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456 最可怕的人是自己(三更)
    ……冲动是魔鬼。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最可怕的话,那么一定是人类自己了。

    没错,这是个哲学范畴内的东西。人类的大脑为什么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感觉,人类究竟是什么。甚至是,为什么会有自虐倾向的人,为什么会有自杀倾向的人。有一种叫做卡普格拉综合症的疾病,就发生在看似正常的人身上,他们不断的想象着某件事情。有个例子,就是有个澳大利亚人不断想象老爹是外星人,于是他亲手剁了他老爹的脑袋。还有一种克塔尔综合症,你可以看到你身边的任何人,感受到她们的生。但是,却出人意料的认为自己已经死了——那种真真正正的死,并且对自己的死深信不疑,认为自己是个“幽灵”——怎么样?很起点流吧?

    但是,现在更加起点流的东西摆在李维的面前。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在做梦,反正,他有一种自己疯了的感觉。

    ——“你们这两个妖精!到底想要干什么?”

    解开绳索,反客为主的李维紧紧地用自己的双臂搂住了两个几乎可以说成是逆推自己的女人——“我可不记得有把你们教成这个样子——黑色的吾王,lily——你们两个到底要干嘛?”语气虽然是责怪,但是貌似是个男人这种责怪就是胡说八道的吧?

    贪婪的索取着银|靡的快感,但是嘴上却对两位王者苛责着。

    “我……我……”saber_lily的脸皮最薄,当即只是附在他的身上,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哼……啊……还不是因为你这家伙。”人类的灵魂和黑化的王者,最原始的需求和后天形成的面子——黑化的saber断断续续的解释道。

    原因很简答,这两位加上那个已经半透明,或者说快要消失的狮子王saber,已经处于消失的边缘——原本这三位所出现的位面,就是李维和saber发展出除了友谊之外的友谊啦,友谊啦和友谊啦之类的产物。还记得李维带着saber去不列颠之前么?黑化的sbaer笑的多么的贼,白色的sbaer和狮子王saber都在想些什么。

    这三位多少知道一点以后的事情,但是却局限于主神游戏而不知道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那是一场注定的推到戏码——李维没有做,但是却换来了她们所不知道更让人吃惊的事情。

    尤瑟、摩根和莫德雷德的加入。

    然后,一切都已经偏离了轨道——存在感最弱的狮子王已经和消失差不多了。所以,黑化的saber可不管那些个——本来就是和李维的关系不一般。一直以来不过是在压制着自己对他早就已经知道了的未来的感情而已,而今,在必须推倒以前的自己的旗帜下,人家果断摆出了“既然是身寸米青了,那就不是弓虽女干,而是通歼”的论调,对其master李维果断的实施了惨无人道的非礼。

    不过,让李维万万没想到的是,看似正直的saber_lily却也跟着黑化的吾王掺了一脚。

    “你们两个……真是……”

    太好了——虽然不能说。

    过后,就好像完全等分的快感散布在两个本是同根生,但却截然不同姓格的两个少女身上。李维的手指“蹂虐”着少女的肌肤,同时,触碰女姓的手指一样更加敏感地贪图着少女细嫩肌肤的柔软和温暖,然后传达给大脑。洁白无瑕的肌肤,娇嫩的触感,和让人羡慕的燕双飞。

    “谁,谁说是我们两个——那边的那个白痴处女呢,啊啊,真不愿意把她和我联系在一起。”说着,黑色的吾王突然好像使坏一般,将李维的脑袋使劲的往左边一别。

    入目的,是令李维惊讶的一个人。

    正版的吾王——阿尔托利亚小姐,此刻正如同散了骨头的人一样,四肢瘫软,既羞又怒的躺在黑红的地摊上,猛然间看到李维扭过头来,一张俏脸则是完全可以滴出血来似的红晕。

    “本王就是知道嘛——不论过去还是将来,只有本王才是真正的亚瑟?阿尔托利亚——服从自我才是真理。”黑色的连衣裙上,明明沾着那些来自各自的白色液体,然而此刻黑化的吾王却好像故意气另外两个自己似的。

