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六十章 吓退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可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那声音的主人是谁,唐家众人顿时沸腾欢呼起来,宋家一群人神色愕然之间也带着一丝喜色,而现场唯一暴怒的便是杜家家主杜磐石!

    “唐!利!川!你竟然没还死!”杜磐石持刀四下环顾,可是半点也找不到唐利川的影子。

    “你在房顶!”杜磐石猛然回头大喝,却发现房顶根本没人,其实他看不到唐利川的人影,心里已经发急起来,以往的对战之中,无人能从他最后那招“云海天劫”里逃出生天,中招之人无一不是被困死风柱中绞成了碎片。

    可是,从前无往不利的杀招居然被开灵境二重的毛头小子破解了,这叫杜磐石如何能接受!

    “在天上!”抬头一看,天上也没人,蓝天、白云、抵挡鬼族的金色护罩,哪里有半点唐利川的身影?

    两次猜错,杜磐石心下一沉,想起了近日玄龙宗流传的传闻,据说唐利川故意隐藏实力,其实他是元武境的高手!

    本来他从顾乘风口中得知这是无稽之谈,现在看到能逃出杀招的唐利川,他不由得怀疑顾乘风故意欺骗他,想让他前来唐家送死!

    顾乘风对没用的废物从来都是当成弃子处理,如今他儿子杜怀山死了,杜家又无其他拿得出手的人才,顾乘风要舍弃他们杜家并非不可能的事。

    心中一片迷茫,杜磐石不由得升起恐惧之意,强打起精神,怒吼道:“藏头露尾的鼠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开始就没有被卷进杀招之中!你敢在我面前嚣张跋扈,还不是仗着那套身法武技!没了身法武技你就是个屁!有本事出来啊!”

    “身法武技难道就不是我修炼出来的吗?有本事你也修炼啊!”

    唐利川不见人影,但他的声音却恍恍惚惚从四面八方传来,不仅杜磐石听得头晕目眩,无法判断唐利川的位置,那些隐藏在暗处观察情况的宵小之辈同样觉得唐利川的位置飘忽不定,似远实近,仿佛有时候唐利川的声音就在他们耳边响起,可偏偏就是看不到人!

    “只会修炼死招的蠢材也配叫嚣!可知‘云海天劫’这一招在镜湖之中拥有正反两股对冲绞杀的刀气,而你施展的此招只有一股顺势而行的气劲,威力比起镜湖之招弱了数倍!绝杀阵中留下了明显的生机破绽,还想杀人?我连镜湖里的活招尚可闪避自如,你这生搬硬套秘籍上的死招,在我看来如同儿戏!”

    不见身影的唐利川冷笑一声,唐家上空忽然出现无数繁星一样的光点,蓝白相间的箭气竟在同一时间从四面八方无数个方向激射而下,明明只有唐利川一人施展奔雷箭,这一刻却好似千百人一起动手,奔雷箭箭气铺天盖地而下,将杜磐石完全笼罩在箭雨之中!

    “怎么可能!一人发招却好像从不同的方位同时出手!如此犀利的身法武技怎么可能被开灵境二重的垃圾练成!”杜磐石吃惊不小,急忙将长刀举过头顶旋转起来,叮叮当当挡住头顶袭来的箭雨。

    可是唐利川激射而出的箭雨不仅数量多,不少箭雨更是在半途改变轨迹,朝着刀网防御的空挡之处激射而去。

    “开灵境二重的人能够控制灵气轨迹?莫非传言是真的,这家伙其实是元武境的高手!”原本就心惊肉跳的杜磐石,见到唐利川还能改变灵气轨迹发动攻击之后,对于玄龙宗流传的传闻更加坚信了几分,他心中暗自后悔来找唐利川的麻烦。

    开灵境二重的人怎么可能有这么高明的见识?不仅三番两次闪躲他的武技攻击,还对他武技之中破绽不足的地方说得头头是道,而且那一套《踏月轻烟步》神妙无比,显然玄阶品级不是唐利川吹嘘出来的。

    悔恨万分的咬紧牙关,后续如何已经来不及考虑,他现在只能先挡住箭雨再作打算!

    “灵气护盾!”旋转长刀将头顶的攻击守得滴水不漏,漏网的利箭他只有用灵气护盾稍作抵挡。

    可是唐利川的观察力远超常人,改变轨迹的箭雨重叠攻击灵气护盾防守薄弱的一点,连攻十余次之后,灵气护盾咔嚓一声碎裂开来,凌厉箭气穿过护盾刺入杜磐石身体,瞬间在他身上开出无数血洞!

    “住、住手!我认输了!”眼看身体不断受伤,杜磐石防守力度以弱,再加上玄龙宗传言的威慑,恐惧终于填满他的心头,竟然不要脸的大声求饶起来!

    “这场生死赌注没有认输的选项!”唐利川话语一落,人已经出现在杜磐石的身后!

    “不!”杜磐石惊恐的回头看了一样,却见唐利川反手握剑,斜挑而上,衣衫破碎声中,他的左臂已被唐利川一剑斩落,那柄兽面吞云刀失去控制,斜插入地!

    “你家小狗便是被我这样杀死!让你与小狗死在同样的手法下,你应该瞑目了!”五指按在杜磐石后心,箭芒在对方开口求饶的话语还没喊出之前,猛然爆射而出,箭芒穿透后心从前胸破体而出,杜磐石应声倒在地上,手脚抽动了两下,瞪着大眼睛,死了!

    “家主大人死了!饶命啊,我们是被逼的!”

    “唐大爷饶命啊,我们只是听命行事的下人,不管我们的事啊!”

    杜家一众低级弟子见到杜磐石死在唐利川手中,吓得完全不敢反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饶不停,守在其他方向的杜家之人听说家主以死,惊恐万分的落荒而逃,却见满天冰雪飘落,所有杜家之人全被冻成了冰雕,一个都没有跑掉!

    “暗处偷看的朋友,谁还想跟我唐利川过招!”唐利川双眼紧盯染血的手掌,高声一喝,顿时城中鸦雀无声,飞鸟也被吓得惊走逃窜!

    “战又不战,退又不退,是等我出手将你们揪出来吗!”见暗处的观看的人毫无反应,唐利川猛然一喝,身影消失在了原地,不多时,一颗带血的头颅便从百米开外的一颗大树上抛了下来。

    “我今天杀了两人,不介意再多杀几个,谁来!”站在树上大喝一声,藏身暗处的人果然起了反应,所有人逃命一般的四散开来,转眼青石城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茂密的大树之中,唐利川单手扶着树干,一颗冷汗从额头滴落下来。

    无声的咧了咧嘴,苦涩的暗自想道:“踏月轻烟步残卷记载的这招‘月影朦胧’原本是留着对付顾乘风的杀手锏,没想到今天先用在了杜家老狗的身上……”

    “此招激发的速度比起镜湖意识中的模拟练习还要惊人,果然不愧被称为‘非感知力强大之人无法驾驭’的玄级身法武技!不过尚有一点欠缺,那就是这招太消耗灵气了,我现在的实力满状态施展一次就是极限,还好吓退了这群无胆宵小,差一点就露馅了!”

    作者枇杷说:三更完毕,溜了,双休日爆发……喜欢的朋友别忘了点一下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