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假冒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是有仇现在就报的未必是小人,不过是时机难得而已。

    矿场里没有玄武境高手坐镇,只有元武境的守卫,这对唐利川而言是千载难逢的报仇机会。

    只是一点让他显得有些踌躇,那就是韩猛虽有“玉露护心丹”保命,却也坚持不了多少时间,一天时间内还需要赶回柳家医治。

    当初唐利川不明白甘霖为什么要带他去柳家,那时候他惦记着韩猛落在司徒老贼手中,心绪混乱无暇思考。

    现在细想,恐怕是甘霖耍的一手小计策,想要让他顾念柳相依对他的爱慕之情,让他打消孤身救人的愚蠢行为。

    既然柳家能收留他,就能收留韩猛,不过要将人送回去的话,恐怕就会错过千载难逢的报仇机会。

    一去一返,最快也要接近两天的时间,那时候司徒家早就布置重兵把守了,他要打矿洞的主意,根本没有可乘之机。

    现在不返回柳家,韩猛的伤势又得不到医治,实在让他有些为难。

    “有了!让红头雕送韩猛回柳家!至于我要如何从这里脱身,再另想办法吧。”

    在隐蔽的地方放出红头雕,将韩猛安放到飞行灵兽的背上,又摸出兽筋皮袋捆扎了好几圈,从他乘坐飞行灵兽的经验来看,遇到再大的气流也无法将韩猛吹下去。

    又从乾坤袋里取出笔墨和一些银晶,写了一张请求柳家救助韩猛的书信,放到银晶所在的珍宝袋里,挂在韩猛的脖子下,作为柳家救助韩猛的报酬,这些珍贵材料足够柳家给韩猛治伤的时候不用考虑药品消耗的问题。

    低声在红头雕耳边说了一句话,红头雕十分通人性的扑翅飞起,朝着柳家的方向飞遁而去了。

    被玄龙宗训练成飞行灵兽的蛮兽都具备一些灵智,特别是租借灵兽的时候,租借的弟子到了指定的地方,只需要一挥手,这些灵兽无论再远都会自动飞回玄龙宗的灵兽阁,使用起来十分方便。

    短时间内去过的地方,红头雕的灵智也能记住,唐利川一声吩咐,它便能搭载着韩猛返回柳家。

    没有后顾之忧,唐利川的表情逐渐冷静下来,从地形分布图看来,西环山的矿洞距离仓库所在的位置还有小半日路程,短时间内这边发生的消息还无法传到那边。

    当然,除非有人用了“千里石”进行传音,这点唐利川就无法预测了。

    单手托着下巴思考片刻,唐利川面露喜色,身影一闪,不一会,他便重新回到关押韩猛的那个大院子。

    破烂的铁牢和司徒敬的尸体还在原处未动。

    一招手从尸体身上吸出一块腰牌,同时摸出一把赤松炭、黑焦油浇在尸体上,一把火将木质高台和司徒敬的尸体全部付之一炬。

    看到尸体在火中变成飞烟之后,唐利川脚步一动,朝着司徒家的矿洞行去了。

    行了二十几里的路程,却见三人行色匆匆,每人骑着一匹快马从矿洞方向往仓库而去。

    唐利川眉梢一动,一步跨出,拦在大道中间,厉声道:“你们不在矿洞守卫,往哪里跑!”

    “盟主!你的嗓子怎么了?你受伤了!”

