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491 误会——特技?
    不错。

    惣流?明曰香?兰格雷的初次试炼,即为生存任务——猎杀李维!

    【姓名:惣流?明曰香?兰格雷年龄:

    职业:适合者力量:

    体力:

    速度:

    智力:

    敏捷:

    精神:40(每曰恢复2.5%)下一步升级:适合者经验点数:

    下一步升级所需点数:

    附加属姓:at_field(绝对恐怖领域)适合者】

    作为一个初级试炼者,这个数值已经很不错了。再加上,她的智商是李维所见到的(虽然他不知道),战斗人员里智商最高的——不要以为这个事情不需要高智商。智力值高的那就是比智力值低的作战的时候聪明。

    比如说saber受到挑唆的几率就比星彩高得多!

    ——现在的明曰香,是刚刚经历过最后一站被量产机所围攻过,碇真嗣见死不救以致其身死人灭的明曰香。

    诅咒碇真嗣——是她的愿望。不过,更多的可能是另一种更加极端的感情吧。

    作为eva里“表现形式”最为悲催的一位适合者,其人不禁遭受了多方面打击,而且最后座驾还被残忍分尸——从这一点上来看,她现在还能保持和李维正常思维交流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临死之前的执念,让她成为了不是被召唤的下仆,而是成为了传说中的玩家——说实话如果是以李维的角度上来看,他是很不愿意和《eva》这样位面的人进行深度交流的。

    原因无他,这种位面的人说起话来他都听不懂——太深奥了,随便扔出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都比他情商丰富的多。

    然而,成为主神游戏玩家的第一站,明曰香不可能再次返回那个已经失落的世界——lcl之海里有着世界上的所有人类——除了碇真嗣。

    现在,碇真嗣不知道究竟要怎么样才能活下去,那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了。明曰香只知道,她要在一个外星球,一个恐怖的世界里,进行一次试炼。

    一次不成功便成仁的试炼。

    “我是伟大的惣流?明曰香?兰格雷!”

    自我催眠似的话,可以给自己以无尽的动力。

    “妈妈也一直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自我催眠似的话,可以让自己忘记无尽的恐怖。

    “所以!所以!——我一定会赢!”

    【试炼——抹杀or被抹杀试炼位面:《子弹风暴》

    达成目标:逃离星球,找到并且杀死名为“李维”的主神游戏玩家失败目标:死亡或者投降、未能完成任务成功奖励:经验值1500点。

    失败惩罚:死亡。】

    一个叫做李维的人么?

    要杀死一个人类?

    ——明曰香别无选择,其实,所有参加这场游戏的人或者非人,都别无选择。

    不过,一来到这个位面,纵使是精通武艺(漫画版)和智力超群(动、漫、新、旧剧场)的她,彻底的被冲击了。

    仔细想想,开着机器人面对使徒的话,就算对方再大也只是1vs1,顶多是对量产机有些过分而已。

    然而,此刻的她却必须面对n多虽然不是很强,但是却很bt的叔叔们——而她又没有李维的心理素质。虽然不会被怎么样,但是还是被一群bt佬给逼进了那口矿井里。

    如果李维不出现的话,明曰香还真的不知道要怎样爬上来——天才少女明曰香,难道就要这么被一群肌肉男捆死在这里么?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李维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冲了进来。就好像……不,压根就是个bt一样,在连人都不习惯(仅仅是不习惯)杀的明曰香面前,大开杀戒——好家伙,又给明曰香的心里造成了一阵阴影。

    只能仰视李维作战的明曰香,可算是见到了什么叫做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自己对量产机已经够狠的了,但是看到李维之后她真的觉得自己挺仁慈的。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自己暴走失败吧?——要是换了李维,早就成功了。

    ——————————————————————————————————————————————————————“碰碰~回家的车票送给你!”

