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求情
    “刚才要是换你先出手,或许此人就可以不用死了。”唐利川看向顾庭溪,口气分不出认真还是玩笑。

    “我是我,他是他,同路不同道,他的事跟我无关。”顾庭溪对司徒天鹰的死浑不在意,刚才一起称兄道弟的人死了,此人神色竟无半点波动,用冷漠无情来形容绝不为过。

    “你这样想,司徒家可未必这样想啊!当初他家的撕风旗被抢也跟我没有关系,他家还不是一样雇人杀我!”

    唐利川淡淡一笑,将自己的经历毫无心理负担的说出来,又看着顾庭溪笑道:“司徒天鹰跟你同路到此,他死了,你却见死不救,你说司徒家的人会不会迁怒于你呢?”

    “下手杀人毫不迟疑的唐老弟竟然会替他人着想,真让顾某出乎意料啊。”

    顾庭溪轻笑一声,淡然答道:“对你,司徒家固然敢无理迁怒,对我,司徒家必然不敢,因为你弱、我强!无论是人还是家族都不可能树立太多的仇家,你我如此,司徒家亦然!别看他司徒家势力庞大,可是树立的仇敌同样也是强敌,他们哪有额外的能力四处树敌?”

    唐利川闻言点了点头,拱手道:“多谢顾兄指点,在下受教了!这样我就不用担心在此地杀人,司徒家会迁怒柳家了!”

    “呵,司徒家……”柳风摇头轻笑一声,口气中嘲弄之意呼之欲出,不过他却没有将嘲讽的话说出口,脸上的轻蔑似乎表明柳家并不惧怕司徒家!

    唐利川好奇的看向柳风,心中不禁疑问重重。

    柳家组建的柳盟在玄龙宗外门并不是排入前十的大盟,可是却敢跟前十的四海盟一争高下,现在柳风又对传承千年之久的司徒家露出不屑之意,看来柳家之中藏着太多他不知道的谜团了。

    “闲谈就到此为止吧,顾兄既然追到此地,恐怕不是特意来向我解说司徒家的情况吧?”唐利川收起笑意,神色逐渐正经起来。

    甘霖曾经提醒过他,说顾庭溪的“万变神功”跟顾乘风施展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语,能赢得了弟弟,未必胜得了哥哥。

    唐利川也察觉到对方浑身散发着淡淡的杀伐之气,此人确实非同寻常。

    与唐利川在镜湖靠意识修炼武技不同,顾庭溪修炼武技是从实战中学来的。

    顾庭溪修炼的《黑煞功》独门秘术,以战养战、以血喂刀,用大量生灵鲜血喂养,再辅以强大煞气煅练而成的“黑煞刀”,品级不下于上品灵器!

    武技、境界、装备,顾庭溪全都高于唐利川,即便唐利川拥有自己的优势,面对此人也不敢掉以轻心。

    “战?唐老弟怕是想岔了,我来此的目的并不是跟你对战!”

    顾庭溪居然意外的不跟唐利川做生死斗,他只是望着唐利川,先问了一个问题:“四海盟的云霄汉是你杀的吧?”

    “云霄汉死了?不知道谁杀的,不过杀得好!”

    唐利川当然不会承认,箭修的优势就在于杀人不露行踪,他可以在与目标相距极远的地方攻击,击杀目标之后别人却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是他杀的人,如此一来,唐利川怎么可能主动承认是自己杀死了云霄汉。

    顾庭溪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并没有将杀人的罪名强行加在唐利川头上,接着道:“我们两人或许有机会交手,但并非今天,当你进入玄龙宗内门的时候,我们有的是机会作为对手,不过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能点头同意放过我弟弟一马。”

    求情!元武境的玄龙宗内门弟子居然向开灵境的唐利川求情!

    “元武境的人都对他这样低声下气,柳成柳真两个白痴招惹谁不好,怎么惹到他头上去了!”

    “还有柳阔海,昨天晚上偷偷摸摸跟着柳风他们去了狂风谷,结果被打得抱头鼠窜,手底下的跟班都死绝了,御火教的人还被打断了一条胳膊呢!听说就是他干的!”

    柳家那些低级境界的族人全都愣愣的看着唐利川,他们刚听说了唐利川打伤柳山,又将柳阔海一行人打得凄惨兮兮的事迹,原本还半信半疑,见到眼前这一幕,他们再也不怀疑唐利川有这样的实力!

    顾庭溪如此做法当然是了解了一些唐利川的真实实力,他看过灭杀的云霄汉的那招箭招,又仔细分析了一番顾乘风等人在清溪山谷被唐利川用箭射得被迫离开的事情。

    最后他得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结论:唐利川的感知力远在元武境之上!

    唐利川背地里的暗箭偷袭,身为元武境的他或许还有办法应对,可是他弟弟根本防不住唐利川的箭招,只要仍然与唐利川为敌,那么他弟弟永远都无法离开玄龙宗的安全区!

    如此不仅心里会留下阴影从而产生心魔,不利于以后的修炼,同样由于长期处于高度紧张的戒备状态又限制了活动的区域,常年累月下来,顾乘风受到的精神折磨必然会把他逼疯。

    他要杀唐利川的话,若是唐利川处于落单的情况下,他或许还有一点机会将唐利川杀掉,可是今天他看到唐利川跟柳家的人走得如此近,传闻中宋家的人又跟唐利川交好。

    顾庭溪几番思索之后,觉得多一个仇敌不如多一个朋友,即便这个朋友已经错失了结交的机会,他也要将弟弟的仇恨用最平和的手段化解。

    “不是我不讲道理,是你弟弟先平白无故几次想要置我于死地,我知道他的做法不过是遵循了武道世界的臭毛病,弱肉强食!可是我现在挺过来了,我已经有能力将他轻松杀掉,你觉得我会轻易放下在弱小时候结下的仇恨吗?”

    唐利川眼神灼灼,加重口气的沉声道:“不是别的仇恨,是要命的深仇大恨!”

    “我知道,所以我准备了此物,希望换他一条生路。”顾庭溪从珍宝袋里取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小木盒,催动灵气缓缓朝唐利川推去。

    柳风柳澈两人生怕顾庭溪暗中下手,感知力完全集中在盒子上,同时体内的灵气已经运转开来,准备随时出手将顾庭溪制服。

    盒子轻飘飘的落进唐利川手中,唐利川吃过一次亏,这次他学聪明了,将神秘水滴的强大感知力涌入盒子里,僵持了两秒钟,神秘水滴的感知力轻易的就穿透了盒子表面,此物与合战的水晶箱子不同,抵挡感知力的效果并不强大。

    仿佛故意展示自己过人的感知力,唐利川并没有打开木盒,毫不掩饰自己已经看穿了盒中之物,直接说道:“此物我现在还用不上,用它交换是不是太早了点?”

    “此人感知力好强,竟然可以直接穿透此盒!若没有元武境的感知力,绝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此人感知力方面必有秘密!”柳家的长老柳鸿运面露一丝惊讶,他当然也看得穿盒子里的东西,不过开灵境的唐利川也能看清,这就让他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顾庭溪听了唐利川的说法,知道自己推测唐利川的感知力远超常人的判断没错,心中坚定了不能与唐利川为敌的信念,缓缓摇头道:“不算早,以你的本事,我觉得你很快就会用到此物,怎么样,这个条件你同不同意?”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