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房契
    李队长要抓唐利川的下场,众人也看在眼里。

    甘霖的大名他们谁人不知,无论是玄龙宗还是在玄龙城,只要有点见识的人物都知道甘霖是不能惹的角色。

    前段时间甘霖还亲自出手灭了一个执法不公的刑罚堂长老,他们这样普通的巡逻护卫在玄龙宗内没有十万也有八万,地位远远不如刑罚堂的长老尊贵,自然轮不到他们不把甘霖放在眼里。

    洪人涛在唐利川亮出身份之后,脸色就变得不太自然,他潇洒平淡的面孔上隐隐约约露出一丝紧张的神色。

    他虽说是元武境六重的境界,在玄龙宗内门某个小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不过却没有实力在玄龙榜上留下名字,也就没有成为核心弟子的基本要求。

    唐利川只是元武境一重的实力,身上佩戴的腰牌却是货真价实的核心弟子腰牌。

    身份不仅仅比他高出一级那么简单,在唐利川背后更是有核心长老那样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存在,这样的人就算是他们洪家也不敢得罪。

    他出口诬陷唐利川,让李队长直接抓人的举动,不用想已经把唐利川给得罪了,唐利川现在面带讥笑,怎么看都不像是轻易罢休的人,他该好好想个办法推脱责任。

    “这位师兄,刚才是我等考虑不周,请你原谅,接下来我们会秉公处理。”

    被李队长托付的那人朝唐利川抱了抱拳,客气道:“请师兄将这里发生的事详细说明一下吧。”

    唐利川见状,心中十分不屑的叹息一声,甘霖口口声声说玄龙宗自有公平存在,但从他眼前所见看来,除了甘霖一人在努力维护玄龙宗的形象之外,其他大部分人都没有遵守玄龙宗规矩的自觉。

    在玄龙宗众人的眼中,排在第一位的还是实力,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家族背景,这些都比玄龙宗的规矩要优先考虑。

    要是唐利川不把核心弟子的令牌拿出来,这群人说不定现在已经把他给抓起来了。

    一边是武道世家洪家的人,一边只是一个元武境一重的小角色,护卫队长表面上没有明说,内心下意识还是倾向于帮助洪家的人,因此才会被人几句话挑拨,立即不顾玄龙宗的规矩就要直接抓人。

    不过,唐利川也没有跟这群护卫较劲的意思,跟他们过不去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或许他现在占理以及身份尊贵,可以让那些护卫们倒点血霉,但这就相当于替自己招惹了一大群仇家。

    无论护卫们实力如何,唐利川都本着那种不到必要关头不得罪人的想法,不想因为对方是小小的护卫就得理不饶人。

    “事情很简单,我师兄让我家族搬来这里居住,这家伙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一出现就打人,还把我家的行李踢翻了,我难道不该出手?要说破坏玄龙宗的规矩,到底是谁先破坏的!”

    唐利川说这话的时候,眼神轻蔑的瞟了洪人涛一眼,刚才这家伙话不是挺多的吗,怎么现在突然变哑巴一样不说话了。

    “可是你先动的手?”

    那护卫看着被唐利川踩在脚下的人,心生鄙夷,不仅是因为对方坑害了他们队长辞职,更是厌恶这家伙以元武境三重实力惹事,居然反被元武境一重的人暴打,没本事就滚回家呆着,出来丢人现眼就算了,还害得他们跟着倒霉。

    亏他们来此的时候还听到这家伙大声叫嚣着洪家会灭了对方满门,就这么一个废物篮子,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说这种话。

    那人被唐利川踩着脑袋,没有办法转头,但他听口气也知道护卫再问他。

    “不、不是我动的手……我,我是来劝他们这房子有主了,想让他们搬出去,我话还没说完他就出手打我,护卫老爷,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那人不敢说实话,慌忙虚构了一个谎言,大声喊冤。

    这时候本来应该帮腔的洪人涛却一言不发的扇着扇子,一点也没有煽风点火的意思,看来他也知道现在说话不合时宜,一个不小心还得让护卫们迁怒到他的头上。

    这种死不认账的口气,玄龙宗的护卫们听得多了。

    问话那人也不急着让他招供,淡淡的追问道:“既然你说是他先动手,那你把具体的情况一五一十说清楚!”

    临时编造出来的谎言必然没有时间构思细节,护卫刨根问底,要把每一个环节都追问清楚,这家伙脑门上的汗水“哗”的冒了出来。

    “支支吾吾,你你我我”含糊了好半天,就是说不出完整的细节,前言不搭后语,无法自圆其说,很快就露出了破绽。

    “事实已经清楚了,来人,把他带回刑罚堂!”

    护卫们深恨此人,厉声说道:“交予执法长老,重刑严惩!”

    那家伙被唐利川踩在脚下,身体依然止不住大幅度颤抖起来,受了刑罚堂的严惩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那还不如现在自我了断算了,还省得身体遭罪。

    “我说的全是事实啊!我们家族给钱买下了这座院子,不信去问四龙城管事处啊!你们一问就知道了!涛哥,你说句话啊,我这是帮家族抢回属于自己的地盘,你……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有人不想活,没人不怕死,特别是知道死前还有收到非人的折磨,是不是真汉子一下就测试出来了。

    护卫们拿眼一扫洪人涛,此人还是那副人模狗样的状态,站在一旁不紧不慢的扇着扇子。

    他嘴臭话多出言误导,害得李队长丢了工作还要受罚,现在却一副与他无关的表情站在一边,不仅护卫们鄙视此人,就连唐利川都对他感到不屑。

    刚出这家伙来到的时候,唐利川还觉得这家伙有点本事,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有实力有能耐的人,谁曾想居然也是个欺软怕硬的软蛋,看到自己核心弟子的令牌之后,就连同族之人的生死都不敢管了。

    比起脚下踩着的没头脑的蠢货,唐利川更讨厌这种衣冠禽兽伪君子。

    洪人涛见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他,他没有办法继续泰然自若,一收折扇,苦笑道:“护卫大人,我们洪家确实买下了这处宅邸的使用权,这是四龙城管事处批下的契约文书,请过目。”

    说着,他还真的拿出了一张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的购买契约。

    “这么说来,此地房屋的使用权,还真的是洪家的咯。”

    问话的护卫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唐利川,露出一副为难的口气说道,好像在暗示唐利川一些事情。

    护卫们认得契约所盖的印章,的确是真货无误,只是唐利川是核心弟子,他们也不敢得罪太死,特别是他们理亏在先,要是唐利川添油加醋去甘霖那里一说,他们这群人也要跟着倒霉。

    唐利川自然知道护卫们心中所想,别人有契约存在,理论上来说,是唐利川他们抢占了别人的住宅,护卫们希望唐利川可以让步,给他们一个台阶下,双方大事化小,就当没有发生过这件事。

    横竖是唐利川把人打成这副鸟样,他是占了便宜的。

    看出这点,唐利川却没有按照护卫们的想法就坡下驴,反而冷冷一笑:“你这小白脸挺阴险啊,一码归一码,房屋归谁是一事,谁先动手打人又是一事,你两件事混成一件说出来,想混淆视听逃避责任吗?”

    作者枇杷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