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男女
    司徒家的红衣女子依窗沉思,房间大门嘎吱一声被人轻轻推开,一名头戴高冠、面容邪魅的男子缓步走了过来。

    一手揽住红衣女子腰肢,邪魅男子温和一笑:“柔儿,何事让你想得出神?”

    红衣女子毫不挣扎,顺势滑落到此人怀中,芊芊玉手按在那人胸膛上漫无目的的画着圆圈,娇嗔道:“还不是因为家族送来的书信。”

    邪魅男子伸手接过那封家书粗略一扫,右手不老实的从腰肢滑落到臀部,缓缓揉动起来,笑道:“这唐利川是什么来历,区区元武境一重的人竟然还需劳动你出手?你们司徒家在玄龙宗莫非无人可用了?”

    红衣女子轻轻拍打了一下那只作怪乱摸的手,妩媚的抛了记媚眼,柔声道:“此人不是一般族人可以对付的,连司徒不凡也死在他的手上……”

    “司徒不凡?就是那个嚣张狂妄的蠢货?”

    邪魅男子轻笑一声,不以为意的说道:“早就知道他不是能成大事的人,死了也好,这样司徒家便会多出一分资源分配给你享用。”

    红衣女子手指一抬,贴在那人嘴唇上,打断他的话,缓缓道:“司徒不凡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同族堂弟,你别这样说他。”

    “呵,我跟一个死人有什么好计较的。”

    邪魅男子抓住玉手亲了一口,随后抓在怀里缓缓抚摸,轻笑道:“不过是一名元武境的小辈,何须柔儿费神?那两个家伙不是想巴结我吗?就让他们代劳好了!”

    “此事家族长辈已有定计,你别出手。再说,他现在已经进了百草林,此时动手也杀不了他,何必打草惊蛇。”红衣女子想了想,摇头拒绝道。

    “呵呵!对方不过是元武境一重的家伙,你们司徒家的长辈也太小心了!就算百草林内杀不了人,可是受伤的疼痛却无法抵消,此人居然敢让柔儿忧心忡忡,该当受罚!我会让那两个家伙尽可能的残忍一点,多让此人吃点苦头!”

    邪魅男子说完这话,低头一吻,两条火热的舌头便纠缠在了一起……

    百草林里,唐利川根本不知道又有人盯上了自己。

    此时,在他脚边横七竖八的躺着六只开灵境七重的蛮兽尸体,唐利川单手握着一柄银色长剑,这是为了修炼《问天剑诀》从甘霖那里花费一株仙灵草换来的普通灵器。

    剑系灵器备受推崇,因此玄龙宗炼制宝剑的炼器师最多,灵器宝剑不难寻找,但是一柄极品灵剑依然是价值连城的重宝,便宜的只有普通的灵器而已。

    “你这家伙盯着我干什么?你不是要赚取声望值吗,为什么不去猎杀蛮兽?”唐利川回头望着靠在不远处大树下的顾庭溪,郁闷的低喝道。

    顾庭溪靠着大树,纹丝不动,根本不理会唐利川话语里不耐烦的驱赶之意,居然还摇头晃脑的点评起来:“能一剑同时刺中六只铁甲兽的软肋喉咙,你不仅身法巧妙,洞察力同样过人!寻常元武境的人在你手上过不了两招就会落败!”

    “我用你夸我?你该干嘛干嘛去吧,别缠着我好不好?”

    唐利川见对方软硬不吃,烦躁的一剑斩开铁甲兽背后的硬壳,胡乱的往尸体上捅了几剑,没有找到兽核的踪影,惹得他心情更加烦闷了。

    他进入百草林猎杀蛮兽不光是为了获得声望值,他在神魔遗迹里得到的吸魂异骨也要试试管不管用,此物关系到修复神秘水滴,当初有柳墨在场,他有所顾忌不敢借助血池的力量修复神秘水滴。

    现在百草林的狩猎大会恰好给他提供了吸收魂魄的机会,他正好借着蛮兽、妖兽的魂魄试一试那条奇异的脊骨脱离血池的范围还有没有吸魂的效果。

    顾庭溪这牛皮糖一直跟在他身边,唐利川不愿意暴露奇异脊骨的存在,自然无法将此物拿出来使用,心情别提多糟糕了。

    “这个区域只有蛮兽存在,在此狩猎也加不了高分,凭你的本事该不会真想在这里狩猎吧?别忘了,狩猎大会只有三天的时间,要赚取分数还是要猎杀妖兽此行!”顾庭溪就好像听不懂唐利川的话一样,厚着脸皮就是不走。

    “你管我想怎么做?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就给你好看!”唐利川长剑一收,狮鹫长弓瞬间抓到手中,真的打算跟顾庭溪在此地分出胜负。

    “你真爱说笑话,你要先对付的难道不是他们?”

    顾庭溪诡异的一笑,飘忽的眼神紧紧盯住树林边缘一颗大树,沉声道:“出来吧,你们的隐匿手段连我都瞒不了,岂能瞒过他?”

    “多嘴!”

    大树之上疾风一扫,一条干瘦人影恼怒的低吼一声,跃出大树直扑唐利川而去,身影竟然在半途一分为三,三条人影散发的气息一模一样!

    顾庭溪见状,单足踏地,元武境二重的气息却是顺着脚底散发开来,距离唐利川身前五米位置的地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地面从地底炸开一个凸出的小山包。

    “一对一,公平点!他既然有了目标,那么你就来陪我玩一玩!”顾庭溪看着从土包里钻出来的人影,神态淡然的笑着说道。

    “你想当出头鸟?”土里之人面露不悦之色,厉声问道。

    “这出头鸟我还就当了,你待如何?”顾庭溪嘴角噙着笑意,点头笑道。

    “那老子就送你上路!”土里那人如同游鱼一样往地上一钻,再次没入土中消失了,只是在感知力的观察下,他攻击的人不再是唐利川而是顾庭溪!

    唐利川撇了顾庭溪一眼,想不通这家伙为什么要出手帮自己,只是如今面对三道剑影攻击,唐利川无暇分心,脚踩踏月轻烟步想要拉开距离,而三道剑影却如同鬼魅的贴了上来,一瞬间呈现三角包围的架势将他围在了中间。

    “内门的家伙看来很熟悉如何对付‘身法流’的人,一瞬间就封了我的退路!”唐利川脚步踏地,冷冷环顾四周,暗自惊讶起来。

    “这两个家伙都是元武境五重的人,不如我们来一场比试,看谁先灭掉自己的对手,赌注就赌一株仙灵草,如何?”顾庭溪面对境界高出自己的对手,竟然还视如儿戏一样跟唐利川打赌。

    唐利川闻言轻笑一声,傲然答道:“有何不敢!”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