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剑斩
    唐利川处处忍让,即便现在被四海盟的人团团围住,他也没有想要大开杀戒,可是对方非但不领情,甚至改换手法也要置他于死地,欺人太甚!

    “你以为我杀不了你?”唐利川怒目圆睁,抬手打出一道奔雷箭箭气,下令之人坐于马上,举起的手掌还没有挥下,便见一道冷光穿吼而过,竟然被唐利川一招毫无变化的奔雷箭当场杀死!

    “放!”杀了此人,依然无法阻止四海盟的箭雨攻击。

    混乱中也不知谁大喝一声,无数箭矢如同雨点一般朝唐利川席卷而来,四周尽是拉弦声与破风声,犀利的箭矢四面八方攻来,当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四海盟成员手中的弓箭并非特殊打造,弓是牛角弓,箭是镔铁箭,全是世俗江湖武人使用的武器,威力远远不如唐利川那张残次品银色长弓。

    话虽如此,近距离中一百多人同时放箭狂射而来,依然让唐利川感觉到一丝压力。

    铿锵!腰间藏着的短剑已经落到手中,唐利川张开感知力,四面八方激射而来的利箭全数落入他之掌控。

    以前他空有感知力而没有行动力,能看到危险却躲不过,现在他修炼了身法武技《踏月轻烟步》,一切就变得大不一样了。

    身法游走之间,进退有度,密密麻麻的箭雨攻击,唐利川能躲则躲,躲不开的一剑拨开,实在是恰好攻击到死角的利箭来不及躲闪,唐利川便在那处释放灵气形成一面灵气护盾加以抵挡。

    叮叮当当一阵激战,转眼这群人手中的箭囊已经射空,唐利川脚边堆满了报废的箭矢,而他自己却是毫发无伤,只是灵气耗费了不少,胸膛起伏着开始喘息起来。

    顾乘风与杜怀山两人讶异的对视一眼,顾乘风冷笑道:“这只小老鼠在镜湖呆了半月,还真有点长进,他施展的这套步法至少也是黄阶品级。”

    “黄级?呵呵,就算他身负玄级身法,今天也难逃生天!”杜怀山不屑的笑了笑,并不认为唐利川学了身法武技就有多了不起。

    “是该让小老鼠明白别做无谓的挣扎了!”顾乘风不置可否的翘了翘嘴角,右手微微抬起,掌心之处顿时爆发出一团黑色气流:“黑煞掌!去!”

    唐利川反手一剑挑飞最后一支射来的箭矢,忽感一股强大压力笼罩而来,回身一剑挡在胸口,同时一道散发微光的灵气护盾紧随其后凝聚起来。

    哗啦一声脆响,那柄从唐家带来的精铁短剑顿时被黑煞掌震成碎片,微弱的灵气护盾同样无法抵挡此招,一道黑色手印轰然印在唐利川胸口!

    噗!

    胸口中了顾乘风全力一击,唐利川口喷鲜血,脚步接连退出二十几步,身体一晃,单膝跪倒在地,只见胸口蔓延着一片触手般的恐怖黑气,胸口之处那道黑色的手掌印里不断涌出漆黑如墨的血液。

    “中了我这招,他必死……”顾乘风偷袭得手,满脸笑意的准备自夸几句,但话没说完,剩下的话便全都卡在喉咙里无法往下说了。

    在他眼里必死的唐利川居然缓缓站了起来,胸口黑色血液只流淌了几秒钟,随后涌出的血液便是正常人红色的鲜血,那一掌里蕴含的煞气居然被祛除干净了!

    闭口不言,神色凝重的回想着唐利川之前的动作,顾乘风神色难看的低声道:“这家伙事先服用了驱毒疗伤的丹药,此药品级不低,竟能抵消我黑煞掌的威力!”

    “服用了丹药也无妨,不过是多活片刻罢了!既然此行是替我杜家收取玄龙令旗,就由我亲自解决这家伙吧。”杜怀山闻言轻笑一声,顾乘风也淡淡点了点头,将处决唐利川的机会让给了对方。

    “还好现行服下了从甘师兄那里兑换的疗伤丹药。”唐利川胸口在黑血流尽之前几乎没有知觉,直到鲜血涌出,他才察觉了一丝疼痛感。

    “听闻你只会远攻不擅近战!你的人头就交给我立功吧!”距离唐利川最近的一名四海盟成员,看见唐利川受到掌气偷袭倒地,悄悄摸到了唐利川的背后,狂笑着高举长剑斜劈而下!

