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人情
    粗略的打扫了一番战场,唐利川收获颇丰,从四海盟成员尸体上扒下来的珍宝袋足有二十来个。

    顾不得检查战利品,跨步骑上一匹无人战马,风驰电掣的朝着唐家的方向继续飞驰起来。

    未免夜长梦多,唐利川无视自身伤疲不堪,没日没夜的赶路,足足将路程缩短了近半的时间,当他的脚步踏在青石城的街道上,已经在沿路驿站换过两匹的快马已经累得趴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喘息起来,四肢已经完全脱力了。

    丢了马匹,唐利川迈步朝唐家府邸走去,来到街头,忽然一股凉气席卷而来,驻足查探,却发现通往唐家的那条街道传来一股非比寻常的冷风,就连街道、路边的房屋都铺满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这季节哪里来的霜气?”唐利川心中惊疑不定,很显然这种反常的状况是人为造成的。

    “莫非有人先的一步来唐家闹事!”唐利川心下一沉,唐家之中就他一人有资格修炼武道,其他人都是普通人而已。

    虽说唐家也培养了不少江湖武人,但他知道这些江湖武者在修炼武道的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随随便便一个开灵境武者闯进唐家,后果都不堪设想!

    “父亲!”唐利川忧心家人安危,长剑从袖子滑落手心,强行压下胸口还没完全恢复的伤势,持剑便朝唐家大门冲了过去。

    转过街角,四周空气更低,宛如寒冬般的空气将周围的景物罩上一层晶莹的冰霜,刺骨的寒风让唐利川也必须运转灵气抗衡。

    唐家大门之外,一名神色冷漠的少年独坐严寒之中,身旁躺着、立着二十余个冻结成冰的人形雕塑。

    见状,唐利川反而将长剑收了起来,快步走了过去,看着那名神色冷漠的少年,皱眉道:“我认得你,你是跟我们一同入宗的新人吧,我记得你好像是武道家族宋家的人!”

    唐利川收起敌意的原因,自然是看出那些被冰封的人不是他们唐家的人,而坐在寒风中的冷漠少年,则是在第一天入宗的时候就把新人管事赵熊吓了一跳的宋家之人。

    那人听到唐利川的脚步声便已经睁开了双眼,见唐利川认识他,他也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一挥手,四周气温逐渐转暖,被冻结的“雕塑”身上也逐渐化冰解冻。

    “这些柳家之人想要灭你家族,人就交给你自己处理吧。”宋家少年说完这话,一个转身坐到唐家大门之外的阶梯上,静等唐利川处理完毕。

    唐利川听闻有人要灭他家族,神色已经十分难看了,看见破看冰封的人力恰好有一个老熟人,正是柳昊的手下,在明月楼对他出剑的柳泽!

    “柳泽!是柳昊下令让你灭我唐家?”一把扼住对方脖子,柳泽被冻得发青的脸色顿时由于呼吸困难而涨红起来。

    “不是,我们只是想请你父亲去柳家做客,并不是来灭族的!”柳泽呼吸困难,察觉到唐利川手中的力量越来越大,他焦急的张着嘴,从喉咙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请?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唐利川声调一扬,单手将柳泽提离地面,柳家派出二十几个开灵境一重的人,就为了“请”一个根本无法修武的人,真是给面子啊!

    “绑!是绑!这是家族的命令,我不能不服从,咳咳!”柳泽双脚无力的挣扎着,在唐利川回来之前,他已经被宋家之人整得凄惨无比了,全身的灵气都用来抵挡透骨的寒意,现在根本使不出力气挣脱唐利川的限制。

    唐利川冷笑一声:“你的家族让你来灭我的家族,你不得不服从?那我现在为了自己的家族宰了你,你是不是也该没有怨言?”

    “饶……饶命!我、我不想死!”双手乏力的抱着唐利川紧扼脖子的双手,柳泽眼中泪水打转,苦苦哀求起来。

    “你不想死?若宋兄不出手拦下你们,你能放过我唐家族人性命?”唐利川怒吼一声,用力在柳泽脖子上捏出一道深深的凹痕,柳泽痛苦得伸长了舌头,眼珠都快蹦出眼眶了。

    “哼!”就在柳泽将死之际,唐利川一把将他摔到地上,磕得柳泽头破血流,居高临下的怒喝道:“本来我应该现在就宰了你们!可是,你们应该庆幸家族里有柳风这样明白事理的人,我跟他合作在先,现在杀了柳家的人恐怕伤他之心,哪怕你们是猪狗不如的败类……”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们当场自废修为,我可放你们一条生路。回去告诉柳昊,再敢打我唐家族人的主意,不管是谁罩着他,老子一定让他不得好死!”话罢,唐利川抛出一柄长剑钉在柳泽面前,静等他做出选择。

    “废掉修为等同于葬送前程,我、我不要!”柳家一人突然惊恐的叫了起来,连滚带爬的想要逃走。

    咻!一道利箭闪过,那人心脏之处顿时多出一个大洞,硬挺挺的倒地死了!

    “要知道,你们本来连选择的资格都没有!”唐利川缓缓收回手掌,冷声道:“现在,选择吧!是死,还是自废修为!”

    柳泽面露苦涩,事实就如同唐利川所说的那样,要是没有宋家之人凭空杀出,他们这二十几人便要血洗唐家,掳走唐利川的父亲。

    唐利川肯看在柳风的面子上给他们留下一条残命,已经强压了无尽的怒火,做出了冷静的决定,否则就算唐利川现在把他们全杀了,柳风也不能数落唐利川的不是。

    缓缓拿起地上的长剑对准自己丹田的位置,噗呲一剑,鲜血流出的同时丹田已经被废,丹田之中凝聚的灵气化成白烟,发出“滋滋”的响声透体而出,不出片刻,柳泽便成了一名修为尽失的废人。

    其他柳家成员知道想活命只有自废修为,虽然心中百般不愿意,但依然没有任何办法,他们接二连三的跟着柳泽的脚步对着自己丹田一掌拍落,办盏茶的功夫这一群柳家的族人全都变成残废。

    “留下珍宝袋,滚!”唐利川厌恶的呵斥一声,那些人没有任何办法抗拒唐利川的命令,垂头丧气的丢掉随身携带的珍宝袋,互相搀扶着缓缓消失在了冰寒未散的街道中。

    将柳家之人的珍宝袋收好,唐利川缓步来到宋家少年的身前,正色的拱手道谢:“多谢兄台出手解我唐家劫难,不知宋兄此时出现在我唐家府外,有什么指教吗?”

    现在找他唐利川的人,十成十的目的都是冲着玄龙令旗而来,只不过宋家的人救下了唐家无数人命,这是事实。

    恩是恩,仇是仇,一笔归一笔,该说谢唐利川还是得道谢,若一会真因为玄龙令旗动起手来,唐利川自然会先还了这笔人情再动手不迟。

    “我来此处的目的想必唐兄也能猜到一二,不过柳家之人的出现倒是一个变数,算是促进我们两家合作的桥梁。”宋家之人睁眼起身,看着唐利川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我宋飞霜今日送一份人情,做一笔交易!”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