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追击
    唐利川跟着张羽清一起冲进营帐,林越已经紧闭双眼倒在血泊中了,胸口、腹部血迹最多,他的长剑已经折断掉在身边。

    “是黑榜地级杀手‘地鼠’干的!”

    张羽清看了看伤口,顿时惊讶的低呼起来,唐利川跟过着朝伤口看去,伤口边缘仿佛被老鼠牙齿撕咬过一样,切口坑坑洼洼一点也不平整,而且浸泡在血液中的皮肉已经出现了泛白的迹象,对方在刀口上涂了剧毒!

    “伤口虽是难缠,倒不致命,只是这剧毒乃是‘地鼠’的独门奇毒,也只有他身上才有解药,其他人根本无从下手。”

    张羽清面色难看的望着伤口,同时军医检查一番之后也是直摇头,看来此地已经无人能解此奇毒了。

    “先想办法延缓剧毒发作,我们再去附近大城想想办法吧。”

    纵然张羽清是领兵作战的将领,可是遇到眼前难题依然束手无策,军旅之事跟武修者的世界不同。

    麒麟帝国里虽说有不少武修者参军,但那些都是实力不强的低级人士,他们同样无法破解黑榜杀手的独门奇毒。

    听张羽清的口气,林越中了此毒也只有拖延时间,慢慢的等死的份了。

    唐利川默不作声的一转身,推开营帐走了出去。

    “唐兄,你要到哪里去?”

    洛萧关跟在唐利川身后,看他朝着大营之外走去,急忙追上来问道。

    “你留在这里保护大家,我去会会那名黑榜杀手。”

    唐利川说着话,凋零长弓滑入手中,对准远处张开弓弦,顿时火光冲天,惊得军营之中的人远远的围观而来。

    “玄级武技!小兄弟真人不露相,竟然习得如此高深的武技!”

    感受到帐篷之外的温度,张羽清急急忙忙的走出来,恰好看到唐利川一箭射出,火红箭矢冲天而去,声势极大。

    一箭射出,唐利川不做多想,背后羽翼一震,紧随箭矢飞遁而去!

    这番举动让看到这景的军人们全都惊叫起来,神色激动的指着天上窃窃私语,仿佛从来没见过有人可以御空飞行一样。

    洛萧关眼中闪动着光彩,目光紧随唐利川的身影看去,但数秒钟之后,他的视线已经到达了极限,目光再也看不到唐利川的身影。

    “唐兄的感知力竟然强大到这种地步,如此距离的人都能进行追踪……”

    望着唐利川消失的方向,洛萧关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

    远离军营的山沟里,一个身穿斗篷的黑衣人一路狂奔,疾走间,此人心头忽然一跳,只觉得背后命门被什么东西盯上一样。

    常年行走在刀尖上,此人心中警惕心大起,回头一看,却见一道火箭直扑他背门而来。

    “糟糕,玄级武技!能锁定本人行踪,百里之外出招毫无偏差,区区偏将军营怎么可能出现这种高手!”

    黑衣人正是黑榜之中的地级杀手,代号地鼠!

    一见冲天而来的箭光他就知道此招厉害,脸色顿时一变。

    不多想,一口满布锯齿的黑色怪刀已经被他摸到手中,身影一边急速撤退,一边挥刀格挡,企图寸寸消弭箭劲之威。

    可是,玄级武技配合古长老亲自炼制的极品灵器施展而出,威力何其霸道,地鼠每挡一箭只觉得手臂又沉又麻,虎口剧痛!

