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强取
    书册展开,一股凝聚不散的血腥气息滚滚涌出,血煞门的武技就是这样,未见招式先闻血腥气息,血气越浓招式越强。

    血色气息笼罩视线,一道黑影自书中猛然一窜,朝着唐利川的脑袋激射而去。

    书中竟有活物!

    唐利川处变不惊,信手一扬,一缕寒光横空闪过,就听空中“吱吱”一阵怪叫,两个三角形状的蛇头掉落地面。

    被斩断的蛇首口吐红信,眼珠之中的神采随着脑袋搬家逐渐失去了光芒。

    “七步邪?用此毒蛇祭炼兽魂,邪功之中自带此蛇本身的毒性,确实是好手段,可惜你还没有完全祭炼完成,七步邪尚存躯体,看来你的手段也不怎么样嘛,就凭这点本事也想教我写‘死’字?”

    横刀在手,唐利川眼带轻蔑之色,对方书中幻化妖兽,这在《碧血真经》中也有所记载,他如数家珍一样的说出对方招式之谜,田成满腹震惊得无以复加。

    “你怎么知道我血煞门的秘术!”

    见唐利川不愿回答,田成怒吼一声,饱提元气注入书中,狞声道:“不管你从哪里知道本宗秘术,先挡住本人这招再夸口不迟!”

    元气源源不绝的灌入书中,顿时邪光再现,浓郁的鬼气混在血气之中,两者结合令四周阴风大作,鬼哭狼嚎声中,一直长满黑毛的巨大爪子从书中伸了出来。

    “垃圾兽魂!滚回去,不用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唐利川只看到鬼手的样子就已经知道对方召唤的兽魂是什么东西了,不过是一只开灵境级别的蛮兽,虽说被他完全祭炼成功了,但品级太低,在唐利川面前只有丢人的份。

    不愿意跟此人磨蹭,唐利川不耐烦的怒吼一声,左手五指一张,很久没有动用的“五指奔雷箭”激发出来。

    凡级武技对付元武境的高手没有多大作用,但是唐利川用出这招不是打人,而是朝着对方手中握着的书册打去。

    快不眨眼的击打在对方的书上,妖兽材料制作的书册纹丝不动,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可是散发而出的血气和鬼气全都倒灌而回,两三个呼吸之间,书册不受控制的在田成惊愕的目光中自动合上了。

    不仅能说出自己招式的秘密,甚至还知道如何关闭手中的“兽魂录”,田成几乎快要怀疑唐利川是不是血煞门的叛徒,否则怎么可能对血煞门独门研制的宝物如此了解?

    “本领如此还敢带队追杀,看来你也不过是血煞门最底层的无名小卒罢了。”

    轻蔑之语脱口而出,重重刺伤了田成的自尊心。

    “好狂的口气!本人虽然没有六大血侍实力高强,但到底是不是无名小卒,你很快就会明白!”

    田成不甘心被唐利川鄙视,将手中兽魂录收回乾坤袋,两手握拳发力一震,血煞之气形成一道热流散发开来,宛如一道奔腾的巨浪冲击唐利川而去。

    “沸血咒?能奈我何!”

    轻笑一声,唐利川大袖一挥,一股远胜对方的血煞气息蔓延开来,田成眼中只看见唐利川身上蓦然出现一套血色道袍,随后他发出的热浪就被卷得倒冲而回,就跟他三弟施展的“连环血毒咒”同样被人反弹回来。

    心头一跳,田成不会重蹈覆辙,急忙打出一道元气抵消反弹的武技。

    啪!

    一只大手在他震散反弹招式的瞬间扼住了他的脖子。

    唐利川阴沉的眼眸盯着对方恐惧的双眼,沉声道:“还是让我来教你‘死’字怎么写吧。”

    感受到唐利川手中逐渐加深的力道,田成惊恐万分的挣扎起来,可是他的体魄不如唐利川专门锻炼过的身体强壮,任他如何挣扎也是徒劳无功。

    咔!

    田成的脖子在一声清脆的响声中被扭断了,临死前的意识察觉到他的脖子被唐利川扭得打了个转,最后看到的画面是两个唐利川同时冲向了他身后的血煞门弟子,一拳一个直接轰碎了心脏,透体喷洒出来的血液洒在附近的大树上,形成数个鲜血淋漓的“死”字。

    死,就要用鲜血来书写才能表现这个字的意义。

    田成用自己的性命领悟了这个字的真正含义,可是他再也没有下辈子可以重来了。

    唐利川的大手按在对方的天灵盖上,神秘水滴浩瀚无穷的感知力狂泻而出,不断的将对方脑袋里的秘密收为己用。

    “原来如此……”