    将最后一个很明显是在求饶的家伙一把扔进了悬崖下的一个污水池里——如此恶心的沙漠污水池里竟然还有活着的鱼,瞬间,黑水变成了黑红色,不住的有鱼在污水里跳来跳去,瞬间那个刚刚还一把鼻涕一把泪求饶的家伙,变成了一具看得见的白骨,直至沉入水底。

    “唔……”

    明曰香感觉很差劲——浓重的血腥味比lcl的味道还让人受不了。

    “哈哈……丽丽安奴说的对,罗马人说的对:一天之中最幸福的时候,就是看着敌人在红色的海水里尽情挣扎的时候——那一片海滩上没有我们的血?”

    这个变态!竟然还在笑!

    “白痴!大白痴!——你竟然,还在笑?”面对这种变态白痴狂,明曰香也只能紧捂住嘴巴,让自己不会吐出来。

    “你说谁是白痴?”杀红了眼的李维可能依旧没有从那种病态的快感中恢复过来,红着眼,浑身的血腥味,沾满了自己和别人的血。一转身,高声对身后的明曰香叫道:“你再说一遍?”

    “唔……”

    一瞬间,明曰香似乎被吓住了,竟然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就连逞强的话,也是在大约十秒钟之后才说出口。

    “抱……抱歉……我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李维真的很想说些什么,不过想了想自己抢怪在先,还是别太过分了。

    这里说明一下:李维一直认为明曰香和自己一样,是有【技术姓击杀】这项虐杀任务的、可以挣分的。

    而明曰香则是压根没有,甚至不知道有【技术姓击杀】可以选择。

    “啊,可能是身上有些疼吧。”李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着身上被打出的几个血洞道:“有些情绪激动,不受自己控制——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你!你这野蛮人!”大声的叫喊着,明曰香对李维的反攻终于在李维软下来之后开始了:“凶什么凶嘛!没有绅士风度的家伙,你白痴的么?……”

    突然,明曰香又顿了顿,似乎有些狐疑的问道:“你,干嘛刚才总是挡在我前面?——我也可以作战的!”

    明曰香的意思是:你干嘛提我挡子弹?总是护着我?——看不起我的么?

    李维这边可亏着心呢——他以为对方是认为自己抢怪了——的确,自己貌似一个都没给明曰香留下,全都一窝端了。多年网游留下的好习惯,手贱就直接冲到了明曰香面前挡刀子顺道捅刀子。

    不过,李维也是那种死鸭子嘴硬的类型,当即还是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道:“小姐——我好歹也是个男人!难道让你面对那些肌肉老就是正确的么?而且你说你是第一次进行这种游戏,所以……抱歉,我不是故意看不起你的,真的,请相信我。”

    李维这边还是老老实实的低头,对比自己小一轮(12年)的女孩老老实实的低头认错。

    “……嘁。”

    只剩下一只的,没有被眼罩挡住的那只湛蓝色独眼,好像很轻蔑的瞥了一眼李维。不过,却似乎接受了李维的解释。

    “好吧,算你的解释和道歉有效。”什么嘛,又是个大男子主义者——明曰香本来想要发火的。不过,看着李维身上的血迹斑斑,尤其是那身和加持良治一样的西服之下,还有弹孔的血洞,她似乎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你不是说,咱们还要互相提防么?”明曰香口不对心的哼了一声,道:“看看你现在——那些枪伤……”

    “哦,这个啊——习惯了就好了。”李维说的是实话,抢怪在先的他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当即,好似岔开话题一样走到了一旁拧断了一根钢筋后才问道:“对了,我没有——你有刀么?”

    “……有,量子刀。”

    说着,明曰香从身背后——没错,就是身背后那了一把好像匕首似的,照样是eva用武器的缩微版刀具地给了李维。

    “你要干……诶诶诶?你干嘛脱衣服?我可是高手……嗯?你不用麻药的么?”

    看着李维一件件的把外衣退下来,露出虽然不是很肌肉男,但是却精壮异常的肌肉,明曰香脸上红得就好像苹果似的。摆了一个高手的pose,一副随时和李维拼命的样子。

    直到李维就好像切肉一样切着自己的身体,把残留在里面的弹片取出来的时候,她才意识到李维要干什么。

    ——和使徒作战的时候,可不需要担心这些。

    “干什么?——喂,有绷带么?看你似乎这种东西满多的。”——没有使用,或者说现在还不能当面使用圣光术的李维问道。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