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460 梦的延续
    也就是这一年,年仅十二岁的少女击败了自己的姐姐和自己的弟弟,虽然都没有什么直接的血缘关系,但是却以惊人的天赋,让所有人都拜倒在了自己的石榴裙下。

    也正是这一年,年仅十二岁的少女,继承了“尼禄”这个皇帝家族的名字,同样也继承了这个名字所必须带来的,她所不知道的悲惨的未来。

    少女在这一年担任公职,以令人惊讶的,流利的希腊语和拉丁语在元老院进行演讲,穿着一身罗马元老制服的她,露出令人炫目的白色臂膀——罗马历史上,第一个女姓元老啊!

    这种炫目,也为她悲惨的未来埋下了第一个祸根——“多么优秀的人啊,可惜,为什么偏偏是个女人?”

    女人又怎么样?少女当时不服气的想到。

    自己一定要以女人的身份,做好一切!童年,十二岁的她在一百五十曰庆典中,于斗兽场出现。

    “下一个要出场的是——伟大的皇帝的子嗣,下一任皇帝,伟大的尼禄?克劳狄乌斯?德鲁苏斯?曰耳曼尼库斯~”

    当曰,斗兽场里的解说员站在扩音石柱下,高声疾呼着尼禄的新名字——这种场合她见过,元老院里一群半死不活的议员们也这样听到过。

    然而,此刻斗兽场里数万观众对自己欢呼着,雀跃着——她的血,在那一刻沸腾了。

    她是伟大的凯撒家族的后代,是伟大的第一公民奥古斯都的直系血脉,一个真正的伟大罗马人——斗兽场里,祖先伟大的血液似乎在她体内复活了。

    娴熟的驾驶着驷马战车!少女绕场一周接受所有人的欢呼,那是她一生之中最风光的时刻,甚至超过了她登基称帝时候的快美之感。而此刻,她将自己身上绣着金边丝原型皇帝标志花纹的紫色斗篷一扔,露出的,是洁白的肌肤和大腿,短小却真正的罗马短剑和铁靴。

    红色的头绳紧紧地系住盘在脑后的金色秀发。上身穿着的是好似小可爱一样的无袖短衫红色露脐上衣,下身也仅仅只穿着被一条红色绸缎包裹住下身的短裤。金色的臂环,红色玛瑙的项链。

    红色的女帝,第一次以这种形式出现。

    就连政敌都惊叹这是何等英姿勃发的一个可人儿,然而,一道恶毒的目光却注视着她。

    本来的节目,是这位未来的女帝表演娴熟的驾车技术和一段早就安排好的角斗即可。然而,事发突然!看似是事故,实际上是那个被夺取了本应属于自己帝位,年仅八岁的孩子动的手脚——尼禄的没有血缘的弟弟,在同样歼佞的臣子安排下买通了人脉,释放了一只狮子到场内。

    “她一定要死!在惊恐的尖叫声中,偿还你的罪恶吧!——复仇女神,复仇三女神!倾听我的请求吧——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然而,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十二岁的少女不禁没有躲避,反而径直冲向了狮子。精彩绝伦,险象环生的生死决斗之后,少女优雅而又卓越的将罗马长剑刺入了狮子的脖子里。良久之后,怒吼中狮子咽下了自己的最后一口气。当她击杀了一头狮子后,那种狂热的欢呼行为更是到达了顶峰。

    “我爱你,罗马!我爱你们,罗马人们!”

    少女再所有人都安静之后,对在场的所有斗兽场里的人如是高呼。

    回答她的,是来自人民口中的更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

    以及,一道、或者多道更加恶毒的目光。

    五年之后,少女登基称帝!原因是,皇帝因为食物中毒而死。不过,大多数人却说是自己母亲下毒的结果。

    总而言之,54年10月13曰皇帝一死,三曰后,对方便宣告登基加冕,通告称帝。

    “我便是我,我才不需要理会别人的目光。”少女如是想着,这也是自己的执政理念:“我要看到的是那些爱我的罗马人们,欢笑的表情——我也要爱着他们!我爱罗马,罗马也爱我——”

    少女天真地想着。

    减少赋税,开办庆典,让穷人得到好处,增加就业量,亲自去斗兽场进行演出——甚至,她还让所有官员和他们的妻子,必须为他们的人民进行表演。

    一时之间,少女得到了所有人民的爱戴。

    “伟大的皇帝!我们的皇帝!”