    唐利川阴霾的神情总算露出了一丝希望之色,他一路走来听说到的消息都不真实,大部分人都没有亲眼见到玄龙宗是如何覆灭的,逃难的人口中说出的消息大部分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的谣言,无法作为证据参考。

    只有经历过突袭玄龙宗一战的血煞门弟子,脑海中的记忆才是据别参考价值的消息。

    搜魂之后,唐利川丢垃圾一样将田成的尸体甩到一边,此人是这一支追杀小队最强的一个,其他杂鱼不值一提,无法接下唐利川一拳,全都被他轰杀干净。

    一转身,望向已经被惊呆了的蓝涛,眼中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

    “多谢唐师兄出手相救,要是没有你,小弟刚才已经死了。”蓝涛急忙站起来跟唐利川道谢,其他逃走的护卫们见敌人被杀,这时候也纷纷聚集过来冲唐利川鞠躬感谢。

    “蓝师弟,本人不是无偿出手,明人不说暗话,把你收藏的妖兽羽翼交出来吧。”

    非常时期,唐利川性情也有所转变,做事单刀直入毫不拖泥带水,蓝涛的死活跟他没有任何关系,要不是交易灵纹术的时候这小子脱口说出自己家里收藏着一件“地妖兽”的羽翼,唐利川刚才根本不会出手。

    蓝涛一行人个个身上都携带着许多乾坤袋,既然在大难临头的时候还有闲工夫带走宝物,那么修炼“天翔术”的羽翼有极大的可能性就在对方身上带着。

    “啊?”

    蓝涛面色僵硬,本来他以为唐利川是路见不平出手相助,可是唐利川转脸就开始讨要好处,而且还是对保命最有帮助的“地妖兽”羽翼。

    他心中一阵翻腾,既然唐利川讨要此物,那么肯定就能用得上,可是当初他没有跟唐利川互换灵纹术啊,唐利川讨要妖兽羽翼干嘛?

    难道唐利川只凭短暂的看了几眼就把“天翔术”的纹路给记住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说起此事,蓝涛心中可说是十分郁闷,他得到天翔术的秘密之后,立即回家做好了施展灵纹术的准备,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把地妖兽的羽翼浸泡在特殊的药液里一段时间才能用来绘制灵纹。

    而浸泡的时间恰好还有一天左右才能完成,若不是天翔术的准备工作只差一点,他也不会被元武境的人追得如此狼狈了。

    只要有了天翔术的飞行能力,天下之大,皆可去得!

    可恨玄龙宗突逢巨变,就连总坛都被毁于一旦,他这样的小角色又如何能料到这种变化呢。

    面对唐利川的索要,他满腹苦涩。

    给吧,他自己最大的保命符就没了,不给吧,唐利川翻脸无情一掌就能把他拍死。

    如今玄龙宗已灭,鬼族入侵迫在眼前,跟自己几乎没有什么交情的唐利川心中还剩下多少“同门之情”,他根本无法预料。

    这一路上他也看的太多人性丑陋了,为了自己逃命,抛弃妻子、兄弟阋墙、父子反目的事太常见了,甚至为了争夺一辆马车,仆人翻脸灭了主人一家。

    这种混乱的时局下,唐利川就算杀他夺宝也在情理之中,谁都想要活下去。

    没有立即出手杀他,已经算是唐利川顾念同门之情了,否则一刀下去人头落地,想要什么自取便是,何必问他讨要。

    蓝涛年纪不大,为人处世的经验也不足,只是他却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放抗唐利川的要求。

    不给就是死,人都死了,留着宝物有什么用呢。

    他不敢拒绝,那些护卫更加不敢多嘴,任何时候都是有实力才有说话的资格,然而他们现在并不具备这样的资格。

    “感谢唐师兄的救命之恩,此物请唐师兄收下吧。”

    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的神情,就算唐利川索讨好处也是他救人在先,唐利川没有出手救他的义务,但却把他从血煞门的手中救了下来,他的一条命还抵不上一对羽翼吗?

    反正都是要把东西献出去,还不如痛痛快快的给了,摆出一副深仇大恨的表情面对救命恩人,既保不住宝物,同时还会得罪唐利川,何必多此一举呢。

    从对方手中接过浸泡在透明液体中的妖兽羽翼,唐利川辨认一番,确实是绘制天翔术所需要的地妖兽羽翼,蓝涛没有拿自己的性命为赌注跟他耍小聪明。

    “离开吧,向西而行,那里没有追兵。”

    收好所需之物,唐利川叹息一声,虽然说出这话对蓝涛的保命没有多大帮助,但他还是将能让他们存活的出路说了出来,至少他们能活到鬼族入侵的时候,不至于死在血煞门和御火教的追杀之下。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