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理由
    原本以为那根异骨是收取血色印玺所用的宝物,结果将此物拿在手中,唐利川才察觉不对劲。

    异骨之中竟然还隐藏一缕没有被火焰烧死的怪物怨念,那怪物尖嘴獠牙,眼冒寒光,面貌着实恐怖。

    唐利川掌握异骨之后,这怪物居然打算占据唐利川的身体,咆哮着扑向唐利川的面孔,一闪没入了唐利川的脑海!

    “我来助你!”柳墨见状脚步一动,大步冲来。

    “站住别动!”谁知被怪物怨念冲入脑海的唐利川一瞬间就清醒过来,双眼炯炯有神,一点也不像被占据身体的秦虹那样浑身邪气。

    此时的唐利川对柳墨的戒备警惕已经达到最大的程度了,对方在剑招上摆了他一道,唐利川怎么可能让他轻易近身。

    而现在秦虹被杀,四周封闭的通道也在剧烈的震动之中重新开启,眼前又摆放着血印重宝,好一个翻脸无情、过河拆桥的好时机!

    “你没事便好,不过你也不用拿剑指着我吧,我对你没有敌意!”柳墨笑了笑,果然站在原地不动。

    “你对我没敌意?我对你的敌意可不轻!若是我猜想得没错,你那套黑色的装束能够让你避开感知力的查探,同样也会压制你的灵气运转吧!所以你才会在战斗中将黑色外套脱下来!我说得可对?”

    唐利川微微一笑,说出来的话让柳墨眉头一挑,显然被唐利川说中了心事。

    “现在你体内的灵气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不要想争取时间回复气息!我只问你为何用假的剑诀骗我,你的回答将决定我以后对你、对柳家的态度!”

    唐利川沉声一喝,提前服用回气丹的他,体内的灵气已经足够再次施展玄级武技了!

    不过柳墨的实力毕竟深不可测,就连传给他的虚假剑诀也具备强大的威力,唐利川对此人不得不小心应对,半点也不敢放松戒备。

    “呵,果然你对《问天剑诀》心存疑窦,可是觉得施展此招后继乏力?”柳墨淡然一笑,仿佛早已料到唐利川有此一问。

    唐利川神色冰冷的看着对方,沉声道:“看来你并不想否认自己所动的手脚?痛快承认了便好,接招吧!”

    “且慢动手!”

    柳墨摇头一笑,满脸哭笑不得的表情,反问道:“你为什么会认为第一次施展武技就想将此招施展得淋漓尽致?”

    一般而言第一次施展武技不知道武技的奥妙,威力必然会有所减弱,但是唐利川难道不知道此点?

    他为什么发怒,自然不是因为他施展武技的威力不如预期,而是因为对方故意隐瞒武技内容的事!

    如果柳墨觉得这套武技是柳家秘传的武技,那么大可以不必传授给他,既要跟唐利川合作灭敌,却又故意隐瞒剑诀内容,造成唐利川领悟不足,剑招威力大减,反而引来秦虹的主意。

    这岂不是柳墨设下的祸水东引之计?

    察觉唐利川神色冷漠,并不理会他的说辞,柳墨苦笑一声,摇头道:“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本人确实有所隐瞒……”

    唐利川闻言眼带轻蔑之色,对方到底还是承认了隐瞒剑招内容的事实,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过,我隐瞒的内容并不影响你施展剑招的威力!你难道想否认每一部武技都有独特的修炼方法?你难道又知道《问天剑诀》的玄机所在?”

    面对唐利川不断攀升的杀意,柳墨并不慌张,淡淡开口说出此话,让唐利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要是对方真的没有骗他,他也不会冤枉柳墨,只是柳墨此人给他的印象除了骗人还是骗人,唐利川不能轻信此人的话,如果要跟柳家翻脸,此时是最好灭杀柳墨的时机。

    但是这样做的话,对他倾心的柳相依该怎么办?跟他有深厚交情的柳风又该怎么办?他要如何面对他们两人。

    他自问恩怨分明,可是柳墨毕竟是柳家重要的成员,撞破此人伪装的唐利川很清楚,柳墨的价值远远不是柳成柳真那两个蠢货可比的。

    柳墨一死,柳家上下必然跟自己不死不休,柳相依、柳风两人难道会为了他跟柳家为敌?或者说唐利川真要逼得自己的好朋友与自己的家族作对?

    除此之外,唐利川看到柳墨气定神闲的表情,不得不判断此人还有其他隐藏的底牌没有拿出来,对方是元武境三重的高手,实力、武技、心性都在自己之上,或许唐利川现在自以为占据了灵气上的优势,但实际上柳墨已经暗中布置好了翻盘的计策。

    能不动手自然是最好的结果,但若是非得与柳墨一战,唐利川同样不会畏缩。

    “说出你的理由,我自己会做判断!”