    唐利川瞳孔一缩,对方长剑迎头斩下,却只斩到一团白烟。

    丹药发挥效用,唐利川伤势减轻三分痛楚,及时运转踏月轻烟步逃过一劫,再转身已经来到那人背后,一根手指顶在此人后心位置,淡淡吐出两个字:“去死!”

    指芒迸射,一箭穿心!自以为得手的那人到死也不知道,唐利川修炼身法武技正是为了预防被人近身攻击!

    夺了对方长剑,唐利川神色阴沉的环视一周,这些四海盟的成员看来不会轻易让路了,即便刚才杀了几人立威,他们依然丝毫不惧的策马将他团团围住。

    啊!

    对峙之时,四海盟成员的包围圈后方忽然传来一声尖叫,一颗头颅抛飞而起。

    唰唰数声,刀锋入肉头颅接连飞起,转眼一名肤色黝黑的汉子便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牛师兄!”唐利川忍得那人,脸上浮现一丝惊喜,那人手握一柄宽背大刀,出刀有进无退霸气无比,正是牛大力!

    牛大力咧嘴一笑,沉声道:“唐老弟,为兄听说你被人追杀,特来相助!为兄没有来迟吧?”

    话语落,牛大力已经闯进了四海盟的包围圈,几步来到唐利川的身旁。

    “哦,牛大力?这家伙……”顾乘风眉梢一动,摇头轻笑起来。

    “牛师兄来得正好,几天不见,小弟甚是想念兄长!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唐利川持剑缓缓倒退着跟牛大力汇合一处,忽然剑锋一转,一剑斩在牛大力肩头,一剑划落血花乍起!

    牛大力持刀的整条胳膊被这一剑当场斩下!

    唐利川神色阴冷,厉声道:“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宰了你!你还敢自己送上门来!杜、怀、山!”

    口吐惊人之语,顾乘风身边的杜怀山身影蓦然扭曲起来,转眼化作虚无消失不见,而持刀闯阵的牛大力浑身散发出梦幻泡影般的光芒,障眼法扭曲数个呼吸之后,终于溃散开来,露出了杜怀山本来的面目!

    抱着被砍断的手臂,杜怀山神色惊恐的怒吼道:“不可能!我的变身术不是感知力强就能识破!我是毫无破绽的,你怎么可能看穿我的伪装!”

    “难道没人告诉过你,你变身的时候不要露出笑容吗?你那副令人恶心的笑脸就算化成灰我都认识,还敢假扮本人朋友前来暗算!你,罪该万死!”冷声一喝,唐利川五指按在杜怀山胸口,瞬间灵气爆射而出,零距离连中唐利川五道奔雷箭气劲,当场贯穿胸口,吐血而亡!

    杜怀山空有一身变化偷袭的本领,却在唐利川眼前难以施展,曾经拦路送上手臂荷包的激怒之举,让唐利川将此人阴险丑陋的笑容记在心头,变化之术他并没有看穿,他看穿的只是那副虚假的笑脸罢了!

    “杜兄!我来替你报仇!”顾乘风见自己的左膀右臂被杀,气得从马上站了起来,杜怀山的伪装之术用于偷袭,曾经暗杀了不少四海盟的仇敌,折损了杜怀山,对于四海盟的打击可说十分巨大!

    唐利川在他眼前杀了他的心腹之人,顾乘风顿时暴怒起来,浑身杀气暴涨之间,竟将胯下战马死死压进土里无法动弹。

    正要一步冲出,他的身体忽然一僵,皱眉从怀里取出一块光滑无比的青石,青石之上青烟弥漫,不一会青石表面浮现一行小字。

    顾乘风看完小字神色大变,一把将战马从地上拉起来,上马调头大喝道:“四海盟众人听令,撤!”

    作者枇杷说:四更完毕,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