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解决
    唐利川闻言浑身灵气下意识的爆发而出,顿时在他身边形成一个圆球形的暴风圈,鼓动的灵气吹得衣袍猎猎作响。

    但很快,唐利川便眼神一变,爆发而出的灵气猛的收敛起来,露出一副无语的表情,吐了口闷气,淡淡道:“你无不无聊,真要对我不利,你有的是下手的机会。再说了,我反正也打不过你,要动手就来吧。”

    说完这话,唐利川就好像放弃挣扎,将生死任由对方决定一样。

    “呵,小滑头!你要是真的任我处置,为什么还将灵气聚集脚底,怕不是见机不妙就要脚底抹油啊?”柳风将唐利川的反应看在眼里,哑然失笑起来。

    唐利川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他现在修炼了身法武技《踏月轻烟步》,打不过难道还不能跑吗?吃了几次亏,唐利川就算是个笨蛋也该学机灵了,更何况他本来就不蠢,别人能利用玄龙宗规则杀他,他为什么不能利用规则自保?

    柳风的身份与见识跟鹰盟的蠢货相差十万八千里,唐利川不信柳风真的愿意在安全区域破坏宗门规则对他出手。

    唐利川不害人,难道连防人的心都不该有吗?

    他从叔父唐惊涛那里学来一句话“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为了自己的利益,亲戚之间也能反目成仇、兵戎相见,甚至不惜连亲生儿子也能亲手了结,在利益面前人命贱如草芥。

    百草林中他更是体会到了人心贪婪丑恶的冰山一角,为了一块霓彩水晶,方小荷毫不犹豫的对他暗下毒手、挑拨同门是师兄之间自相残杀。

    人心难测,唐利川对目的不明的柳风心生戒备有什么错,更何况唐利川还宰了柳家两名族人,柳风依然如此热情的帮助他,要说没有图谋,唐利川根本不信。

    自己暗中戒备被对方点破,唐利川神色依然不变,故作轻松的说道:“柳兄要是有事不妨今天直说了,要不然我们之间那一层隔阂恐怕无法完全消除啊。”

    无论是柳家族人的仇,还是外门弟子合战的名额,唐利川都想尽快跟柳家做一个了结。

    他在宗门里树立的敌人太多了,一个四海盟就够他喝一壶,再来一个柳家的话,唐利川并不认为自己能同时对抗这两大势力。

    “嘿嘿,柳某刚才是不是吓到唐兄了,唐兄说话都变得如此疏远,这可不是柳某的本意啊。”柳风摇头苦笑起来,没想到他故意装出来的阴森口气居然把唐利川吓得炸了毛,看来唐利川最近受到的惊吓不小,几乎成了惊弓之鸟。

    “要解决合战名额的问题很简单啊,只要唐兄答应加入我柳盟,你我便是一条战线的盟友了,你夺得名额我们开心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对你出手呢?”柳风的提议倒是不错,唐利川加入柳盟,便可以完全规避名额归属的问题,他是柳盟的人,实力变强对柳盟有利无害!

    “我倒不是不愿意加入柳盟,就怕柳家如同柳昊那样的人大有人在,我要是加入柳盟,岂非羊入虎口,自投罗网?”唐利川不是不动心,可是他毕竟背着柳家的人命债,武道世界不讲究对错的人太多了,唐利川杀柳家之人不管原因如何,只要杀了,那么柳家的人便要杀他报仇,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更何况柳风数次邀请他加入柳盟的举动,还是在他没有进入镜湖之前,那个时候唐利川还没有资格让顾乘风感到一丝威胁,很显然柳风当时并非因为合战名额的原因想要拉他入伙,这些柳风不说清楚,唐利川绝对不会加入柳盟。

    “这倒是让我有些为难了,此事乃是我柳家的机密,必须等你加入柳盟,成为自己人之后我才能告诉你其中的秘密!”

    柳风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想了想,忽然有了主意:“既然你不放心的话,咱们不如先组成一个临时的联盟,先在合战之中合作一场,我柳盟先助你获得赏赐资格,你再考虑要不要加入我柳盟,如何?”

    柳风如此提议让唐利川有些心动,知道了合战的好处,而他又有一拼的资本,没有理由放弃十年一次的合战大会,若是没有柳盟的助力,唐利川自己孤掌难鸣,很难说对上四海盟会怎么样,既然柳风大度的让唐利川先得好处,唐利川答应下来又何妨?

    “不过我有一事必须先说清楚,此事过后我若是真加入柳盟,你们的机密要是对我的性命产生威胁,我可以随时退出!这个要求你答不答应?”唐利川必须把自己的底线说清楚,对自己有威胁的事情,他还是离远点的好。

    “我可以做主同意,就这么说定了。”柳风倒是爽快,当场跟唐利川击掌为誓,笑道:“合战大会本月月底就要举行,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来我柳家做客,跟我柳盟成员一起修炼精进。”

    “不用了,我自有打算。”唐利川摇头拒绝了对方的提议,他就算要修炼也是去镜湖,怎么可能往柳家跑?

    双方商讨完毕,唐利川告辞而去,快步朝着与甘霖约定的地方跑去,今天是他领取玄龙令旗的日子,这是关系到唐家上下一干人命的大事,他可不敢耽误了。

    “去镜湖呆了没几天,自身的实力跟作死的本事都见长啊?这一次撞到杜怀山手里去了?他怎么没把你阴死呢,我就奇怪了,你小子的命怎么能这么硬!你闯的祸换成别人就算死几十次都足够了,你说你为什么就不死!”

    甘霖躺在椅子里,手里摇晃着一面玄龙令旗,斜着眼一脸讥讽的盯着唐利川,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唐利川跟杜怀山刚发生的冲突也被神通广大的甘霖知道了。

    甘霖依然一副慵懒的口气嘲弄道:“要作死你就赶紧死了,这玩意甘某刚好省下来,能换不少好东西呢!”

    “他先惹我的好不好,我还不准还手了?”唐利川板着脸嚷了起来,明明是对方找茬,甘霖凭啥把屎盆子扣他头上?

    “猪脑子,蠢死你算了!”

    甘霖满脸的恨铁不成钢,吆喝道:“人家骗你出手,你就出手了?人家让你去吃屎,你怎么不去吃!我都告诉你了,宗门的规矩大过天,他杜怀山算个屁啊!你要是不理他,昂首挺胸朝前走,他敢动你一根汗毛试试,都不用宗门长老发话,我甘霖第一个站出来把他杜家灭了!真是蠢材!”

    “我上当也是我倒霉,你气个什么劲啊!我这不是没事吗?”唐利川被骂得狗血淋头,气得他笑了起来,甘霖比他这个受害者还着急,什么道理嘛!

    “我气啥?你要是死了,以后老子要弄灵药谁给我跑腿去!”甘霖硬着脖子,脸不红心不跳的吆喝了起来,好像把唐利川当成了他御用的采药童子。

    唐利川无语的瞪着对方,甘霖也气得拍了拍胸口,反手将玄龙令旗摔到唐利川手上,挥手骂道:“记住,人不可能永远走好运!拿着滚蛋,老子早晚让你给气死!”

    唐利川知道这就是足以保护唐家上下的重宝,小心翼翼的收起来,跟甘霖道谢一声就准备带回唐家放好。

    “哎,玄龙宗认令不认人,令旗你自己可得放好了,让人抢走了别赖我没提醒你!”唐利川一只脚踏出房间,却听见甘霖懒洋洋的丢出来这么一句气得他吐血的话来。

    作者枇杷说:三更完毕,溜了……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坐着码字愣是把裤衩子打湿了,狗日的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