    唐利川手握异骨,微微朝血池的方向晃了晃,顿时血池之水翻腾不已,无数怨念幻影发狂一样的伸着手,想要涌入异骨之中,他以此证明自己掌握异骨,对上柳墨并非束手无策!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异骨的作用,此物跟血池之上悬浮的血色印玺一点关系都没有,而是一件吸引灵魂意念依附的古怪骨头。

    闯入唐利川脑海的那个怪物幻影不出一秒钟便被神秘水滴吸收了,而且神秘水滴在吸收此物之后,表面上的裂缝竟然修复了一条,比起吸收大量的灵气,这种直接吸收灵识意念的举动对修复神秘水滴效果更佳!

    得到这个消息的唐利川自然欣喜若狂,但碍于眼前有强敌柳墨的存在,他自然不好表露出来,甚至没有打算在此地吸收血池怨念修复神秘水滴的打算,那样做只会让他的秘密曝光。

    因为柳墨在场,一旦他穿上黑色的外套,唐利川便再也感受不到此人的气息,任何奇怪的动作都可能暴露神秘水滴的存在。

    他不会做出这种愚蠢的举动,现在的他只想快点问清柳墨到底是否有心暗算自己,然后离开。

    无论是血池之中的怨念,还是血池上空的血色印玺,这些东西要么无法收取,要么收取会伴随无法承受的风险,唐利川对此的取舍就是——放弃!

    实力不足之前,绝对不打没把握的仗,无论那件宝物有多大的诱惑,唐利川都可以忍住诱惑转身离开。

    而且,唐利川手握吸魂异骨便能清晰的感觉到血池之中的怨念对血色印玺的畏惧,他们远远的离开印玺的范围,半点也不敢靠近,整个血池之中的怨念都抱着这样的畏惧之心,这就让他不敢小觑血色印玺的能力了。

    轻举妄动的下场是什么,雇佣兵的头领已经给他做出了很明确的示范。

    唐利川可以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绝不做第一百个吃屎的人,远离血色印玺是现在最明确的决定。

    柳墨眼神古怪的看着唐利川,觉得唐利川这个人很有意思。

    既然自己骗了他,他却不立即动手,反而想了解事情的真相再决定动手,这么“讲道理”的人在武道世界里实在太少见了,特别是唐利川知道自己实力远胜于他,竟然还不立即出手灭杀自己。

    如此“讲道理”实在有些近乎愚蠢,不过柳墨却是笑了笑,他很喜欢唐利川这种愚蠢。

    “动动嘴皮子就想从本人手里套走‘地级’武技的全部秘密?”

    柳墨淡淡说出这话,唐利川耳中顿时一阵轰鸣,仿佛不敢相信对方的话,因为“地级”这两个字太过震撼了,就连玄龙宗镜湖之中收藏的武技最高也不过玄级品质,地级武技那根本就是传说级别的武技,可能连玄龙宗的长老也未必学到一招半式!

    “地级武技你岂能轻易传授他人,除非……”唐利川猛然想到一个可能,狮鹫长弓之上火光猛然蹿动起来,未免凝聚武技的速度比不过对方,他抢先一步把武技凝聚出来,随时可以出手!

    “傻小子!你以为我打着先传你武技,等脱险之后再杀你灭口的盘算?”柳墨被唐利川的举动给逗乐了,看他的表情似乎没有这么想过。

    “我知道你们柳家有人很擅长‘表演’,你故作轻松也没用,我不相信你的表情,我只相信事实!你必须给我一个隐瞒剑招的理由,光是地级武技确实有隐瞒的必要,但还不能抵消我对你的敌意!”

    唐利川不受对方表情干扰,依然用狮鹫长弓对准此人。

    “这正是我隐瞒口诀的目的,我隐瞒的部分乃是修炼剑意的方法,就算告知你,你也不能瞬间修成剑意,这是一个既漫长又需要机缘的过程,并非能一朝一夕瞬间练成!没有口诀,你得到的剑招不过玄级品级,只有修炼出了剑意,这套剑诀才能算是地级武技!”

    柳墨说出的话还真让唐利川信了几分,他觉得后继乏力的地方确实差了一点什么东西,如果说缺乏的是剑意,这就说得通了,剑意的修炼有些人需要数十年、上百年,有的人甚至一辈子都无法修成剑意。

    既然无法短时间内练成,而且又关系到地级武技的秘密,对方自然会隐瞒到底,地级武技事关重大,甚至可以作为家族至高机密永远传承,不少家族甚至把下品玄级武技当宝供着呢,更何况地级武技并非品级威力更高,而是其稀有程度世所罕见,不告诉唐利川全部口诀,合情合理。

    “但是……”就算对方说得有道理,唐利川还是无法释怀对方在战中传授口诀不全的武技。

    “事实是你短时间内领悟了剑诀,便说明了我意念传招毫无保留,否则你能轻易领悟剑招然后施展出来吗?我们现在还活着,这就是我没有害你的最好证明,因为我们联手击败了此人,我们活下来了!”

    柳墨不待唐利川说完便抢着说道,唐利川听了此话思量片刻,手中凝聚的武技化作一缕火星,消失不见了……

    作者枇杷说:三更,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