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考验
    三日后,唐利川居住的二层小楼缓缓开启,唐利川自楼中走了出来,面色看上去比之前精神许多,浑身散发的气息也不是闭关之前可以相比,很显然他已经突破了养气境的瓶颈,成功进阶到了开灵境,成为一名真正的武修者!

    只不过唐利川此时的心情却是颇为无奈,虽说他已然突破成功,但代价却实在太大了些。

    “本来并不想动用的开灵丹还是用了,而且还是三颗丹药全部使用的情况下才勉强突破成功,现在还仅仅是养气境最低级的瓶颈突破,以后再进阶不知道要消耗多少资源!”

    唐利川苦笑着摇了摇头,体内的神秘水滴让他又爱又恨,毕竟神秘水滴对他武道之途的帮助显而易见,同样替他设立的障碍也艰巨无比。

    一般人突破养气境别说服用开灵丹这种珍贵的丹药,就算有十余株灵草辅助也绰绰有余了。

    唐利川不仅百余株灵草全部消耗一空,甚至还赔上了开灵境武者都视为珍宝的开灵丹,代价如此之大才“勉强”成功!

    回忆起最后的突破阶段,唐利川现在还有些后怕唏嘘,神秘水滴抢夺灵气的举动差一点就让他丹田中内力转化为灵气的重要环节失败。

    丹田灵气转化的时候最忌讳后继乏力,唐利川要一边跟神秘水滴争分夺秒抢夺资源,还必须一边维持丹田的变化,可说将一心多用的手法发挥到了极致。

    最普通的突破冲关,竟然让他觉得比起武道超级高手渡天劫还紧张。

    好在开灵丹的效果确实不俗,服用之后竟然能在他体内形成一股气旋,无时无刻的吸收天地之中的灵气精华加以补足,就算在神秘水滴的鲸吞之下依然能够维持十余秒的时间,这才让唐利川能够抢到一些灵气用来冲关。

    “要不是柳家二人‘送’来两颗开灵丹,光是柳相依赠送的一颗还真无法让我突破成功,一旦冲关失败的话,之前的材料消耗便枉费了,天意,真是天意啊。”唐利川摇头感叹一声。

    想到体内让他又爱又恨的神秘水滴,唐利川同样只有“无奈”二字形容,百株灵草、三枚开灵丹放在低阶武修者眼里或许十分珍贵,但在神秘水滴面前仿佛沧海一粟那般渺小。

    抢夺了唐利川突破所用的灵气,神秘水滴依然毫无变化,它内部数以亿计的裂痕叫唐利川根本无法判断是否起到了修复作用,灵气进入神秘水滴便如同泥牛入海,转眼就没了半点踪影,连一点水花都无法激起。

    “只是最低级的突破就消耗了这么多资源,以后若不准备千百倍的辅助材料,我还真不敢莽撞突破啊。”唐利川苦笑之色渐浓,所谓祸福相依,神秘水滴给他带来了好处,那么让他经受一些难关考验也是正常。

    缓缓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唐利川收拾好尴尬的心情,自言自语道:“希望玄龙宗外门之内会有更多的机遇吧。”

    唐利川突破瓶颈只不过用了半天的时间,其余时间都花在稳固境界之上,今天推门走出,他的目标自然是成为玄龙宗的外门弟子。

    外门弟子考校之处,每天都有千百号人前来接受检测,除了唐利川这样刚入门的新人之外,还有不少入门多年依然无法考验成功的老油条。

    唐利川脚步刚踏入此地,便瞧见一人从试炼擂台上跌落下来。

    那人捂着胸口,眼神又悲又怒的盯着擂台上那名面色倨傲的弟子,悲愤的怒吼道:“周广仁,你他娘的太狠了吧!我不就是没有缴好处费吗,你用得着处处针对我?这已经是我第五十三次测试了,你还下这么重的手!分明是故意刁难!”

    考校处一共有二十名外门弟子,他们的实力都不算高,基本上都只有开灵境一重的样子。

    想要成为外门弟子,按照规定便必须上台接他们任何一人三招,只要挺得过便算通过考验,擂台上的周广仁便是考校弟子其中之一。

    “姓许的,我奉劝你管好自己的臭嘴!在场所有师兄弟都是见证,对你施展的武技乃是凡级武技,完全符合考校规矩!你若是还敢口出污蔑之言,本人有权力将你交予刑罚堂论罪!”周广仁面带轻蔑冷笑,说道“刑罚堂”时他遥遥一拱手,对此机构十分敬畏。

    “放屁!你还不是为了钱!交了钱的人,你就用弱小的武技放水过关,就因为我没交钱,你就故意用厉害的武技针对我!你分明就不想让我过关!”倒在擂台下的人似乎被对方拦在外门门槛之外多次了,现在他怒气已经无法压抑,不顾一切咆哮起来。

    “呵!”周广仁咧嘴一笑,眼神漠然转冷,厉声喝问道:“那你倒是说说考验你的武技是不是凡阶品级?说呀!”

    落败那人浑身一抖,无法反驳对方的喝问,周广仁确实有所刁难,但他所用的武技依然在宗门规定的范围之内,这一点无从否认。

    周广仁眼神中冷色一闪,抬手隔空打出一掌,擂台下那人闷哼一声,胸口立即染成一片血红,身体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痕迹,直接被对方打飞了二十多米。

    “构陷罪名污蔑考校弟子,论罪当罚!”周广仁见台下众人鸦雀无声,十分满意的拍了拍手:“这就是前车之鉴,想过关成为正式弟子,就给老子守点规矩!”

    说完此话,周广仁径直转身下台,仿佛刚才将人重伤的事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将宗门无垢之事看在眼里,唐利川沉默不语,他知道武道的世界就是如此残酷,没有实力只能让人鱼肉欺压,只有自己实力强大才能保证不收人欺负。

    “这位师弟,看你的样子是刚入门的新人吧?你也看见了,想要通过考验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要是师弟愿意付出些什么,老哥我倒是有些门路可以帮你一把!”

    此时,一个猥琐的笑声从身边传来,回头看去,一名满脸挂着市侩笑容的男子正乐呵呵的望着唐利川,他话里的意思自然便是收钱办事,只要钱使到了位,什么问题也不是问题了。

    “不用,谢谢。”唐利川当然不愿意花钱走后门,但也不想得罪对方,客气的拒绝之后,在对方鄙夷和讥讽的目光注视下来到登记的地方。

    在登记弟子不耐烦的目光中,唐利川递上了入门推荐令牌:“新人弟子唐利川申请入门考验。”

    原本已经打算坐回台下休息区的周广仁听到此话,掉头朝唐利川看了一眼,忽然眉头一挑,狞笑道:“你就是唐利川?上台来,老子亲自考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