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章 诛杀
    通往天元城的大路上,唐惊涛所在的马车缓缓的朝前行驶着,作为迷惑唐云逸的烟雾弹,唐惊涛的车队虽然在走在前往天元城的路上但速度并不快。

    车里,唐惊涛看着身边体温逐渐冰冷的唐飞,他恍若失神的喃喃自语:“过了今晚,唐家的一切就落进我的手里的,飞儿你的牺牲没有白费,为父掌权之日便用唐云逸父子的鲜血来祭奠你!”

    忽然,马车之外传来两声重重的倒地声以及短暂而快速的闷哼声,受惊的马儿厉声嘶叫着,踏着飞快的步子脱离队伍逃命而去。

    “谁!呃……”紧接着,守护唐惊涛的近身侍卫厉声的呵斥声响起了一瞬,然后又戛然而止。

    唐惊涛猛然惊觉起来,凝神戒备的侧耳倾听车外的动静,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莫非是唐云逸追杀而来?这么快?”

    “敌袭!注意警戒!”连死三人后,其他侍卫顿时惊怒交加的怒吼起来,那些侍卫各自将兵器抽了出来,围成一圈将马车保护在中心,眼睛紧紧的盯着羽箭射来的方向,那里只有一人一骑,远远的停在他们的车队后方。

    “何方好汉报上名来!我们是青石城唐家唐二爷的车队,阁下是否认错人了!”

    唐惊涛的近卫首领虽然不是武修者,可是也练就一身上好的硬功,布满老茧的右手此时紧张的按在腰间的刀柄上,虽然远处袭击的人仅仅只有一人,但他发觉对方散发出来的气息非同小可,因此不敢直接出手,反而报出了自家名号,希望只是一场误会,而唐家被杀的几人他也不敢追究。

    来者沉默不语,手中拉开的黑漆弓已经搭上了羽箭,眼神一冷,毫不在意对方的问话,嗖嗖数箭激射而出,唐家的护卫来不及反应,一箭一个应声而倒。

    “欺人太甚!杀!”唐家护卫见对方杀意决然,心下一凛的同时,拔剑一挥,身边十余名护卫同时拿起武器朝对方冲杀而去。

    面对唐家护卫的攻击,蒙面人缓缓收起弓箭,右手一晃,一柄短剑自袖口中滑落出来,手腕微微一抖,一道淡黄色的气息缓缓的覆盖了此人整个右手。

    “不好!是武技,他是武修者!”唐家护卫见状同时胸口一窒,武修者和普通武人的差距他们岂能不知,别说他们十余个人,就是再多数倍的人手也绝对不是武修者的对手!

    唐家的护卫惊叫着掉头就跑,可是蒙面人并不想给他们逃走的机会,双腿一夹马腹,胯下棕色骏马嘶叫着飞奔起来。

    蒙面人信手一挥,动作轻松得如同割草,那些护卫们完全没有抵挡的能力,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转眼数道血泉升起,十来个无主的头颅便如滚地西瓜一样滚落路旁了。

    “你是……”唐惊涛的护卫首领面露一丝恍然之色,仿佛已经猜到了来者是谁,怪不得对方一见面就怒下死手,可是他话未说完,那柄短剑已经刺入了他的胸口。

    躁动的声音持续了不到片刻又重新归于了平静,车里的唐惊涛手脚冰凉,神情努力的保持着镇定,可是他的双手已经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他知道,车外所有的随从护卫已经被对方斩杀了,如今只剩下他一人以及马车外的刺客。

    隔着一道马车屏障,唐惊涛双拳紧握,深深的吸了口气,压抑着恐惧的情绪,故作沉稳的低声道:“车外的朋友,若是唐云逸让你来灭口,我可以出双倍的价钱买命!只要你放我一条生路,唐家的一半产业我可以拱手奉上!”

    说完这话,唐惊涛惴惴不安的等待着对方的答复,可是马车之外的杀手却毫无动静,唐惊涛满心希望对方已经走了,可是隔着一道木墙传来的压迫感让他明白索命的死神依然站在车外。

    这种暗藏杀意的安静让唐惊涛备受折磨,滴滴冷汗不断的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僵持了半盏茶的时间,唐惊涛终于坚持不住了,再次开口许诺道:“大侠,若是嫌一半的家产太少,我唐家可以奉你为主!只要你帮我杀掉唐云逸夺得家主之位,我唐惊涛立誓效忠……”

    这一次他话还没说完便觉得胸口一痛,低头看去,一柄带血的剑刃穿破车壁,刺穿了他的心脏!

    “猪狗不如的畜生,你果然还是该死!”此时,车外的蒙面人叹息一声,缓缓开口说出了第一句话。

    在唐惊涛说出那句话之前,蒙面人就算之前多么的愤怒,依然迟疑是否应该下手,正因为唐惊涛的那句话,他终于做出了决定!

    蒙面人毫不掩饰的声音让唐惊涛双目大睁,顾不得胸口的剧痛,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怒吼道:“唐利川!王八蛋,我诅咒你,我诅咒你全家不得……”

    话语未落,蒙面人奋力抽刀,唐惊涛胸前的伤口顿时血流如注,伤口的剧痛让他再也无法说出半个字,满腹的恼怒和不甘也随着他渐渐消失的意识远去了。

    即便唐惊涛如何心狠手辣,为达目的如何不择手段,可是他终归只是普通人罢了,唐利川虽然没有正式踏入武修者的行列,实力却已经远超普通人太多了,只是简单的一剑,便终结了唐惊涛的野心。

    车外的蒙面人自然是唐利川,他杀掉报信的黑衣老奴之后,用他身上搜出来的银两半路买了一匹过路商旅的骏马直追而来,至于蒙面,唐利川也仅仅是考虑到家丑不可外扬,自己灭杀唐惊涛虽说是替家族除害,但对方到底是他的亲叔父,让外人看到这一幕难免会在背后嚼舌根。

    缓缓擦拭掉剑身上的血迹,唐利川透过车上的剑孔看着唐惊涛死去的背影,低声说道:“不知悔改的垃圾,我不想再听到你说半个字!”

    傍晚的唐家一片热闹景象,大花园里摆满了丰盛的酒席,三名长老已经落座,不断的朝唐云逸祝贺起来。

    其中一人看了看天色,嘀咕道:“明天川儿就要代表我唐家拜入玄龙宗,这宴席是专门替他送行庆贺而设,为何现在还不见人影?”

    话语刚落,一道黑影便从花园门口扔了进来,一个带血的包裹落在酒席旁的空地上滚了好几圈,浓浓的血腥味吓得陪侍的女婢们惊声尖叫起来,而三名长老和唐云逸脸色也变得十分凝重。

    “父亲、长老,无需慌张!孩儿只是替我唐家清理了门户而已!”唐利川脱掉蒙面者的伪装大步走到宴席前,拱手大声说道。

    三名长老心中一惊,他们心中已经猜出了包裹里装的是什么,但他们没听到肯定的说辞之时还是不愿意相信,其中一人低声的问了一句:“包裹里所装何物?”

    唐利川毫无愧疚之色的沉声答道:“家族叛逆,唐惊涛之首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