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天元
    天元城是以武修者为主的大城,此城的所有者并非玄龙宗,而是数个较大的武道家族联手把持。

    天元城巨大的城门旁边另开了一座小门,这座小门跟高大的城门比较起来如同狗洞,是专门给不能修武的普通人使用的通道。

    唐利川看了几眼,发现进入天元城的普通人走路的时候都低着头,一声不吭的从小门进城,显然不敢引起武修者的不快,看来天元城跟传闻中的一样,普通人在这里毫无地位,随时可以被武修者击杀。

    从大门走进城内,一路上看到的武修者全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仿佛看谁都跟杀父仇人似的,唐利川甚至还看见不少人故意装出这幅凶狠的样子,实际上他们游移不定的眼神就已经暴露了他们心虚的本质,这番举动实在让唐利川有些费解。

    不过唐利川要是接触武道的时间再长一点就不会产生这种疑问了。

    天元城固然是武修者聚集的地方,可是此地跟玄龙宗不同,并没有所谓的安全区域,虽说把持天元城的几个家族为了繁荣市场吸引更多的武修者来此交易,确实定下了一些禁止在天元城闹事的规章条例。

    但这些条例执行起来却有许多难度,普通人或许必须遵守,可那些实力强大的家族成员在城里杀了人,把持天元城的家族又不想得罪对方,自然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的时候甚至还要对那些人客客气气的,丝毫不敢得罪其所在的家族。

    因此聚集在天元城里的散人以及弱小家族的人只能自求多福,谨言慎行,生怕冲撞了惹不起的大佬而招来无妄之灾。

    那种表情看起来如同愣头青一样的家伙在天元城不是被人坑了,就是被人骗到僻静的地方宰了,根本不适合在这种危机四伏的武道世界生存,所以来此的人无论是否真的凶残狠毒,脸上都露出那副别人不敢轻易招惹的凶恶形象。

    不让麻烦上身永远比解决麻烦更好,而远离麻烦的办法便是给人的第一印象就要让人不敢招惹自己,装出来的凶恶嘴脸很多时候能吓唬住那些以貌取人的宵小之辈,在天元城这种地方,装出一副凶恶的表情是此地常客的基本功。

    唐利川第一次来,不知道此地还有这种“潜规则”,站在街头四下张望,对此地大异于玄龙宗的情景十分有兴趣。

    “这位小兄弟,第一次来天元城吧?”如此年轻的愣头青在天元城十分扎眼,不少蹲在墙根底下捕捉目标的混子们第一时间就盯上了唐利川,这时候一个猥琐的人影从身后拍了一下唐利川的肩膀,笑嘻嘻凑过来说道。

    肩头被人拍了一下,唐利川下意识的进入戒备状态,他进城之后就放松了警惕,以为不会遇到任何危险,因此放松了戒心,否则也不会让人从后边拍中他的肩头。

    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起来,回头盯着那人,冷声道:“什么事!”

    猥琐汉子原本以为唐利川是个好欺负的愣头青,结果唐利川瞬间改变的眼神把他吓了一跳,那种锐利的神色就如同冰冷的猛兽一样冷酷无情!

    “看走眼了,这人是个硬茬子!”猥琐汉子平时做的就是察言观色的工作,天元城每天来来往往的人成千上万,色厉内荏的人多的是,同样也有唐利川这种实力强硬却第一次前来天元城的狠角色,要是看走的眼,葬送的可是自己的小命。

    装蒜的家伙好辨认,扮猪吃虎的角色却难以分辨,此人在天元城也混迹了不少年头,这一次果然被唐利川表现出来的“土包子”举动给唬住了。

    猥琐汉子思维十分灵活,知道唐利川不好惹之后,立即收起准备坑人的那一套说辞,神色中的嬉笑之色收敛了几分,恭敬道:“这位小哥第一次来此城吧?鄙人陆鸣松,对此地颇为熟悉,不知道小哥是要交易物品,还是雇佣掮客?我可以给你一些提示建议,免得你花冤枉钱!”

    在天元城佣兵是最常见的组织,玄龙宗外的广阔区域里依然存在这不少蛮兽、灵草生长活动的地方,那些地方危机重重,单枪匹马难以应对,因此不止散人会结伴前往,有些弱小的家族要进入险地狩猎采药,也会来此地雇佣一些佣兵。

    不过正规的佣兵组织都是在天元城里备案过的,信誉方面比起闲散的佣兵组织更有保证,如果这些佣兵敢做出杀害雇主的行为,将会受到天元城派出的杀手追杀,至死方休!

    懂行的人在天元城雇佣佣兵,一般都是去正规的机构缴纳一大笔“中介费”雇佣备案的组织,也有一小部分人为了省钱,听信陆鸣松这种老油子的话雇佣了“黑佣兵”,其下场多半是人财尽失、暴尸荒野。

    唐利川第一时间没有明白此人是干什么的,可是一问一答之后唐利川就明白了,心说对方一定把他当成了不懂世事的小肥羊,不过那人眼界也算了得,既然转变了口气,唐利川也就不打算追究此人刚才心中图谋不轨的罪过。

    “我找人。”唐利川淡淡抛出三个字。

    陆鸣松眼珠一样,谄媚的笑道:“这里我熟啊,不知道小哥要找的人是谁?只要是此地常客,就没有我找不到的人!如果是为了寻仇的话,我还可以替小兄弟介绍……嘿嘿,你懂的!”

    神色淡然的笑了笑,唐利川眼神一眨不眨的说道:“我找的人在东林巷,不知道应该怎么走?”

    “东林巷,那是柳家的地盘!你去哪儿是……?”陆鸣松闻言神色大变,柳家正是把持天元城的大族之一,他心下大惊之余,暗自猜测唐利川是去寻仇还是访友。

    不过无论如何他是不敢陪同唐利川前去的,若唐利川是寻仇,那唐利川必然是自寻死路啊!

    若是访友的话,柳家的人可是知道他陆鸣松的底细啊,看到他企图坑杀柳家的朋友,那罪过能小?这就不是唐利川找死,而换成他自寻死路了!

    “小哥,你往那个方向走,过三条街左转,径直走到底就到地方了,我还有事不能陪你一起去了,遗憾,真是遗憾!咱们后会有期!”陆鸣松额头虚汗直冒,半个字都不敢多问,急忙给唐利川指出了方向,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了。

    看着那人的背影,唐利川哑然失笑:“这家伙鬼精鬼灵的心眼还不少,不过识好歹、懂进退的性格倒是让人赞赏。”

    作者枇杷说:一更先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