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三招
    “让我三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王八蛋,我看你能嘴硬到何时!”杜磐石面露愠怒之色,唐利川境界不如自己,能不能闪躲自己三招还是未知数,可是对方竟然敢夸口让招,这分明是看不起他!

    从来只有前辈高人对后辈让招,他杜磐石修炼武道已有数十年,虽说根骨资质不佳,一直未能在武道之路上有所建树,但好歹也是开灵境七重的人,与人对战切磋从来无人敢对他说先让三招!

    唐利川不过是开灵境二重的小菜鸟,也敢口出让招之言羞辱他,杜磐石顿时杀意暴涨,即便实力受到冰霜气息压制,开灵境五重的气势依然不容小觑。

    怒吼一声沉身蓄劲,周遭地板难承雄力,瞬间全被震得粉碎,就连唐府门口两座汉白玉的石狮子也显露处处裂痕!

    “云龙出关!”

    大喝一声,杜磐石手中兽面吞云刀斜指向地,脚步朝前一踏,白色烟雾随即覆盖全身,如同云中苍龙现行,刀为龙头,人为龙身,震天龙吟之中化为三丈来长的云龙直扑唐利川而去!

    “开灵境二重的小子妄想挑战本人!境界压制之下你难以动弹,我看你怎么躲我这招!”杜磐石招式一出,同时释放开灵境五重的气势,强大压力抢先一步锁定唐利川的身影,直接使用境界压制限制唐利川的行动!

    噗呲!化为龙头的兽面吞云刀朝前突进,一刀将唐利川斩成了两截!

    “哈哈哈!不过是开灵境二重的菜鸟,连老夫一刀都扛不住,还敢夸口让我三招?小杂碎已死,宋家的人不会阻挠我血洗唐家吧?”一招得手,杜磐石浑身云雾散尽,斜提大刀望向宋家的人,面露傲然之气,沉声说道。

    “川儿,啊……”唐云逸眼看爱子被对方砍死,神情顿时崩溃,跌坐在地上握拳狠狠砸向地面,咬牙怒道:“爹就算拼了老命也要断他一臂,否则为父无颜与你地下相见!唐家众人听令,不怕死的站出来,集合备战!”

    “哼!一群垃圾妄想垂死挣扎,杜家儿郎听我号令,一个都别放过,今天血洗唐家,给我杀!”杜磐石抬刀一挥,对准唐家方向遥遥指去,就见杜家众人持刀握剑冲杀而且,喊杀声震天动地。

    “蠢材。”宋飞霜双手抱胸,淡淡的吐出两字,口气里充满了不屑。

    “老狗,你连自己砍中的是不是真人都不知道,就这点本事也敢来我唐家寻仇?”却见唐家府邸的房顶,唐利川单手撑着额头,好整以暇的躺在那里,眼中充满了讥讽的笑意。

    杜磐石眉梢一动,眼角余光看向被自己一刀劈开的“唐利川”,却见那里只剩下一团白色烟雾,哪里还有唐利川半分人影。

    从房屋上跃下,唐利川拍了拍身上的土,冷笑道:“踏月轻烟步,原为玄级身法武技,我学的这套不过是残卷而已,品级只有黄级!就算如此,你还看不穿我的真身残影,是不是没见过身法武技?”

    “井底之蛙!”唐利川语带轻蔑,口吐四字评语,引得杜磐石更加恼怒,兽面吞云刀向天一指,第二招蓄势待发!

    “老狗生气了?可知道比你更蠢的小狗子是如何死在我手上的?”

    唐利川面带微笑,完全无视对方凝聚威力的武技,故意讥笑着说道:“我本来与你家小狗无冤无仇,可是他放着玄龙宗弟子不当,偏要做人家的走狗!自持自身障眼之法,变成我的朋友前来诈我,可是被我轻易识破,一剑斩了胳膊!随后被我回击一记凡级武技,轻松拿下!那小狗临时之前神色惊恐,我现在还记忆犹新呢!”

    “天杀的王八蛋!纳命来!”杜磐石听闻儿子被杀过程,双目通红,浑身气息顿时暴乱起来,手中长刀在空中画着“八”字怒斩而下:“破云苍龙斩!”

