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宗主
    原本属于玄龙宗的宗门范围,如今返回的时候却以藏头露尾的姿态,唐利川内心苦涩而且焦急。

    但现在他要做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等”!

    在吸收了田成的记忆之后,唐利川得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被两宗攻破的数个大城,被杀的只有一小部分人,更多的人则是被活捉了,分别关押到数个山谷之中,好像他们不打算立即杀人灭口一样。

    唐家定居的四龙城正是其中之一,如果唐家的人还没有进入玄龙宗宗门接受庇护,那么有极大的可能性也被活捉关起来了,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他就能想办法把人救出来。

    情绪逐渐冷静下来的唐利川很快猜测到血煞门两宗的心思,攻打玄龙宗却不立即处死所有的玄龙宗弟子,这么一来只有一个可能性可以解释——血祭!

    如同葬龙渊一行是为了进行血祭的阴谋一样,御火教、血煞门两宗联手暗算玄龙宗,一定也是为了血祭。

    或许鬼族的实力已经强大到让他们感觉恐惧,觉得只凭三万人的献祭还无法成事,必须用更多的人命献祭,吸引更多的鬼族提前灭杀。

    如此数量的血祭,自然不可能找到这么多自愿牺牲的人,又不可能举行多次的资源争夺战。

    且不说如何解释和伪造数处灵矿骗局,光是每举办一次“争夺战”他们也要付出一定数量的弟子性命才能完成,这对他们来说也是实力的削弱。

    要是能用玄龙宗的弟子进行血祭,不就可以减少自己门下弟子的伤亡了吗?

    血祭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什么时候献祭是一方面,受到血祭吸引而来的鬼族如何灭杀又是一方面。

    玄龙宗不比葬龙渊,这里没有不稳定的空间裂缝让他们引爆,要是不想一个万全之策,引来鬼族只会是引火烧身。

    这一切都需要时间,毁掉玄龙宗只是计划的第一步,而在他们准备血祭诸多事项之前,被抓起来的人应该还是安全的。

    唐利川心急如焚也没用,他现在必须等,为了争取更高的救人几率,他不得不忍耐,直到天翔术可以施展之前,他都不能暴露自己的存在,不能让敌人引起一丝警觉。

    玄龙宗被毁加上鬼族入侵两大劫难,御火教两宗必然想不到还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返回救人,唐利川不能浪费对方这点破绽,救人的举动必须一次成功。

    若是唐家的人已经不在世上了,他要报复也必须利用对方防备不足的破绽。

    从哪一方面去考虑,他现在都必须等到天翔术的材料浸泡完成。

    能够御空飞行就增添了潜入和逃走的手段,虽说灵纹术不能共存,使用了飞行效果的天翔术就意味着必须放弃攻击力强大的虎啸之力。

    这一次以潜入救人为主的唐利川并没有打着正面冲突的想法,因此当然是以隐秘效果的见长的天翔术优先考虑。

    这段等待的时间里,他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他不停的在研究关押众人的路线以及唐家的人可能被关押的地点。

    距离四龙城最近的山谷有两个,两处都是关押的地方,然而这都不是让他最担心的。

    他现在最忧心的便是血祭只能用武修者的性命才会有效,唐家上上下下除了他无人可以修武,只怕会被两宗之人视为无用直接灭杀了。

    心中怀着这样的担忧,他还是做着研究路线的举动,即便只有一丁点机会,他也不会放弃家族的人。

    一日时间转眼就过,绘制天翔术的羽翼材料已经浸泡完毕,唐利川当即用“除灵液”涂抹了虎啸之力,运转元气控制画笔在背后描绘出了天翔术的纹路。

    随着最后一道光芒没入背后,唐利川知道灵纹术已经绘制完成了。

    心念一动,一对虚幻的翅膀从背后透体而出,双翅拍动着,唐利川只觉得身体一阵轻飘飘,再睁眼双脚已经离开地面,飞入云端了!

    “远行雕的翅膀果然不凡,飞遁起来的速度不如天武境的高手,却比当初的红头雕飞行速度快了数倍,太爽了!”

    唐利川做出一个冲刺的动作,全力施展天翔术的飞行神通,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啸,四周景物不断朝后倒退,速度之快比起踏月轻烟步犹有过之。

    尝试着做出一些飞遁的动作,俯冲、滑行、疾驰等动作全都熟练之后,唐利川内心的喜悦缓缓收起,神色重新凝重起来,暗道:“大家再等我片刻,我马上就来!”

