”

    抚掌而笑,黑衣人对唐利川的实力赞赏有加,回味无穷的摇头晃脑点评起来。

    “既然是我胜,我掌心的‘黑死印’想必阁下也该依言解除吧。”唐利川平摊手掌,目光平静的看向对方。

    “本人从不食言!”

    郑重的点了点头,黑衣人屈指一弹,口出“赦”令,却见一道黑色气息打入唐利川手掌,黑色气息朝着“黑死印”化成的梅花一卷,轻松的化成一道清风将印记卷出了唐利川的体外。

    黑死印是黑榜的印记,黑榜的人自然有相应的解法,唐利川拿此印记束手无策,黑榜的人轻松就能化解。

    “师兄,莫忘了你答应过王爷杀掉碍事之人,为何还不动手!”

    大胡子见状才从刚才一招交手的震撼中回神过来,想起他此行的使命,不由得焦急的朝他师兄催促起来。

    作者枇杷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