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少主
    “他以为我是血煞门背景深厚的人?”唐利川神色不变,心思却急速思考起来。

    知道他是在此地得到碧血祖师遗产的人已经死光了,也就是说无人知道他身上的道袍从何而来。

    再加上刚才施展的《碧血真经》记载的小秘术,确确实实是正统的血煞门秘传招式,司徒豪错将他认为是血煞门的人不是没有道理。

    血煞门在鼎足而立的三个超级宗门里边最为神秘,同样传闻也最为血腥狠辣,几乎所有的武修者都不想招惹血煞门的人。

    落在血煞门手中的人无一不被残忍杀死,最后还会落个魂飞魄散,无法再入轮回的下场。

    司徒豪本来也不是那种大公无私的人,要他献出自己的命去玄龙宗告发唐利川的真实身份,他当然不愿意。

    血煞门的人真要杀谁,就算他躲在玄龙宗宗门之内也无法保证绝对安全,更何况区区司徒家,更是难以对抗血煞门的暗杀。

    赔礼道歉,请求对方当成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乎是一条保命的手段。

    对于武道世界的生存法则而言,极少有人敢击杀甚至是得罪有背景、有身份的人物,因为一旦招惹这种有背景的人就等于捅了马蜂窝。

    得罪了武道家族的普通成员倒还好说,大不了就是一个家族之力来收拾你,可是这种跟宗门高层沾上关系的角色,是绝对不能碰的炸雷!

    一旦这种宝贝疙瘩受到一点伤害,挑起宗门之间的大战都不是不可能。

    然而他们此地的生存环境不比其他地方,防御护罩之外鬼族虎视眈眈,让此地的武修者必须团结起来,不能造成大规模的死伤。

    那么宗门大战在不能引爆的情况下,触犯了这种狠角色逆鳞的人,最终只有被推到台前来承受别人的怒火,以此来平息这场争端。

    司徒家会为了他跟血煞门开战?想想也不可能!

    再说他也没有真的撞破血煞门的任何具体机密,没有任何有用的情报透露给玄龙宗知晓,到时候玄龙宗大袖一挥不管他死活,他还不是只有乖乖送到血煞门的毒手之中。

    玄武境的司徒豪或许可以杀死唐利川,在他知道唐利川的“真实身份”之后,他却不敢这么做了。

    唐利川内心一阵分析,已经将司徒豪的想法分析得七七八八。

    换成以往不熟悉武道世界消息的他,肯定猜不出司徒豪的想法,但在柳家翻阅了资料以后,他的见识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小毛孩了。

    三宗势力错综复杂,各个家族之间也是暗潮涌动,能得罪谁,不能得罪谁,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称。

    盘算一番,唐利川知道硬碰击杀此人颇有难度,就连他最强的攻击手段“虎啸之力”都无法一击斩开对方身上那件鱼鳞甲,再次对战的话,此人必然会小心谨慎,让他无机可乘。

    他虽说占据地势,又提前取得了屏蔽感知力的魂石,确实可以让司徒豪玄武境的感知力失效,如同瞎子一样看不见自己的行踪。

    只是,对方不战而走,他根本没有办法拦下此人。

    他这个“血煞门高层传人”到底是个假货,根本不具备发动血煞门暗杀成员的力量来抹杀司徒豪,反而司徒豪知道了自己拥有血煞魔炮的秘密,无论是传到玄龙宗耳朵里,还是被血煞门的人知道了,对他而言都是致命的麻烦。

    玄龙宗会误以为他是血煞门的间谍,血煞门又想收回碧血老祖的遗宝,这两家必然都会全力将他格杀。

    他以前立下的功劳、替唐家争取的活命空间,这一切也就如梦幻泡影不复存在了。

    司徒老贼,非死不可!

    要怎么杀,唐利川必须定计一番,眼下将计就计是最好的选择。

    “哼,看穿本少主的秘密,难道你以为还能活命!本少主只需发动血煞令,一个月内,你司徒家将会全数覆灭!”

    翻手摸出一块刻着“碧血”二字的令牌,唐利川张口一通胡诌,反正司徒豪也不知道血煞门高层的情况,先用这话吓唬对方再说。

    唐利川知道司徒豪也不是省油的灯,即便暂时惊讶于他的身份,或许会盲目的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可要是让他冷静思考片刻,说不定就会看出一些破绽。

    不断的说话打乱对方的思绪,特别是用死亡的威胁来刺激对方,让司徒豪没有思考的时间,他才能争取更多的时间不暴露身份。

    “碧血……果然是血煞门开宗祖师碧血老祖的令牌!”

    司徒豪失声惊叫,以他们家族的消息来源,他是有资格在资料上看过血煞门开宗祖师的信物,眼睛一扫,他立即辨认出此物是真货,对唐利川的身份更加确信了。

    唐利川拿出此物冒充碧血祖师传人也是有所考量的。

    一来碧血祖师名声太响,他的后辈谁人敢惹?唐利川狐假虎威也能抖抖威风。

    二来碧血祖师如何死的恐怕血煞门自己都不知道,更别说司徒家的长老,他又怎么知道碧血祖师没有后人继承衣钵?

