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夺城
    “全是饭桶!”

    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唐利川见过的那个大胡子被一名身穿紫袍的中年汉子一巴掌甩在脸上,头重脚轻的侧行了数步,啪的一下撞碎了一桌子精美的美酒蔬果。

    大胡子挨了一巴掌,脸上却没有任何不满的神情,只是诚惶诚恐、连滚带爬的爬到紫袍汉子的脚边,磕头请罪道:“无法灭杀林越是卑职之过,卑职甘领任何责罚。”

    “饭桶!责罚你难道就能杀死林越吗?此人不死,他便能继承他死鬼老爹的‘金鳞城’,你说到手的城池从手中飞了,我是不是应该割下你的脑袋作为惩罚?”

    紫袍汉子一脚踹在大胡子身上,怒气冲冲的骂道。

    他口中的林越就是那个手持长剑保护老幼妇孺的年轻人,招惹一场兵祸还得从城池争夺说起。

    此地的风土人情与唐利川以往所在的地方不同,此地乃是受皇室统治的地方。

    麒麟帝国的统治之下,共有十大一等城池,它们都是人口超过数千万的大城,市面繁荣,人民安居乐业,能成为十大城主的人无一不是一方霸主,享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至高权力。

    金鳞城就是十大城市之一,原城主林重山本是武将出身,一杆亮银枪打遍天下无敌手,西御蛮夷,东抗海贼,一生为麒麟帝国立下赫赫战功,终被赐予城主大位。

    要知道,非皇亲国戚是没有资格成为十大城市的城主的,林重山却成功的打破了先列,成为了唯一一个外姓城主。

    不久前,戎马一生的林重山病逝,帝国中不少人都盯着金鳞城这块肥肉,可是当初麒麟帝国上代天子颁布诏令,金鳞城由林家一脉“世袭罔替”,只要林重山还有后人在世,那么谁也不能从他手中抢走金鳞城。

    林重山独子林越就成了无数人的眼中钉、肉中刺,非死不可。

    “主上何必忧心,那林越就算侥幸存活,我们也不是没有机会啊。此人是天邈宗的弟子,而天邈宗又禁止门人参与宫廷之事……从身份上来说,他没有继承金鳞城的权力,碍于‘世袭罔替’的诏令,天子最多只是会让他参与夺城,而不会直接将金鳞城交予他手中。”

    大胡子从地上爬起来,又恭恭敬敬的跪倒对方面前,他说出来的话不无道理,天邈宗乃是武修大派,从来不会参与麒麟帝国的事,双方互相井水不犯河水,只要成为此宗弟子,就要舍弃一切跟帝国有关的身份。

    林越突然离开天邈宗,看来已经有所觉悟,决定继承家业,可是曾经抛弃过的身份,不会因为他离开天邈宗而立即恢复,按理说他没有继承的权力。

    可是先皇的诏令又不得不遵守,那么只能用出折中的办法,让其他想争夺金鳞城主宰权的皇亲国戚们进行一场“夺城”之战,优胜者便是金鳞城城主。

    “哼!你说的本王岂能不知?林越那厮是天邈宗的高徒,据说此人资质优异,幼年就被天邈宗高人看中收为徒弟,若真的能轻易取胜,本王还需要派你这饭桶前去灭了他?”

    紫袍大汉怒骂一声,见大胡子瑟瑟发抖的低头不语,他怒气冲冲的一脚踹翻了身边的桌子,怒道:“张羽清那家伙竟敢擅离职守坏我好事,此事我必会在皇上面前参上一本,至于林越……你不是有个师兄是‘黑榜’之上赫赫有名的杀手吗?”

    “卑职明白。”

    大胡子匍匐在紫袍大汉面前,恭恭敬敬的应诺之后,倒退着离开了,只有紫袍大汉一人面色阴鹜,自言自语的冷声道:“金鳞城非落入本王掌握不可,任何阻拦本王的人,下场都只有死!”

