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围城
    随着唐利川将玄龙令旗插在唐家院里,一道柔和的灵光逐渐升起,将整个唐家笼罩起来。

    留在庇护阵法里虽说“有可能”在两年之后的鬼族入侵中被攻破,但比起一丝保护也没有的其他家族,唐家上上下下全都觉得安心了不少,下至仆人侍女,上到家族长辈全都对唐利川赞不绝口。

    在一片欢喜的气氛中,只有两个异于他人的刺耳声音传了过来。

    “我不干!凭什么剥夺我的名额,凭什么让不让我进玄龙宗接受保护!爷爷,你别被他骗了,他唐利川是故意要整死我们!真为唐家好,他就别换武技啊!什么臭狗屎值得了五条人命,他就是要害死我们……”

    “我不想死啊,我要进玄龙宗,我不留在唐家等死,呜哇哇……”

    这两个又哭又喊的声音自然便是长老自愿放弃的那两个孙子,这两人年纪比唐利川大一些,前几年便被外放打理生意,结果这两个家伙沉迷酒色,常常拿家族的钱财流连青楼楚馆,与人在青楼比花钱倒是一把好手,随手便是一掷千金挥霍无度,唐家的生意被他们折腾得一天不如一天。

    长老让出这两个不争气的家伙接受宗门庇护的名额,也是经过再三考虑的,比起让玄龙宗庇护两个蠢材,倒不如让唐利川得到一本武技来得合算。

    他们只知道一般人连一本凡级武技都难以弄到,玄级武技根本是只存在传说中的东西,能用他们的命换来玄级武技,替唐家搏出一个未来,长老们觉得值,再说留在唐家未必就会死啊,何必自己吓自己呢。

    至于那两个哭哭啼啼的不肖子孙心中如何想法,根本无人在意。

    这种为了大局,该舍弃时便舍弃的行事风格,唐利川尚且年轻,无法彻底狠下心来,只有长期身居高位经历过风雨的长老们才有这种果决的手腕。

    呆在静室之中,唐利川依然能听到那两个家伙震天般的哭喊声,对此他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

    将心神收回眼前,他将四海盟和柳家之人身上得到的东西全都倾倒出来,掏空的珍宝袋丢进火盆里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剩下的东西就全堆在脚边了。

    “这群人,真是穷得叮当响。”唐利川看着脚边的杂物,憋着嘴不屑的说道:“还自称什么外门前十的大盟,盟里的成员还不如柳家的人富有,柳家的人至少还能拿出一点灵石和灵草,四海盟的一帮穷光蛋,除了点银两之外连个屁都看不到。”

    细细一数,唐利川弄到的杂物一共是银两一千三百二十七两、灵石三十六块、灵草十五株,其他杂七杂八不值钱的东西唐利川都丢进火里烧了,比如不知道哪个死变态偷藏的女人肚兜、喝完酒剩下的酒瓶子、半只烤鸡以及两个鸡屁股。

    其中唐利川最期待的便是四海盟副堂主杜怀山的珍宝袋,结果这货也比其他人好不到哪儿去,身上也就多出了一颗“开灵丹”罢了,这对于其他人或许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而放在体内有神秘水滴那只饕餮巨口的唐利川眼里,一颗开灵丹还不够神秘水滴塞牙缝呢。

    郁闷无比的把战利品收到自己的珍宝袋里,唐利川又郑重的将宋飞霜交易给他的那本玄级武技《逐日神箭》摸了出来。

    玄级武技的秘籍与镜湖修炼不一样,镜湖之中要求最低修炼境界是元武境,而秘籍却无这种限制。

    “对境界没有要求,却需要一柄灵器品级的弓才能施展这套武技。”看着秘籍中的说明,唐利川一拍珍宝袋,将那柄残次品银色长弓握在手里,学着秘籍之中记载的第一招运转灵气,却见银色弓身竟然发出无法承受般的颤鸣声。

    箭未发,弓身已经完全变形扭曲起来,根本无法承受玄级武技的威力!

    “到底什么品级的弓才算是灵器?不知道司徒天鹰那秆‘撕风旗’算不算灵器。”唐利川嘀咕一声,将试拉一次还没成功就报废的银色长弓也丢进了火里,暗叹道:“不多看书果然不行啊,连什么是灵器都不知道,又要被甘师兄取笑了。”

    没有灵器之弓虽说无法修炼《逐日神箭》,但并不影响唐利川先阅读一遍。

    正在细细阅读,突然脚下大地猛的颤抖起来,巨大的震动之力竟然将精铁打造的密室震得簌簌作响!

    “杀人凶手唐利川,快给我滚出来!”门外不知何人叫嚣,声若洪钟引得唐家地面一片震动。

    “川儿,你可知是谁在门口吵闹?你怎么会惹到如此厉害的仇家!”见唐利川从静室之中走出来,三位长老和他父亲唐云逸马上迎了过来,忧心忡忡的问道。

    他们只知道来者必然是武修者,可是唐利川这些日子不是在玄龙宗修炼吗,何时成了杀人凶手?甚至还惹人打上门来!

    唐家只有唐利川一个武修者,若是敌人人多势众,他们又该如何应对?一时间,唐家上上下下全都陷入了恐惧之中,就算是三位长老也只能勉强故作平静,其实担忧的心情谁都看得出来。

    不解的摇了摇头,唐利川这些天被迫杀掉的人太多了,他哪知道是谁找上门来报仇?

    快步来到正门一看,却见门口站着一名杀气十足的中年男子,这人修为足有开灵境七重,身边站着百十来个开灵境一二重的武修者,一直排开站在门外,将唐家正门堵得水泄不通。

    “家主大人、长老大人!不好啦!后院和墙外都被人围住了!”几名仆人连滚带爬的跑来报告,原来其他三面皆有人把守,整个唐家被人围成了滴水不漏的铁桶。

    长老等人闻言脸色浮现一丝难以控制的慌乱情绪,对方带来的人全都是武修者,随便一个都不是他们能够应付的,现在家族被围,他们根本想不出任何退敌的办法,因为武修者跟普通人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地位与身份根本不对等,普通人在他们面前就是蝼蚁,生死全看对方脸色。

    唐利川狠狠打量那人几眼,沉声道:“阁下是谁?为何无故带人包围我唐家,难道没看见那面玄龙令旗吗?我唐家已受玄龙宗庇护,莫非你想与玄龙宗为敌?”

    “哈哈哈!我还想是何人胆大包天敢杀我儿!没想到却是一个无胆鼠辈,搬出玄龙宗来吓唬我?我闯进你唐家了吗?不在你唐家家里杀人,玄龙宗的规则能惩罚我?”

    带头之人大笑数声,忽然面孔狰狞的嚷道:“在唐家之内的人,我不动分毫!可谁要是胆敢走出唐家大门一步,就给老子死!老子就是要慢慢磨死你唐家所有人,告慰我儿杜怀山在天之灵!”

    “哦?原来是那个阴险杂碎的爹,当真是‘犬父生犬子’啊!”

    弄清对方来头,唐利川反倒心里有底了,一点也不畏惧对方围城之举,反而轻笑起来:“你儿子几次三番逼杀我不成,被我识破我伪装一刀宰了,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谁知儿子蠢,当爹的更蠢,带着这帮废物就来包围我唐家?老子怕你有命来,没命回去!”

    作者枇杷说:四更完毕,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