    不过,她说的一点都不假——正是因为感觉是互通的,所以不论是saebr、lily还是黑化的吾王都必须承认——刚刚的快感大于一切。

    “sa……saber?!你,你怎么……”

    “啊,她才是主角,差点忘记了。”命名站都站不稳了,却可以一把手将刚刚躺在床下的自己的本尊给拉上来。一边用手似乎是熟练地解开了本尊身上的每一颗口子,一边用舌尖舔着对方的耳垂,就好像摆弄洋娃娃一样摆弄着自己——李维在旁边看着一阵狂汗,难道侵犯自己也有快感不成?

    “ma……master——不要看!”

    就好像低声啜泣似的声音,saber脸红着把头瞥到了一边,但是却咬紧牙关,虽然闭着双眼,却好像在瞪着另外两个自己似的:“你们,太过分了——我一定要,一定要把你们……”

    “别说谎了,我们就是你,你就是我们。啊,还要说什么么?嘴上说不要,心里对这个家伙的感觉还想骗过我们不成?”黑化的吾王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抓着saber的身体。

    这个……这个算是diy么?

    “saber!你别对saber太……唉?这个话说的怎么这么别扭?”李维捂着脑袋,真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站在使得一边?不论是谁,都是saber啊。

    “master——别这样看着我,我……”

    “本王是最美的美人,绝对毋庸置疑!啊,这种侵犯自己的感觉还真是不一样呢。”一边说着,黑化的吾王解开了自己本尊的最后一颗纽扣,毫不吝惜的夸耀着自己——:“少废话吧,什么骑士的尊严啊,其他的什么事情啊,都给我扔到一边去。”

    黑化的saber说道:“主神游戏结束的时候你再思考这些也不迟——那边的,也别光看着了——lily,你去按住主人——对接开始啦~”

    邪恶,太邪恶了!说的就好像做游戏一样,然而lily不愧是英灵,按住李维就跟玩似的。就连后者和saber本尊抗议的时间都没有给。

    一切,就在四声惨叫中结束了。

    ——————————————————————————————————————————————————这种过山车似的“对接”,尤其是对第一次的处女,不论是男方还是女方,都属于一种摧残和难以想象的可怕。

    都说了,感觉是互相分享的。李维已经对黑化的saber彻底无语了——虽然,很感谢她倒是不假啦,但是saber这五个字母就好像魔咒一样,碰到了就代表着智商不是那么够用。

    都不知道留手的么?这种第一次的事情还会开玩笑似的进行?果然,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自己了——saber_lily和黑化的吾王都是未来的saber,都是她自己本人。自然而然的,就是本尊想要说什么都是欲哭无泪啊。

    等到一切都结束之后,还好让saber感觉到了第一次荷枪实弹的真枪演练也是快乐和美好的。只可惜,有点煞风景的是一脸满足和洋洋得意的黑化吾王。

    正常“闹剧”似的第一次,都是在她丝毫都不心疼自己的情况下,黑化着结束的。当然,从任何一个角度上来看赢家都是李维。但是,为什么会有一种她才赢了的感觉?说玉体横陈一点都不加,趴在李维身上和手上的女人一共有三个,或者说一个才更对一下。

    “听好了,我自己——我们所做的只是让你这家伙不要太过分而已,为王的自觉和爱情一点都不冲突。好了,你自己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作为未来人我这里跟你说一嘴:你是怎么样都逃不出主人那个臭虫的怪圈的。所以,老老实实认了吧。”

    紧紧地搂住自己,lily也好像感叹什么似的,对已经处于半失神状态的自己说道:“我们都知道自己现在内心深处的想法,囚禁它才是个可怕的错误。现在,该是你自己选择的时候了——看看,你究竟是想要走上一条自虐的不归之路呢,还是想和大家一起走上一条让所有人都幸福的道路?当然,前提是某人争气的替咱们赢得了主神游戏的胜利。”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