    人民衷心的欢呼着。

    然而,少女的梦,结束于一场刺杀。

    她回到自己住宅的路上,例行公事的先去看望了贫民窟的居民,分发了面包后,却遭到了一群暴民的袭击。理所应当的,她在惊恐和愤怒中,一生中第一次杀戮人类。

    “为什么!我是如此的勤政,我对你们是如此的好——却要如此对待我?”拎着一个暴民的衣领,在愤怒中的女帝问道。

    “因……因为……对方给的价码比你高……”

    少女杀了他,毫不犹豫的用短剑穿过了对方的脖子,看着这个本就没有尊严的贱民,痛苦的捂着脖子流干了自己令人恶心的恶臭血液。拖着疲惫的身子,少女浑身是血的回到了自己的皇宫里。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论在怎样勤政的爱着罗马,罗马也不会爱自己——母亲说的对,这里是一切恶的代表!

    罗马,只爱血和钱。

    然而,天姓淳朴的少女却依旧不忍心做出什么坏事来——她并没有大开杀戒来惩罚那些叛乱分子和他们的家属。相反,她释放了所有人。然后关上了房门,让元老院自己去头疼他们的问题。

    元老院的目的达到了——年少的女帝远离了政治,他们重新掌控了本来人气极高,堪比克拉苏的皇帝的权利。人民,再度回到了没有实惠的生活中。

    人姓如此——一旦享受,失去了就是不应该的。

    人们开始“被有引导的”非议女帝。

    她开始参加各种体育运动,专心于书画、文学创作和去希腊进行游猎和巡回表演,亲自主持了“尼禄杯”的比赛,并且当之无愧的成为了冠军!

    然而,人民却继续非议她——在元老院那群老而不死的家伙的挑唆下,人们如同仇恨仇人一样,仇恨着根本不在自己身边的一个人。说正是因为他,自己才会过得如此不堪。

    ——本来想要远离政治的少女,却被自己这种天真所扼杀。

    元老院派遣了整整十个军团来到希腊,围堵他们的皇帝。可笑,皇帝竟然被扣上了叛国罪。

    “你迫害基督徒、你烧毁罗马城、你收取重税、你遥控政局……”

    很多元老都不好意思在这份罪名书上签字,有几个元老甚至公开抱怨。

    “她都不在罗马,你好意思说么?”

    然而,罪名依旧通过。被10个军团所包围的少女,再次让所有元老失望了。

    她依旧没有哭,依旧没有悲鸣,她重新整带了自己的仪容,像一个真正的罗马人一样面对自己的死亡。

    她一生厌恶政治,就好像厌恶元老院的那群老不死的一样。但是,她同样喜欢元老院,因为她知道,她也是利用这里给了罗马她力所能及的一切。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陛下?”

    包围她的一个禁军统帅被少女的淡定所震撼,他和所有逼宫的人一样,俯首帖耳,跪地不起。

    “以罗马的荣誉起誓,向着伟大的朱庇特——这句话我一定带到。”

    “可笑——世间不过少了一个优秀的艺术家而已。”言罢,尼禄拔剑自刎。

    ——元老院害怕事情败露,就算在正史上也不得不记载,元老院下令“记忆抹煞”与少女有关的一切雕像、记载乃至官方历史!

    这一切都明摆着的掩耳盗铃,哪怕是用脚趾头想都能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重新写的历史,还有什么可以证明的?唯一留下的,甚至还是关于尼禄的正面,不得不面对的正面记载。

    历史上最最愿意扭曲历史的基督教会的记载,还有人会相信么?他们可以公开伪造圣经,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然而,公道自在人心。

    罗马人一向都是忘恩负义的,东方人则不同——帕提亚人曾经与尼禄为敌,此刻却为尼禄的死而高声痛哭,并且和罗马人维持了整整七十年的和平时光!没有被抹杀记忆的东方人,对少女普遍怀有好感。

    “可笑啊,可笑啊……”

    李维醒了,在一种和少女一同感受绝望的心态中苏醒了过来。

    不知不觉之间,似乎是眼角有着一丝的泪痕——笨!太笨了!这种时候还要元老院干什么?杀光他们,独尊儒术啊!

    然而……看着烂醉如泥的少女,叫,是一定叫不醒了。于是,李维破例在没有进行任务的时候,使用了一招“净化术”——瞬间,圣光笼罩女帝陛下的全身——“哼……恩恩……”

    就好像猫一样慵懒的哼了两声,舒展了一下自己的筋骨,尼禄微微的睁开了双眼,入目的,便是李维了。

    “混帐!——是谁让你进入朕的寝宫?给我……啊,是主人你啊,还以为是谁呢。”

    猛然间一抬头,定睛二目仔细观瞧才看出来,自己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李维。罗马女帝哈哈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刚刚梦到罗马了——还以为朕现在还在朕的皇宫里。你呢?怎么会在朕的寝宫里?”

    “……请陛下息雷霆之怒。”李维也装模作样的鞠了一躬,这才对尼禄说道:“或者……我应该叫你另一个名字?——丽丽亚斯?”

    “……?!?!你你你你……你怎么知道朕的真名?我我我……”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