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点人
    唐利川本体没有被对方冰蚕大网束缚!

    那么,中了对方招式的“唐利川”是谁,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烟月化影”制造出来的幻影。

    用替身吸引攻击,本体则隐藏暗处发动攻击,这是唐利川的拿手好戏。

    在修为大增之后,他再次施展这种障眼法的手段越来越高明了,对手稍微放松神经就会落进他的圈套之中。

    就在逐日神箭跟寒冰风暴撞在一起造成剧烈震动的时候,唐利川已经悄悄运转身法武技高高跃起,只在原地留下一个一模一样却无攻击能力的幻影。

    张之栋唤出蚕王元神口吐蚕丝包裹唐利川,更是让唐利川的幻影直接包裹在了蚕丝之中,就算毁坏消失了,别人也看不出来。

    张之栋上场挑战唐利川本来心中就有压力,见到唐利川落入掌握,他紧绷的神经不由自主的就松懈下来,更难察觉来自头顶的危机。

    感知力落在对方身上,唐利川已经瞧出此人体内元气、妖气的平衡在蚕王出现之后,一瞬间被打破了,现在是对方防守最薄弱的时候!

    五根凡器箭矢搭在狮鹫长弓之上,没有元气波动,让人难以察觉。

    嘣!

    弓弦声响,箭矢已经逼临张之栋面门!

    张之栋面对攻击,露出惊慌神色,但他敢上场比试也非庸才,临机应变的本事不弱,惊惧之中竟能手掌运化寒冰之气进行防御。

    就见他甩开袖子在身前画了个圆形,三根凡器箭矢瞬间受到寒冰之气影响,冲击之力骤然中断,箭矢本体冻结成冰,摔在地上寸寸碎裂开来。

    此时,两道破风箭声却从张之栋背后传来。

    唐利川一发五箭,却是留有后手,两枝冰属性的箭矢中途掉了个头,转攻对方背后而去!

    冰系箭矢的属性与张之栋浑身寒气融合,竟让他一时间没有察觉,那箭头距离他的脖子只差两寸距离就能将他射穿。

    闪躲不过,张之栋急忙单手朝地上拍去,低吼一声:“风雪障壁!”

    一股无根之风冲天而起,狂乱的气流由下朝上撞在箭矢之上,铛的一声就把两根冰属性箭矢全都弹飞开来,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被一箭穿喉的危机。

    “好险,他是怎么躲过蚕丝束缚的!”

    短短数招已经消耗了冰魄神蚕丹大量的药效,他知道一旦被蚕丝网缚元武境的人几乎没有可能挣扎逃出,他现在受到攻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唐利川没有被他束缚住!

    经此一事,他对唐利川的评价在心中有拔高了一截,后怕不已的放开感知力朝四周扫去,脑袋忽然一个激灵,头顶一阵厉风压下,唐利川已经突进到如此近的距离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观战的人早就用感知力锁定了唐利川的方位,而身在局中的张之栋反应竟然如此迟钝,他到现在还不懂如何捕捉唐利川快速的身法。

    第一次他是用寒冰屏障逼退了唐利川,可是那时候他没有用感知力捕捉到唐利川的身影,只是施展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全方位保护的护盾,只能算是被动的防守了唐利川利用身法攻击,并不不具备主动识破的能力。

    现在他的精神刚放松一下子又被攻击吓得绷紧,还没来得及施展感知力就被唐利川瞬间欺近跟前,手中狮鹫长弓往张之栋脖子上一套,投掷铅球一样狠狠把对方丢了出去。

    张之栋只觉得脖子被弓弦勒得火辣辣的痛,没等他叫喊,双腿已经被摔离了地面,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眼中的景物全都不断的倒退。

    砰!

    双足踏地急追而去,后来居上一步赶到对方的身前,半空中一记抽射踢在张之栋脑袋上,那家伙脑袋快要爆炸一样剧痛起来,连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身体重重的摔在了擂台下方!

    保命阵法启动自动修复他的伤势,脑袋的痛感消散了,但头还是有点昏昏沉沉。

    狠狠的晃了晃脑袋正待再战,却发现他已经落在了比赛场地之外,这一局他已经输了!

    为了取胜,他甚至还服用了家族交给他保命的五品丹药,如今却被唐利川轻易打下擂台,他心中百般不是滋味,但是技不如人是事实,他只有苦笑着朝唐利川一拱手,愁眉苦脸的说道:“唐师兄技高一筹,我认输。”

    咚!

    管事长老敲响铜锣,大声宣布道:“这场比试唐利川胜!”

    “呼!好厉害,看得我大气都不敢喘!能将玄级武技运转得如此出神入化,幻影替换真身几乎没有破绽,这种技巧没有数万次的练习根本难有成就!换成是我上场也只有落败的份。”

    “那还用说,他以元武境一重的境界对抗龙腾云所依仗的就是身法武技,如今实力大涨,身法武技更是难以测度,要想赢他只有玄级武技还不行,必须要将武技运用得当才有机会获胜。”

    直到长老宣布胜利,台下的观众才从屏息凝神的状态解脱出来,窃窃私语的交流声这才由小到大占据整个斗技场。

    甘霖的神色一如既往的慵懒,嘴里嗑着瓜子,含含糊糊的嘀咕道:“一直以来以弱斗强的实战练就的战斗经验,确实不是寻常靠擂台打斗积累经验的人可比,胜出是意料之中的事。能用无缝衔接的幻影替身破掉对手的武技,表现还算勉勉强强吧。”

    “唐利川,你作为胜利者可以索取他身上的一件东西。”

    管事长老含笑看向唐利川,提醒道。

    “还有这规矩?”

    心中微喜,他还以为核心弟子打擂台就算白打的呢,别人能增加声望和获得玄龙榜竞赛的资格,他有什么好处呢?原来还能索取一件物品,这才让他有点干劲嘛。

    “你刚才服用的那颗丹药我有点兴趣,你给我一颗就行了。”唐利川一开口就要五品丹药,仿佛在要糖豆一样,表情轻松自在。

    他好像忘记了张之栋不是甘霖,身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五品丹药。

    “师兄,我身上实在没有丹药了,你换个其他东西吧。”张之栋苦笑着,摇头说道。

    “那你有什么好东西?同等价值的拿出来给我看。”唐利川又不知道对方身上什么值钱,一开口就让对方自己“献宝”。

    张之栋心头滴血,从腰带里摸出一叠符箓放到擂台上,又拿出一把钢叉一样的灵器往擂台上一丢,表情难看的说道:“师兄,这就是我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了。”

    “真是个穷鬼!”

    唐利川心中暗骂着,这些东西根本比不上冰魄神蚕丹的价值,不过对方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搜别人的身,那样显得自己小气,又让对方面子难看。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收了这些东西,他一挥手,让张之栋离开了。

    谁知一抬头,眼中恰好看见一个想收拾的人,他朝人堆里一指,勾了勾手指,狞笑道:“你,上台来!我要跟你过过招!”

    作者枇杷说: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