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纠缠
    唐利川给他面子,不拒绝让他炼制,可是在自知没有本事的情况下,林铸还愿意去炼制吗?

    特别是唐利川说了炼制失败只支付灵石的时候,他几乎想把唐利川一掌拍死。

    他答应炼制不就是为了炼制失败从而收取一半的费用吗,他有没有炼制灵器的手法先不说,关键是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认真替唐利川炼制。

    可是他不准唐利川更换报酬,那不是不打自招,暴露了他想故意失败的目的吗?

    真要是有炼制灵器的本事与底气,他就不需要说出让唐利川不准更换的话,他直接把灵器箭矢炼制出来不就可以取得珍贵的炼制材料,犹豫不决,正是他心虚的表现。

    要是真的炼制,他当然不愿意了,炼制灵器就意味着浪费大量的时间,他才不愿意为元武境一重的小子付出这么多呢。

    虽说炼器师炼制的时候不允许别人参观,他大可以随随便便炼制,直接造成炼制失败的假象,这样大大的节约了花费的时间。

    如此,关键的问题来了。

    身为百炼坊首席炼器师的徒弟,炼制宝物居然这么快就炼制失败了,这还不是浪得虚名?

    炼制灵器失败这不丢人,许多炼器大师也会失败,只是为什么会失败,炼制的哪一个环节失败了,这个环节又应该在炼器的哪一天发生。

    这对专业的炼器师而言都是十分讲究的,专业的炼器师略一推算,就能算出整个炼器的过程。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是真是假,用没用心,别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弄虚作假只是自损名声,得不偿失。

    唐利川正是知道这点,故意设了个套让对方往里钻,大不了他亏一半的灵石嘛,这点钱他还是拿得出来的。

    而林铸可就要为了自己的谎言付出大量的材料不说,还得老老实实呆在炼器室一定的时间,甚至必须真的进行炼制。

    否则被其他炼器师询问的时候,他根本拿不出任何东西证明他在炼制灵器。

    花钱买他的时间,对唐利川来说损人不利己,但却是对林铸最好的报复手段。

    不是唐利川招惹对方,是林铸主动挖了个坑,然后自己一步一步的跳进去,唐利川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林铸当然不会傻到真的炼制,而且还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眼珠一转,找了个借口:“哎,我怎么忘记了不久之后师尊又要考核我技艺,我还真腾不出时间替小兄弟炼制啊,真是不好意。”

    唐利川才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呢,恨不得对方早点从他眼前消失才好。

    林铸算计唐利川不成,居然还赖着不走,恳求道:“小兄弟,你难道不能通融一下,我真的需要那两种材料,要不你换个其他的要求如何?”

    那两种材料在唐利川的乾坤袋里还有许多,其实让出来一些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唐利川跟对方没有交情,而且对方的人品也不是自己欣赏的类型,他不愿意跟林铸产生什么交集,更不想自己吃亏让林铸占便宜。

    他凭什么要吃亏,他又不欠林铸什么!

    若不是牛大力寄人篱下,唐利川早就转身走了,哪还会跟此人废话。

    既然林铸都说让他另提要求,唐利川也就随口说了一句:“你能拿出什么东西来交换材料?要是有我需要的东西,换给你也无妨。”

    这是唐利川最后的让步了,要是林铸连这点都无法满足,那么他们之间真的没有任何话好说。

    甚至临走的时候,他还会拿出玄龙宗核心弟子的腰牌威胁对方一番,让他不要想着报复牛大力。

    这种仗势欺人的手段唐利川不爱用,只不过有的人太喜欢蹬鼻子上脸,不知好歹。

    欺负人的身份该用的时候还是要拿出来用一用。

    林铸面露喜色,领着唐利川等人来到一间会客厅,急忙将身上的珍宝袋拿下来,哗啦一声倾倒而出,顿时满桌都堆满了光华耀眼的物品。

    “这家伙家底不俗啊,这么多灵器品级的宝物?”

    唐利川眼角一跳,辨认出桌上的东西大部分都是灵器品级,炼制的人是不是林铸,唐利川可就不知道了。

    “这柄‘削铁剑’乃是用高温地火锻炼九九八十一天炼制而成,其中加入了铁母、铁精等珍贵材料,削铁如泥,是稀有的破防利器!”

    林铸先拿出一柄暗色长剑,在空中“唰唰”舞动了几下便开始卖弄起来。

    看了此剑一眼唐利川就没兴趣了,剑类灵器在武道世界里不值钱,因为数量太多,只有真正的极品剑器才会让人重视,寻常灵器剑器根本不新鲜。

    剑类武器要想卖钱,你先打造出一种有用的特效再说。

    什么“削铁如泥”“珍惜稀有”这种烂大街的形容词,用来形容任何一柄以攻击为主的灵器都适用。

    “不满意?别急,来看这面‘玄甲盾’,这可是难得一件的防御灵器,防御之强足以能抵挡玄级武技的冲击!实在是保命的不二之选!”

    林铸又拿起一面盾牌,打出一道元气让盾牌变大,拿在手中做出各种防御的动作,看起来跟白痴一样。

    唐利川不动声色放开感知力一扫,心中冷笑:“这面盾牌确实可以抵挡玄级武技,而且已经抵挡过了,要不然盾牌内部哪来这么多裂痕?看这情形,再抵挡一次玄级武技就是极限了,用此物保命?要命还差不多!”

    看破不说破,唐利川不想暴露自己感知力强大的情报,摇头笑道:“我有鱼鳞内甲作为防御手段,要盾牌作甚?”

    “这……”

    林铸看了一眼唐利川身后的韩猛,他看不出二者的关系,原本想忽悠唐利川买来送给韩猛的话,到了嘴边却没说出来。

    与其让别人介绍,唐利川还不如自己挑选呢,大部分卖家推荐购买的产品都不是好东西,买货还得自己判断,不能听信一家之言。

    “这是个啥玩意?”唐利川神色一动,指着一颗拳头大小的大铁球,奇怪的问道。

    那铁球表面的花纹唐利川好像在哪见过,可是铁球上有着毁坏的痕迹,让他一时难以判断,随口问了出来。

    “你说的是它?”

    林铸脸上露出一丝意外的表情,眼中欣喜的神色一闪而过,但马上换成了肉痛的表情,嘟囔道:“你怎么看上此物了,这可是一件奇珍异宝啊!”

    作者枇杷说: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