    唐利川见状嘴角噙着冷笑,再化白烟,身形顿时变得虚幻起来!

    “好手段!用言语激怒对手,引对方仓促出招,乱了章法!此招威力大减!”宋飞霜沉默观战,将唐利川以弱斗强的战术看在眼里,暗自点头。

    破云一斩,再次击中唐利川留在原地的白烟残影!

    “同样的招数对老子无用!受死吧!”一刀斩空,杜磐石眼中杀意大盛,狂吼一声却是横刀一扭身,朝侧面横斩而去!

    刀锋所指,唐利川恍若虚幻的身影在刀锋之下逐渐化为实体,本体落地之处竟被杜磐石看穿了!

    还没从从唐利川“起死回生”的喜悦中恢复过来,唐家众人却见唐利川又落进对方的攻势里,顿时喜悦的心情又揪紧了。

    “危险!”宋飞霜眼见杜磐石变招之快,就连他也没有料到,抱胸的手势微微一动,正要下令让宋显救人,却意外发现唐利川嘴角依然噙着一丝笑容,仿佛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你这一刀,太浅了!”唐利川重新出现的身形缓缓站直,却见对方刀锋就停在脖子前三寸开外,根本无法继续寸进半分!

    远处扭身回击的杜磐石面带恼怒,扭动的身体已经到达极限,根本无法继续递出刀锋,眼睁睁的看着唐利川就在自己的兽面吞云刀刀锋之前悠然的退到了安全范围!

    “你已经算到了我出刀的范围?”杜磐石心里不愿意相信,但事实就摆在眼前,让他不得不信!

    “呵呵,这套《破天斩云诀》我恰好在镜湖之中见过,比起镜湖之中的留招,你尚浅三分火候!你若是能将此招修炼出刀气,那我现在已经身首异处了!”唐利川轻笑一声,摇头道:“学艺不精也敢出来走跳,真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勇气!”

    “住口!老子还不用你这混蛋多嘴!”察觉唐利川故意戏耍自己,甚至还敢当众指点自己修炼不足之处,杜磐石觉得面子大受侮辱,双手握刀举过头顶,破天斩云诀最后一招顿时凝聚起来!

    “尝过老子这招‘云海天劫’再夸口不迟!”刀身举天,杜磐石四周蓦然卷起一阵狂风,以他自身为中心,形成一个方圆十米的巨型风柱,风柱之中云雾弥漫,转眼便遮蔽了众人视线,只听得被卷进风柱之中的东西不停的发出咔嚓咔嚓的切割声!

    无论是地面、唐家的外墙还是被卷进风柱的杜家子弟,纷纷被切割成无数碎片,杜家子弟的惨叫声中,原本白色的云团逐渐被染上了一片血红!

    “此云团可以遮挡视线、限制感知力,而风柱形成的风墙可阻拦目标出入,再由暗藏风柱范围内的刀光剑气绞杀敌人!好一个恐怖的困杀之招!”唐利川已经被卷进风柱之中,宋飞霜想要阻止已经晚了,看穿这招的杀招所在,宋飞霜不由得担心起唐利川的安危。

    半盏茶的功夫,杜磐石横刀收招,在看他脚边出现了一个下沉半尺的圆形深坑,深坑之中洒满了殷虹的鲜血,被扯进风柱之中的物体全都被绞成尘埃,尸骨无存!

    而身陷风柱之中的唐利川同样与杜家子弟以及碎石一样,消失得干干净净,看不到一点痕迹了!

    “该死之人已死!唐家今天,灭!”杜磐石单手横刀,摆出胜利者的姿态环视一周,那些杜家子弟低头不敢看他,根本不敢数落他误杀自己族人的事情,而宋家之人面色如同寒霜,看不出有何想法。

    唐府之内的唐家众人这一次是真的看不到任何希望了,三位长老以及唐利川的父亲全都面带仇恨的眼神站了起来,身后是一群不畏死、不怕死,准备殊死一搏的唐家护卫!

    双发一触即发之际,却听得虚空中传来一声大笑:“哈哈哈!三招已毕,你能奈我何?老狗,轮到你接我一招了!”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