    为保命,地鼠元气疯狂灌注双手,强行抡刀格挡,炎阳火劲四散弹射,飘落四方,十数刀之后,小山沟中已是一片火海,地鼠背后披风更是被火点燃,顷刻化为一块破布。

    一退再退,转瞬间,地鼠已经被箭劲击退百步开外,饶是此人应对有方,双掌已是鲜血直流。

    眼见箭劲余威犹烈,地鼠怒声一喝,双手举到越过头顶,奋力一震,一记崩刀重砍而下。

    几经消磨的《逐日神箭》终于被耗尽最后一丝威能,火光炸裂之间,地鼠再退数步,胸口只觉一股闷气狂袭,不由得仰天大口喷血。

    然而,真正的危机现在才降临。

    漫天血花火焰之中,地鼠模糊的双眼只看到一人背生双翅踏风而来,手中一柄直刀寒光凌厉,刀未至,杀机已然临身。

    挡住玄级武技之后疲惫不堪的身体尚未恢复,地鼠肌肉神经再次紧绷起来。

    不凭视觉,不凭听觉,只凭生死搏杀之间的经验,发招意先。

    但见地鼠侧刀一挡,空中几道寒光宛如流星闪烁,铿锵刺耳的交击声不绝于耳,转瞬间双刀交手已过数十招。

    初交手,地鼠已感来者难缠,刀招普普通通,力道却是重如泰山。

    双刀交击,自己手中那口“鼠齿”已有崩坏的感觉,只是对拼一刀,刀身便已崩裂三寸。

    地鼠心下大骇,他这口刀乃是请能工巧匠精心打造三月而成的灵器,其中耗费不少珍贵资源,单论强度也能抗衡多次玄级武技而不损毁,可是现在却被人一刀砍得快要报废,他只觉得难以置信。

    拼死之斗,兵器被毁就意味着生命也将走到尽头,地鼠心知对方兵器优势,但对方身法奇快,缠斗绵密难以抽身,只得强行灌入元气维持刀身强度,短时间内勉强维持兵器不毁。

    虽说保住了兵器,可是这样一来,消耗元气必然比对方剧烈,久战必处下风。

    两人并不认识,但地鼠仅凭交手数招就知道来者不是轻易能够对付的人,想要尽快分出胜负是不可能的,然而现在的形势却朝着对他越来越不利的持久战上转移。

    双刀交击二十招,即便有元气强行维持,地鼠手中灵器却也无法继续承受“断金”属性的特殊伤害,从内部开始出现破损,这是元气无法修复的伤害,自这一刀起,每挡一刀“鼠齿”之上必然崩裂出数分碎片,不久之后必会崩毁。

    要是双方格挡的刀锋交击处每一击都有所不同,地鼠的兵器倒能多撑片刻,可是来者一招一式都砍在同一个地方,对“鼠齿”的伤害一次比一次大。

    三十一刀,地鼠手中器灵已到极限,他自知这一刀之后,手中兵器绝对会爆碎成废铁。

    眼看双方又要再次交击,地鼠眼中冷芒一闪,双刀甫一接触他便发狂一样的将元气注入刀身,只是这一次他并不是要维持灵器不毁,而是狂暴蛮横的强行灌入,竟然主动引爆灵器!

    鼠齿刀身灌满了狂暴元气,已经形同炸药库一样随时可能爆炸,唐利川一刀砍下无疑点燃了这座炸药库,灵器怪刀轰然一爆,瞬间爆发力不逊玄级武技,刀身碎片蕴含剧毒,无差别的激射而出。

    飞射的碎片难挡难防,若是不小心中了一片,刀伤事小,可是刀中剧毒地鼠有解,唐利川却无救,看似无差别攻击的碎片,实则对地鼠反而有利。

    流星散乱的碎片攻击中,地鼠运转属性战甲,身体旋转形成风墙弹开无数碎片,但肩头、手臂依然中招数处。

    “本人早有准备依然中招,此人毫无防备,下场必死无疑!”

    地鼠心中愤愤难平,冷然想着来者下场,却不想一口散发寒光的直刀缓缓从天而降,准确无误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唐利川缓缓拍动背后双翅,声音平静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会飞!”

    作者枇杷说:抱歉,重感冒持续一周了,前几天是强撑着写的,昨天实在不行了去医院打吊瓶耽误了没写,今天先一章,欠下的日后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