    三人一勒缰绳停下马来,似乎认识司徒敬,毕竟他是司徒家一脉的嫡系,身份比起一般杂役要尊贵一些,而且司徒家的护卫们并非全是司徒家的人,还有一些雇佣而来的外人,面对司徒敬自然显得十分恭敬。

    这三人实力都在开灵境九重左右,倒是跟司徒敬本人不相上下,但身份有别,他们不敢造次。

    说话的那人在三人之中有些身份,迟疑的望着眼前的“司徒敬”,满是不解之色。

    这个“司徒敬”当然就是唐利川用烟月化影变化出来的假货,只是一般的化影无法说话,他便采取了用来迷惑洛萧关的时候同样的手法,用烟月化影覆盖在自己身上,说话的自然是他本人。

    考虑到声音与司徒敬不同,唐利川又没有学习过模仿别人说话,他干脆变成司徒敬的时候制造了一些伤痕出来,特别是喉咙附近还有一道掌印,这样他说话的声音有差别,别人也不会怀疑。

    “有人在仓库制造混乱,抓捕小毛贼的时候受了点轻伤。”

    唐利川猜测仓库被攻击的消息肯定隐瞒不住,与其隐瞒,倒不如由他口中亲自说出来。

    “什么!何人如此大胆敢进攻我司徒家的仓库!我们快去救援!”那人神色大变,慌忙说道。

    “急什么!不过是一群小毛贼,闹不出大乱子!”

    唐利川变身的司徒敬露出一副不悦的表情,沉声道:“仓库那边已经有所控制,我担心矿洞也是对方的攻击目标,特意亲自前来查看!”

    那三人闻言,心中有些恍然,看来仓库受到的攻击确实不小,要不然平时屁事不干的司徒敬怎么可能亲自查岗跑腿。

    他们心中这样想着,嘴上却是阿谀奉承道:“盟主辛苦了!”

    随意摆了摆手,唐利川继续用沙哑的口气问道:“你们三人不守在矿洞,乱跑什么?擅离职守罪过不小,若是我禀告长老的话……你们知道后果的!”

    三人面色发苦,都知道司徒敬比司徒天鹰还不是东西,没想到他连回答都没听就给他们扣下一顶大帽子,果然是不好相处的家伙。

    其中一人深吸一口气,苦笑道:“禀盟主,我们并非擅离职守,而是矿洞发生异变,我们要去仓库那里搬救兵啊,可是千里石传信又得不到回应,所以……”

    仓库那边毁掉了不少珍贵材料,护卫们一个个心知大难临头,自身都难保的情况下,谁乐意搭理矿洞那边的呼救,各人有各人的岗位,只要不是长老吩咐他们支援,他们权当没有看见。

    唐利川闻言露出一副不耐烦的神色,淡然道:“有什么事给我说,仓库那边的支援不用等了,他们还在搜查毛贼残党,脱不开身!”

    “这……恐怕不合适吧?盟主要事缠身,我们怎敢劳烦盟主,我们去找管事商量即可!”

    那人面露迟疑之色,心说司徒敬不过是个废物篮子,上一次在黑雾镇灭杀唐利川不成,反而坑了黑雾镇两条街的产业,有什么资格指点江山?

    可是司徒敬再是蠢货,也架不住别人嫡系血脉地位尊崇啊,他们想在司徒家混碗饭吃,就要对主人客气一点。

    没有明言司徒敬的智商低,他们脸上只露出犹豫的表情,看样子并不想听司徒敬的吩咐,打算找寻其他管事进行商议。

    “怎么?我说话不管用?那我们就找长老去,看看我说话是不是不管用!”

    唐利川做出一副仗势欺人的表情,一挑大拇哥,说完这话扭头就走,那副表情看样子到了长老面前,天知道他能说出什么添油加醋的话来。

    三人心中大骂司徒敬狗仗人势,但也不敢得罪,立即下马赔笑起来:“盟主你这说哪里的话,谁不知道上边将鹰盟交给你打理,就是看重你才华横溢、具备领导才能,此事……不用找长老了,我们直接跟你汇报也是一样!”

    唐利川露出一副“这还差不多”的表情,鼻孔翻天的傲然道:“到底什么事,快说!”

    那人见状,润了润喉咙,用一副故意吓唬人的口气,阴森森的说道:“矿洞里,好像藏着一头极其厉害的妖兽……”

    作者枇杷说: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