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送上
    唐利川闻言暴怒起来,什么叫做“不知道”?

    对方主动跑过来跟他接触,清楚明白的点破了他的招式就是灵纹术,可是让蓝涛拿出自己收藏的灵纹术时,那小子居然敢跟他装傻。

    什么都不知道还跑来消遣他,活腻味了!

    唐利川脾气好,但不代表别人可以不分场合的拿他开玩笑。

    现在他的家族还等着他带回去全族接受庇护的好消息,要面对未知的敌人,他心情已经很沉重了,要不是此人说手中拥有灵纹术,觉得修炼之后可以提高自己的实力,能增加在资源抢夺战中胜出的机会,他才懒得搭理蓝涛呢。

    现在倒好,第一个问题就用“不知道”来搪塞自己,唐利川心说你的灵纹术你不知道用处,那么我就让你知道知道大耳瓜子的威力!

    手掌微微扬起,眼看一个大嘴巴就要抽过去了,蓝涛急忙退后两步,苦着脸惊呼着。

    “不是,我哪里敢戏耍唐师兄啊,我是真的不知道。”

    蓝涛见唐利川发火,立即从自己的乾坤袋里掏出一张绢帛想要辩解。

    但是唐利川看了一眼就没兴趣了,冷哼道:“此物是仿制品吧?你难道想用仿制品来换我的真品?”

    对方的灵纹术图纸无论线条到绘制的材料都与唐利川手中的不同,一眼就能看出是最近才临摹仿制而成的。

    须知灵纹术的绘制一丝一毫都不能马虎,任何一条线、一个点出现了问题,这幅灵纹图就算彻底报废了。

    唐利川当然不可能让对方用仿制品就蒙混过关,谁知道他绘制的时候是不是出现了偏差,要让唐利川相信他描绘的技术手段如何高明。

    不好意思,跟他不熟,唐利川根本不信。

    想要交换灵纹术,要么拿出真品互相交换,要么就把东西拿着滚蛋。

    别以为赶人走就是得罪人,唐利川也是核心弟子,更何况他师兄甘霖论实力也是在玄龙宗内横着走的人物,谁怕谁啊?

    说句不好听的,得罪了你,你又能怎么样?

    有招想去,没招死去!

    条件交换的情况下,唐利川话是这么说,他的眼神还是隐晦的朝对方的灵纹术扫了一眼,无论真假他先记在脑海里再说。

    凭神秘水滴的力量,任何复杂的纹路被他看上一眼,也能完整的复制到脑海里,储存在神秘水滴之中。

    “怪不得这小子如此急着解释,他这幅灵纹术是用远古文字记录的,而我那两幅可是用现在的文字记载,他该不是以为所有的灵纹术都是用那种普通人看不懂的远古文字记录的吧?”

    唐利川略一琢磨,还真有这种可能性。

    灵纹术本来就少之又少,随着时间推移,越是失传的东西就越难寻觅,再加上三宗封闭资源有限,又无法与金色护罩之外的世界接触,固步自封,武道发展停滞不前,武修者的实力难有进步,就连天武境的高手也越来越少,灵纹术更是无人能够研究出来。

    谁也不知道灵纹术的记录文字到底是用的哪一种。

    因此,蓝涛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这幅灵纹图,却不懂灵纹术的奥妙,又找不到其他拥有灵纹术之人的指点,穷极家族之力才查阅到一些“灵纹术”的资料,但依然无法破解。

    所以他看到唐利川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希望能通过唐利川解开他手中灵纹术的奥秘。

    不过他的小心谨慎在唐利川面前不管用,唐利川在跟人做生意的时候,对于不熟悉的人他是不愿意吃亏的。

    只用临摹的仿制品还无法说服唐利川帮他的忙。

    唐利川所学得的远古文字都是从柳风那里得到的,并非学习了所有的远古文字,蓝涛临摹的灵纹术中,他就有许多文字不认识,仅仅能读个大概。

    想要全部读出灵纹术的奥秘,唐利川还得从蓝涛身上下手,对方研究此物这么多年,不可能毫无收获吧。

    “必须拿真品不可吗?”

    蓝涛面露踌躇之色,仿佛一开始并不打算将真货拿出来一样。

    “灵纹术玄妙无比,任何一点细节都容差错,你要是不给我看真品,我怎么确定你绘制得正不正确,那么为什么还要跟你交换呢?”

    唐利川说完这话,见蓝涛的面色开始动摇起来,随后他又继续说道:“这幅灵纹术描述的文字所用的乃是远古文字,如此更加不容轻视,稍有疏忽甚至可能引火烧身,我不可不谨慎行事。”

    直到唐利川说出远古文字的事情,蓝涛才真的下定决心给唐利川看真品。

    他就是因为不通远古文字才无法读出灵纹术的作用,唐利川点明此事,肯定有办法辨认远古文字才对。

    “唐师兄请过目,这就是我掌握的灵纹术了。”

    蓝涛将一张红色的兽皮摸出来递给唐利川,瞧得唐利川看得入迷,他心头七上八下不安的催促道:“怎么样?能认出来写的什么吗?”

    唐利川手握正宗的灵纹术,飞快的辨认了一番自己认识的文字。

    粗略一阵分析,其中记载的秘术好像跟“羽毛”有关,至于更多的东西,唐利川就有些解读不了了。

    “能认出个大概,你得到此物之后,就没想过研究一番?要知道远古文字流传下来的翻译本来就少得可怜,我不可能认识所有的文字,你若是掌握了一些,不如说出来我们互相填补,可能还有机会将这套灵纹术重见天日。”

    不动声色的将灵纹术还给对方,唐利川相信对方肯定比自己着急。

    无论如何,在对方眼里唐利川已经掌握了一种灵纹术,就算不跟他交换,唐利川也有强大的招式可用。

    而他现在不破解灵纹术的秘密,说不定以后再也没有机会破解了。

    唐利川现在是真不着急,他用神秘水滴完全复制了对方那套灵纹术的所有图案,只要有图,他随时都可以模仿绘制出来。

    自己不认识的文字也可以日后再找机会学习,根本不用急在一时。

    “学习远古文字费时费力,我从家族文献中记载的远古文字翻译整理了一些,可是我根本看不懂,太麻烦了,远古文字全都是些古怪的线条图案,看得我头昏脑涨。”

    蓝涛说着就乾坤袋里取出一个玉瞳,期待无比的看向唐利川,仿佛将自己不会做的功课寄望给成绩优异的学霸,别人会了他就可以拿过来抄啊。

    面色一喜,唐利川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把对方整理的远古文字弄到了手上,蓝涛居然将这么珍贵的文献资料以学习起来头疼的理由,丟烫手山芋似的丢进了唐利川的手中。

    “抄到宝了!这些全都是我不认识的文字!”

    感知力往玉瞳中一扫,唐利川几乎兴奋得跳了起来,强忍心头的欢呼,他立即全神贯注的投入到远古文字的学习中来……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