    唐利川有此自信,正是碧血祖师尸体旁边还放着仿制神器的冥灵瓶这等重宝,要是司徒家和血煞门知道碧血老祖坐化之地,怎么可能不前往收取宝物?

    然而冥灵瓶在碧血祖师的遗宝之中只能算价值中上,算不得珍宝,碧血祖师令牌之中记录的神器“两界瓶”炼制之法和完整的《碧血真经》才是无可估量的重宝。

    知道碧血祖师下落,这两方还会放任此宝流落在外吗?

    见唐利川连这种非至亲后代不会传下的令牌都摸了出来,司徒豪不禁起了一身的白毛汗。

    他居然傻乎乎的对这种背景极深的人下了格杀令,甚至为了几个司徒家不成材的废物就要追杀唐利川!特别是事情的起因本来就是自己不对,他仗势欺人贯了才会以为唐利川不过是随便可杀的小角色。

    现在看到唐利川的真正身份之后,他只觉得自己就是一头蠢猪!蠢猪办事都没有他这么白痴!

    碧血祖师的传人,那是他惹得起的人物吗?

    “唐少主莫怪!本人真的无意撞破贵门的秘密,我对天发誓!我对心魔发誓!绝对不把你的秘密说出去,要是透露半句,老夫甘受心魔噬神的惩罚!”

    司徒豪知道事情不可收拾,毫不犹豫的赌咒发誓,立下了武修者最为忌惮的心魔之誓。

    这种誓言可不是随便就能反口的,一旦违背承诺,那心魔将成为立誓者一生的魔障,所说的誓言将会应验在本人身上。

    “呵呵,老鬼,你命人追杀本少主这么久,害得我无法开展秘密任务,差点坏了本门的大事,你认为立下区区心魔之誓,有用吗?”

    唐利川摇头一笑,将高高在上俯瞰蝼蚁的神态完全展露出来,傲然道:“挡在本门之前的绊脚石都必须拔除干净,别说是你,就算你们司徒家全族覆灭,又算得了什么!”

    唐利川这话表明自己潜入玄龙宗真有秘密任务,司徒豪更加觉得事关重大,信以为真的急切道:“少主,有话好说,我们司徒家虽然依附玄龙宗,可也没有真的得罪血煞门啊!为表歉意,鄙人这数十年来的收藏,都献与少主吧!”

    司徒豪露出一副肉痛的表情,从衣袍的暗格里取出两个乾坤袋捧在手里,恭恭敬敬的朝唐利川递着。

    “嘁,本少主难道缺你这点东西?”唐利川轻笑一声,眼中尽是鄙夷之色。

    这幅表情让暗中观察的司徒豪心中一凛,若对方是冒牌货,必然会对他献出的乾坤袋露出贪婪的神色,可是唐利川看向他手中的乾坤袋,宛如在看一堆垃圾,丝毫提不起兴趣。

    这种眼神,确实只有身家雄厚的祖师传人才能拥有的神色,继承了碧血祖师的衣钵,谁还看得上一名家族长老那点垃圾收藏。

    此人,必是碧血祖师的传人无误!

    司徒豪心中最后一点疑虑也打消了,他怎么知道唐利川的神秘水滴修复之后,感知力得到了极大的增强,同时他对神秘水滴的控制更加顺手了。

    穿透魂石的干扰,他很清楚的察觉到了司徒豪脸上微不可查的表情变化,知道这老贼还是有所怀疑,看穿这点,他又怎么会栽在老贼如此简单的试探手段之上。

    “少主息怒,本人这点家产确实难入您的法眼,不过这并非鄙人全部的收藏,我有一处暗藏的宝库,那里的藏品不敢说富可敌国,应该也能让少主看到本人道歉的诚意。”

    司徒豪自然不愿意将暗藏的宝库拿出来,只是谁叫他倒霉撞破了“碧血祖师传人”的秘密,要钱还是要命,他很快的做出了抉择。

    他要命,留着命还能继续赚钱,没了命,有钱也无处花。

    “不够!钱,本少主有的是!你给我制造的麻烦,本少主可不会轻易算了!你留下一滴精血作为质押,本少主倒是可以网开一面!”

    唐利川回忆着那些身份尊贵的人如何嚣张的表情,露出一副得理不饶人的神态,傲然的说出这话。

    他这么说第一是为了符合假扮的碧血祖师传人的身份,那种尊贵身份的人自然不是好说话的主。

    第二,在《碧血真经》之中还真有收取对方精血就能掌控生死的手段,如此做法更是让对方坚信他血煞门的身份。

    而且交出了精血受制于人,唐利川留着他有用,也能让对方安心一点,认为唐利川不会反口灭杀他吧。

    如果唐利川仅仅是收了乾坤袋和宝库的宝物就放过他,这气度、这眼界,不像是做大事的人,会让人怀疑血煞门为什么放任这种眼界低微的人潜入玄龙宗行动。

    成大事者要有魄力和手腕,唐利川若只爱钱财,司徒豪倒是会重新定位唐利川的身份。

    现在唐利川这番话展示了身为邪道传人的手腕,司徒豪更是深信他的身份,只是要让他献出精血,等同于生死交给别人掌控,他便有些迟疑了。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