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七章 杀心
    击败了唐飞重新夺回属于自己的名额,唐利川并没有就此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因为他知道唐惊涛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只可惜现在非是唐惊涛不放过唐利川父子二人,而是唐利川打算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面对三名长老殷勤的邀请庆祝,唐利川并未动容,叩谢过父亲之后,唐利川直接转身就走,现在他才是拜入玄龙宗的人,唐家以后只能仰仗他的荣耀而依附在玄龙宗的羽翼之下,就算长老在唐家位高权重,他们也不得不看唐利川的脸色。

    “明天玄龙宗的使者就要前来接引入宗,今天必须找机会将唐惊涛除掉!”唐利川心中暗自盘算着,毫不迟疑的释放神秘水滴的感知力,很快无形的波纹就覆盖了整个唐家,唐惊涛一行人的一举一动全都处于他的监视之中了。

    “二爷,少爷的伤势太沉重了,方神医前日又意外身亡,城里怕是无人能救少爷啊!如今之计只能前往天元城求医!只是这钱……”黑衣老奴面色焦虑的陪同唐惊涛快速朝门口走去,说到价格的时候他却迟疑了起来。

    天元城不比他们居住的小城,那里是步入武道之列的高手聚集之地,普通人在天元城根本毫无地位可言。

    天元城的医馆更是有炼丹师坐镇,虽然医术更加高明,救治唐飞的希望更大,可是炼丹师跟武修者一样心高气傲,对于普通人的求救完全不当一回事,要想求得他们出手,即便是唐惊涛身为唐家二把手的财力,也难以承受炼丹师的狮子大开口。

    现在的唐飞分明是出气多进气少,眼看撑不了多少时间了,再说他已经受到唐利川武技重创,尚未成型的武脉武骨都被狮蛮拳的霸道劲力所摧毁,即便救活了也是废物。

    黑衣老奴嘴上没有明说,可是暗示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没有必要浪费大量的金钱来救一名废人!

    唐惊涛眼皮一跳,原本面对下人如此大逆不道的言语,作为父亲应该当场暴怒才对,可是唐惊涛居然沉默起来,好像在细细思考黑衣老奴的建议。

    唐飞已然无用,要让他花费巨大的财力将之救活,唐惊涛半生的积蓄都会付之流水,没有财力的支持更加没有可能跟地位飙升的唐云逸竞争了!

    一边是大权在握的地位,一边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唐惊涛神色闪烁,仿佛犹豫不决应该怎么选择。

    “对自己的儿子都冷血到这种地步,看来今天不杀你,日后必成大患!”唐利川在神秘水滴的感应下将唐惊涛的神色举动看得一清二楚,如此冷血的做法,更加激起了唐利川的杀心。

    “该死的唐利川!我要让你父子二人不得好死!”沉默半晌的唐惊涛忽然咬牙低吼一声,转头冲黑衣老奴道:“你现在马上出城联系部署,我料唐云逸今晚必会替他的王八儿子庆贺!咱们一不做二不休趁机斩杀了他们父子,将唐家的大权夺过来!”

    “对!唐利川得胜,少爷又被打伤,他们定会认为二爷全力抢救唐飞少爷,必然疏于防范!我们此时杀一个回马枪,一战可成!”黑衣老奴冷笑一声,点头附和起来。

    唐惊涛眼神阴冷的看了看身边昏迷不醒的唐飞,神色决然的沉声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飞儿,你先走一步,爹马上就让唐云逸父子下来陪你!”

    说完这话,唐惊涛眼神一冷,伸手按在唐飞脖子上发力一扭,唐飞的性命就在昏迷中被他父亲亲手葬送了!

    亲手杀子之后,唐惊涛面色阴森得吓人,口气发寒的吩咐道:“将马车朝天元城的方向继续前进,降低唐云逸的戒心,你点拨人马今夜血洗唐家!跟唐云逸父子有关的人,全部格杀一个不留!三名老不死的若是阻拦,那就一并灭了!”

    “是!”黑衣老奴躬身应诺,飞快的离开队伍朝城外走去了。

    唐惊涛自认为谋划慎密的决定全被唐利川看在眼里,唐利川看到唐惊涛下手杀子的时候,内心微微一跳,闭目喃喃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多谢你给我一个最终下定决心杀你的理由!”

    在这之前,唐利川甚至想若是唐惊涛有悔过之意,他或许可以网开一面废而不杀,留他们父子一条生路,毕竟亲情血浓于水,谁都有被权力蒙蔽双眼的时候,可是现在他的决定只有一个,那就是——杀!

    黑衣老奴跟唐惊涛南辕北辙的兵分两路,一虚一实的暗中布计,唐利川神色冷漠的看了看黑衣老奴消失的方向,决定先除掉他,毕竟他手上掌握着唐惊涛多年来招兵买马暗藏的兵力,对他父亲唐云逸而言是极大的威胁。

    收回感知力,唐利川脚步一转,走进了唐家的私人武库,取了一张黑漆弓、一筒白羽箭,脸上的表情带着森然的杀意,在唐家仆人畏惧的眼神中,快步朝着黑衣老奴消失的地方追了过去。

    城外东边十里的树林里,黑衣老奴神色警惕的朝四周看了看,发现无人跟踪,这才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摸出一根竹筒,竹筒下方有一根棉线引信,似乎是一个信号弹。

    就在黑衣老奴拿出火折子准备放出信号之时,忽然身后“咻”的一声破风声传来,黑衣老奴愕然回头,身体却是猛地一晃,一支白色的羽箭让他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迅速的贯穿了他的喉咙,半截箭身穿喉而出,大滴大滴的血液顺着箭身滚滚流出。

    黑衣老奴面色惊恐的张着嘴,却一个字也没办法说出口,眼前变成漆黑之前,他只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从远处的大树后不急不缓的朝他走了过来,接着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即便到死他也不知道杀他的人究竟是谁。

    唐利川手持上弦的弓箭缓步走了过来,抬腿踢了踢黑衣老奴,确认死亡以后他才收好武器,将那个来不及释放的信号弹踩在脚下用力一捻,尘归尘土归土,集结的信号再也无法传达出去了。

    做完这一切,唐利川回头看着天元城的方向,喃喃道:“下一个轮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