    双翅震动,唐利川化作一道流光,朝着他推断几率最高的山谷“流云谷”飞驰而去……

    算准时间,飞到流云谷附近已经是傍晚时分,在空中鬼族阴影的覆盖下,斑驳的夕阳光显得更加阴暗了。

    还未入夜,视线就已经受到了影响,好在武修者不仅靠视线查探周遭,还有感知力可以动用。

    监牢就在眼前,唐利川更知道此时不能心急,关心则乱。

    救人的事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能在最后的关头乱了方寸。

    山谷中看似灯火通明,守卫人数居高临下一眼就能看得分明,但越是这样越不简单。

    兵法有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眼前所见未必是真实的景象。

    再说唐利川的目的是救人,不会去猜测对方兵力布置的虚虚实实,他需要的是绝对成功的把握。

    武道世界不比普通世俗的打仗,奇门阵法多不胜数,看似守卫寻常的山谷,说不定已经布置了要命的阵法。

    贸然冲进去可能救不了人,还会让自己陷入危险。

    潜入山谷附近,灭杀巡逻之人搜魂一番,确认其中布置再做打算。

    计划完毕,唐利川早早的降落地面,同时魂石、烟月化影、补充元气的丹药一连串动作熟门熟路的运用起来。

    感知力效果被魂石屏蔽,目光视线又被烟月化影的伪装迷惑,维持烟月化影消耗的元气又有丹药补充恢复,唐利川徐徐推进,谨慎又不失效率。

    “快,严加搜查,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我搜这边,于长老你带人去那一边,一定不能放过玄龙宗宗主!就算是死的,也要把他的尸体带回来,这家伙知道的秘密太多了!”

    “我知道,该死的独孤策,没想到他的‘无极令’竟然可以化解死劫,替他争取到一丝机会逃出总坛!不过大家也别慌张,此人受到两位宗主联手重创,就算逃走也必死无疑,谁能取得此人尸首,宗门必有重赏!”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纷乱而急速的从唐利川身边掠过,而这时候唐利川的外貌宛如山间普普通通的石头,两宗玄武境的长老带着一大群元武境的弟子经过他的身边,竟然没发现他的存在!

    “玄龙宗宗主没死?难怪我感受到附近巡逻的人十分频繁,原来是在搜捕他。”

    唐利川暗自思索之时,忽然眼神一眯,朝着前方一处凹凸的土堆看去,那里长满杂草的土堆兀自外翻开来,一个面无血色、浑身是伤的中年人从土堆里钻了出来,在他手中还抓着一面残缺过半的令牌。

    一黑一白的两面,即便残破不堪,依然散发着惊人的气息,此物正是玄龙宗宗主成名宝物“无极令”!

    手持此物,眼前躲躲藏藏的人影是什么身份,唐利川已经不做第二人想了。

    那人吐出一口浊气,瞧得四下无人,捂着胸口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挪动脚步就想离开。

    “曾经威风八面、智计无双的玄龙宗宗主,何时成了这种躲躲藏藏的丧家之犬?”

    唐利川满含讥讽的话语传到那人耳中,对方一个激灵回过头来,看着眼前陌生的年轻人正拿着一柄色彩暗淡的灵器长弓对着他的脑袋,玄龙宗宗主短暂的慌乱之后,逐渐恢复了平静。

    独孤策不愧一代枭雄,面对绝境依然能克制自己的情绪。

    “你是玄龙宗的弟子。”

    两人素未谋面,独孤策依然一口笃定唐利川就是玄龙宗的弟子,即便他剑拔弩张,依然无法干扰独孤策的判断。

    “曾经是……”

    唐利川面沉似水,满腹仇恨之心让他恨不得立即放开弓弦一箭射死眼前之人,但他知道现在出手只会打草惊蛇,紧握的弓弦瞄准对方,一时间却难以下手击毙此人。

    “曾经是?”独孤策听出唐利川话中有话,猛咳几声之后,沙哑着声音不解道。

    “如果你没有设计葬龙渊的血祭计划,或许我还当自己是玄龙宗的弟子。”

    唐利川平静的话语依然让独孤策感受到难以压抑的愤怒,而说出这话,唐利川也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他是参加资源争夺战的成员之一!

    “无奈啊,本宗若有其他办法,我也绝对不会出此下策,如今宗门已毁,本座九泉之下已无颜面对玄龙宗诸位先贤。”

    独孤策凄楚的笑了笑,没有做任何的解释,说着话,身体朝后一个踉跄,大口大口的鲜血从他嘴里呕出来,仿佛真的重伤濒死一样。

    “你若是站在我的立场上,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如今,说什么也是迟了。你就算不原谅我也无所谓,玄龙宗的传承不能断绝,我不配做玄龙宗的宗主,但是宗门传承不能断在我的手上,此物是宗门代代相传的至高秘宝……你拿去吧。”

    撑着最后一口气勉强说完这话,独孤策仿佛卸下了肩上的重担,歪着身子缓缓倒在了一颗歪脖树下,不等唐利川替自己讨一个公道,他便重伤而亡了……

    作者枇杷说: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