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二章 索命
    深夜唐府,众人皆以入睡,一道诡异的黑影却在此时翻出唐府院墙,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回春堂是小城里一家普普通通的医馆,主人正是医治唐利川的方神医,此人看似受到唐家家主的礼遇,实际上他的威望也仅限于一般人和低级武者之中,无法炼制灵丹的医者在武道世界里,地位相当于无法修武的废材。

    今夜方神医睡觉特别香甜,枕边所放正是唐家两位大人物赏赐合计一万两的白银。

    砰砰砰!

    忽然,方神医卧房的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谁!”方神医猛然惊醒过来,下意识的拉过被子遮住床头的银两,透过淡淡的月光,他仿佛看见一个瘦小的人影轮廓站在门外,但是由于今夜小雨,乌云遮月月光不甚明朗,叫他看不清楚。

    “是小童吗?是不是谁深夜来求医,告诉他们我已经睡下了,今晚不出诊!”方神医见门口的人不答话,想到整个院里只有他和手下的打杂小童,因此便以为门外的是自家雇佣打杂的小童。

    深夜求医的事他平时也遇到过不少,放在以前他定然会冒雨出诊,但是今天已经入账了一万两白银,他并不想为了一个“悬壶济世”的虚名而委屈自己。

    “先生,有急事,你开开门吧。”门外的人低声的回了一句,话语隐隐透着一丝紧张和恐惧,听声音确实是在他手下打杂的学徒小童。

    方神医眉头一皱,心说今晚小童有些反常,有什么急事能让他非得现在就见自己呢?

    回头看了看盖在被子下的银两,方神医心忽然醒悟过来,迟疑道:“莫非如此?”

    从床沿里摸出一把匕首抄在手上,方神医缓缓朝房门挪了过去,一手按在门闩上,嘴里还故作平静的说道:“你等一下,我穿好衣服就给你开门!”

    但此人话语一落,却猛然将门闩一抽,拉开大门同时将匕首朝前一递,居然使诈!

    他先用言语让对方放松戒心,然后突然开门出刀抢占先机!表面上看似医者仁心的方神医想不到竟是一只狡诈的老狐狸!

    可他机关算尽,却怎么也想不到开门的一瞬间,一柄比他手中匕首长了一尺的短剑抢先一步递了进来,恰好抵在他的喉咙上!

    方神医捅出去的匕首停在半途便触电似的戛然而止,他只觉得若是有半点轻举妄动,对方的短剑便会瞬间刺破自己的喉咙。

    “壮……壮士,求财还是求医?”方神医口干舌燥的望着门外的黑衣蒙面人,战战兢兢的低声问道,喉头略一鼓动便会碰上锋利的剑尖,让他短短一句话说得倍加小心。

    而在门外的并非一人,而是两人,方神医的小童确实也在门外,只不过他此时的表情恐惧到了极点,脸色因为受惊过度而毫无血色,脖子被身后比他高出两个脑袋的黑衣蒙面人用右手扼住,蒙面人左手所持的短剑此时便顶在方神医喉头。

    蒙面人一语不发,眼神一转,看向了方神医手中的握着的匕首,同时剑尖微微一晃,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方神医犹豫了一下,可是看到对方眼中的森然寒芒,他刚刚升起的一丝反抗心思也荡然无存了,命门受制,他不得不按照对方的意思来办,手掌一松,匕首便叮铃铃的跌落在地。

    黑衣人脚步朝前迈出,剑尖随着步伐朝前一送,将方神医一步一步逼回卧房里。

    进了屋,黑衣人毫不犹豫的抓住小童的脖子顺手朝旁边的墙上一撞,碰的一声闷响传来,那小偷童不及喊痛便被撞得昏死过去。

    接着,黑衣人伸手扯下自己的面罩,露出一张让方神医跌破眼镜的面孔。

    “你、你是!唐利川!”方神医是诊治过唐利川的人,对方现在的情况没人比他更清楚,明明应该虚弱得无法动弹的唐利川怎么可能下床走动,而且抵自己脖子的短剑力道沉稳,哪里有一点病人应有的虚弱!

    废掉丹田逆冲经脉的医治方法是他提出且亲自动手实施,唐利川应该连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都不如才对,怎么可能还有如此沉稳的力量!

    一连串的疑问让方神医手足无措,额头更是汗如雨下,不一会汗水便浸湿了他的衣襟。

    “怎么?方神医见到我为何如此惊惧?”唐利川冷冷一笑,口气阴森得让方神医感到不寒而栗。

    “唐公子,你大病初愈需要休养,来我这里作甚?若是要问罪毁掉丹田的做法,老夫可冤枉啊,若不如此做根本无法将你救活啊!你父亲唐老爷也是同意的,要不然我也不敢自作主张不是?”方神医虽然心中疑惑,但是抵在喉咙上的短剑容不得他多想,他只有故作镇定的试探说道。

    唐利川闻言根本不为所动,眼里的阴寒杀意不减反增,用一副强压怒气的口吻冷冷道:“需要毁掉丹田才能救我?那么是谁暗中动了手脚,导致只能使用这种方法才能救我呢?”

    “这个……”方神医闻言额头冷汗更甚,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唐利川见此情形并不意外,反而一口点破道:“若非你方神医妙手,在医治的汤药里放进了阻塞经脉、影响神经的草药,岂能让我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让你设计毁掉我的丹田?”

    “啊!”方神医听完唐利川的话,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脑门,他确实在医治唐利川的过程中动了手脚而让唐利川一直昏迷,甚至他暗中加入的草药还能造成经脉淤塞,制造病入膏肓的假象!

    可这事是在唐利川失去意识的时候做的,而且就连一直紧守在旁的唐云逸都没看出来,唐利川又是怎么知道的?

    “你我无冤无仇,你却下此毒手暗算于我!你说你该不该死?”唐利川眼神一冷,方神医立即觉得要命的短剑寒芒更甚了几分。

    “冤枉啊!你、你现在不是没事吗?以你现在的力量,丹田分明没有被毁!”方神医打了个寒颤,几乎是带着哭腔的哭喊起来。

    “我丹田若是没有重铸,怎么可能亲手了结你这人渣的性命?至于丹田重生的奥秘嘛,你不配知晓!”唐利川说着便要下手取命。

    “住手!我有话说!我有同伙!就是你的叔父唐惊涛,他拿钱收买我!是他威逼我这么做的,我要是不听他的话,他就要杀我啊!我也是被逼无奈,求求你,不要杀我,我能出面指证他,求你……呃!”

    方神医惊恐无比的求饶声忽然一顿,一篷热血穿破喉咙喷撒而出,在二人面前形成一道淡淡的血雾。

    唐利川毫不犹豫的一剑封喉,随即方神医捂着脖子的挣扎着倒在了床上,从他喉咙涌出无法止住的鲜血染红了被遮挡在床头的银子。

    眼中杀意毫不掩饰,唐利川红着眼,默默的吐出一句话:“都该死,迟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