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三章 自信
    第二天一早,唐利川卧房嘎吱一声打开了,只见唐利川披着一件绒衣,脸上透着一股病怏怏的苍白,一点也不像昨夜冷血的复仇者。

    “少爷。”院子里浇花洒扫的下人们看到唐利川之后,在行礼之前竟然还愣了数秒,根本没有下人见到主人应有的觉悟,而且行礼的口气听起来透着几分不情愿和反感。

    不怪这些下人无礼,只能说人心势力,趋炎附势本就是人之常情,他丹田被废的消息恐怕昨晚就传开了。

    如今唐家可以踏上武道,甚至拜入那人人向往的武道大宗玄龙宗的机会,很显然已经落到了唐家另一位少爷唐飞的手中。

    唐家并非武修世家,整个唐家就没出过一名有资格踏上武道的族人,如今二爷唐惊涛的儿子有此资格,那么唐家大权旁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唐家上下谁还乐意亲近即将失势的唐利川。

    唐利川沉默不语的抬头看了看天空,碧蓝的天空中一道肉眼可见的金色光罩仿佛将整个天际都囊括在内,而如此异状此地的人显然已经习以为常了。

    望着金色光罩,唐利川默默的想道:“还有两年,那灾祸便会再次降临吧。”

    传说中每个数百年便会降下的灾祸是这片大地上所有生灵的噩梦,没有武道宗门的庇护,普通人家无论财力多么雄厚、人丁多么兴旺,在灾祸的肆掠下依然只有等死的份。

    “少爷,长老让你去大堂议事。”失神间,一名灰衣杂役快速走来,冲唐利川恭声说道。

    “知道了。”唐利川神色淡然的扯了扯披在肩头的绒衣,对于长老的目的他已经心中有数,暗笑道:“老家伙们果然坐不住了。”

    来到大堂,唐家有资格讲话的人都已入座,除了他父亲唐云逸和叔父唐惊涛之外,还有三名年逾七旬的老者,这三人便是对家主决策有否定权的长老大人。

    该在的人都在,只是其中少了数日前打伤自己还将他扔下山崖的唐飞。

    “父亲、长老。”唐利川走进大堂,向唐家高层行礼,却好像忘记了他叔父的存在一样,径直坐到了一旁属于自己的位置。

    “目中无人的废物!成了废人还敢如此嚣张!”唐惊涛眼皮一跳,心中对唐利川无视之举大感恼火,暗自咒骂起来。

    唐利川到场,三名长老互相对视一眼,最后还是由一名头发花白的长老点了点头,露出和蔼的笑容望向唐利川,问道:“川儿,如今你年纪也不小了,应当为家族贡献一份心力,你也知道我唐家名下产业众多,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替我们这把老骨头分忧?”

    长老此话说得委婉,实际上分明是想把他从本家赶出去,发配到外地偏僻之处当一个小小管事罢了!

    唐云逸身为唐家家主自然不希望自己儿子被外派当一个管事,可是唐利川如今已经无法修武,完全失去了和唐飞竞争的资格,他就算想袒护唐利川也拿不出站得住脚的理由,因此只能沉默不语,满腹自责的握紧了拳头。

    “替家族分忧解难是每个唐家子孙的职责,不过打理产业这点小事我没有太大的兴趣,若是拜入玄龙宗替我唐家争光耀祖,小子倒是十分乐意。”唐利川扯了扯绒衣的衣角,轻笑一声,缓缓答道。

    “呵!”唐惊涛闻言忍不住笑了出来,望向唐利川挖苦道:“我的好侄儿,看来你还没认清现实啊,你如今只不过是一个丹田被废的废人,一辈子都无法修武,还谈什么拜入玄龙宗?你的愿望还是交给你堂兄唐飞来帮你完成吧,你就安心去外地做个管事混吃等死算了!”

    “唐惊涛!若非你纵子行凶,我儿岂能遭此大难!你如今还把唐飞藏起来不肯接受族规制裁,如此无视家族祖训之辈,有何脸面冷言奚落我儿!”唐云逸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大声怒喝道!

    “哼!武者比试拳脚无眼!谁让你儿子学艺不精?有能耐把我儿子打残啊,我唐惊涛绝不护短!”

    唐惊涛此时有恃无恐,面对原本还有几分忌惮的唐云逸,现在是完全不把对方的家主身份放在眼里,大声道:“再说了,我唐家难得出现一名修武奇才,若是因为一点小小的过失而处罚唐飞,耽误了拜入玄龙宗这等大事,谁来负责!要知道,距离那劫难只有两年时间了!要是得不到玄龙宗庇护,我等难道束手待毙吗?”

    唐惊涛大义凛然的话落在唐利川耳中,只是让他更加愤怒,当初唐飞以切磋之名邀请他进山比试,结果还没开打,唐利川只觉得后脑勺一阵剧痛,显然他已经中了唐飞的算计被人偷袭了,凭着他昏厥前仅剩的一点意识感知到自己被唐飞命人丢下了山崖,要不是他福大命大现在早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唐惊涛身为唐飞的父亲难道不知道此事?亏他还敢大言不惭的说唐利川二人进行的是公平的比试,简直太要脸了。

    说完这话,三名长老其中一人立即帮腔,对唐云逸劝道:“你且息怒,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此时追究责任也挽回不了什么,身为家主要从唐家大局的利益出发,绝不能感情用事!与其惩处唐飞还不如让他戴罪立功,他要是能成功拜入玄龙宗,使我唐家搭上这座靠山,自然可以将功抵过。”

    其他两名长老也纷纷点头附和,无论从私利还是家族利益,他们都已经公开表示支持唐惊涛。

    眼见这几人串通一气,唐利川忽然轻笑一声,立即引来了所有人不解的目光,唐利川不急不缓的笑道:“长老大人只提唐飞拜师却不提我,是否已经忘记了我也是拜入玄龙宗的候选人之一?”

    “废物一个!哪容得你在此大言不惭!若非念在你是唐家血脉,老子连管事的位置都不给你!别给脸不要脸!”唐惊涛此刻已经不想继续掩饰了,宛如将自己当成了唐家的主宰一样,瞪着唐利川怒吼起来。

    “唐惊涛!你说什么!我现在还是家主,你是否嚣张得太早了!”唐云逸自然知道的对方的狼子野心,而且唐利川无法修武之后,唐惊涛掌握唐家大权是迟早的事,但唐惊涛发难的速度也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呵,谁是废物还不知道,没有正式比过又有谁知道最后结果!”唐利川眉梢一动,眼神阴冷的直视对方的眼睛,忽然咧嘴一笑,沉声道:“十天之后的正式比试,我会让你见到你儿子是怎样跪在我面前求饶的,到时候谁才是废物,咱们走着瞧!”

    说完此话,唐利川起身就走,只留下唐家一众高层神色复杂的坐在原处,目送他消瘦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