    山野之外大军驻扎之处,酒是烈酒,肉是大块的烤肉,颇具军旅豪爽的风格。

    主帐中,唐利川与银甲大汉举杯畅饮,这银甲大汉正是被人记恨的张羽清,他乃是林重山大将军的旧部。

    “此回多谢少侠仗义出手,若是将军之子有个三长两短,本人死后有何颜面去见老将军!请!”

    张羽清端起酒杯又朝唐利川敬了一杯。

    一饮而尽,唐利川只觉得心肺一阵火辣辣的感觉,说不出的畅快。

    经过一番打听,他知道此地乃是多个种族混居的地方,因此许多古怪的语言也有人会,甚至是唐利川所讲的话曾经也有人用过。

    在阅读了黄文兵老者交给他的翻译玉瞳之后,唐利川总算能听懂此地的常用语言了。

    “将军客气了,本人出手不过是举手之劳,就不知那群歹人是何来历?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屠城,就没人管吗?”

    唐利川来到此地自然要了解这里的风土人情,毕竟他打算在此地长久安定下来,不知道此地情况是不行的。

    更何况他阻碍了大胡子的行动,已经跟对方结下了梁子,不弄清对方的底细,唐利川实在难以安心。

    “唉,那人是‘镇江王’李贺的手下,他们这种只知道争权夺利的皇亲国戚眼中哪有家规国法!此番出手必定也是为了金鳞城的大权而来,金鳞城在将军的治理下繁荣无比,更是我等军费军粮出产的重地,落到其他人手中,我等将军旧部必受压迫……”

    张羽清重重的叹了口气,看向唐利川的之后,他笑了起来:“少侠于我等有恩,我等自然不会将少侠牵连进来,待你的同伴伤好之后,我可以推荐你去一处小城安居,那里不是李贺的地盘,谅他也不敢放肆。”

    “将军是看不起唐某?认为我是贪生怕死之人?”

    唐利川摇头一笑,倒不是他赌气故意这样说的,初来乍到就跟一名皇亲国戚作对,他还没有蠢到这种地步。

    但是他在此地扎根,重整唐家威风,自然不能偏安一隅混吃等死,眼下不就有一名将军之子正在落魄时候,他雪中送炭的出手相助,将军之子还能不念他好处?

    做出这番打算不是唐利川自己一意孤行,就算是洛萧关、司徒雨柔等人也不会甘心平平淡淡的渡过余生吧。

    他们本来就是玄龙宗的精英弟子,平日里过惯了高高在上的日子,换个地方很难归于平淡,他们必然会抱着雄心壮志闯出一番名堂。

    不是唐利川托大,再怎么说他手中掌握的实力比起一些中型的武道家族也不逊色,没有理由隐姓埋名苟且度日。

    更何况此地有武修者存在,唐利川未必没有机会更上一层楼。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他可不希望再次发生无力保护家人的事情,只要有任何提升的机会,他都不可能错过。

    “少侠果然直爽,不过你可得想清楚了,对方乃是雄霸一方的王爷,我等尚且不敢保证能与之抗衡,少侠真的打算蹚这趟浑水吗?”张羽清眼神灼灼,口气严肃的问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好了。”

    唐利川笑了笑,就凭大胡子那种实力如果是王爷心腹的话,他还真不怕对方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就在唐利川两人喝酒攀谈的时候,一个黑衣人悄无声息的潜入了军营之中,来往巡逻的兵卒竟然无人察觉有人潜伏进来。

    “啊!”

    营帐中忽然传来一声哀嚎,接着便是一阵拳脚交加的碰撞声。

    唐利川和张羽清对视一眼,放下酒杯快步冲了出去,却看见一个黑衣人身法迅捷的跳跃而行,不一会就消失在了黑漆漆的天边。

    “洛兄,出什么事了!”唐利川看到洛萧关肩头冒着血珠,心中微微一惊,刚才那人居然能打伤洛萧关,实力也太过强悍了吧。

    “别管我,里边的人被他捅了三刀,不知生死了!”

    洛萧关一努嘴,正是林越休息的营帐。

    作者枇杷说: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