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455 黑SABER的房间内
    到底,这个世界上是谁发明的酒呢?

    这么下三滥的事情,简直就是……没的说,让人感觉头上到脚下,无一不在的疼痛。

    “好……难受。我这是……喝醉了么?”李维脑袋晕沉沉的,但是却又不敢晃荡——那样的话,眩晕和呕吐感会更加强烈。

    不过,李维翻遍了自己的记忆,似乎没有喝酒过的记录啊?啊,就算是从king那里品酒,也仅仅是礼节姓的,并非那种要死似的灌酒。而且,和king的感情发乎情止乎礼,似乎也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出来。

    为什么,自己就这么昏倒了,并且脑袋更跟要裂开了似的呢?不会是,平时不积德,墙倒众人推吧?嗯,应该是不会。现在以他的身份来讲,虽然签订了那么多契约,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出轨的举动来。而且,(绝大多数)都是自愿的。

    ……好难受,好难受,哪怕是眩晕过去了,也有一种四肢无力感……唉?不对,根本就不是四肢无力,而是四肢被紧紧地捆住……“这样真的好么?”

    “有什么不好?这种时候就应该冲上去把她们x在一起就ok了,还讲究什么?”

    “呃……但是,这样实在是违反……”

    “这种时候了,还将违反什么不违反什么?哼,笨蛋的骑士脑袋……算了,说点你喜欢听的吧——既然身寸米青了,就算是通歼,而不是强歼——你的明白?”

    “但是……但是……”

    “两个人都喜欢,还有什么好但是,不但是的?——告诉我,你不喜欢他?”

    “……”

    “反正也正好是顺道——虽然都是同一个人,感受也可以共享。不过……嘿嘿嘿,我可就要不客气了。嗯,和我的记忆有所出入,不过没差啦——难道,你想要就这么消失掉么?”

    “当然不,但是实际上这个身体消失了也没什么,一种意识消失了,我还是我,你也是我,她也是我——不过,我也不想就这么消失掉,但是以这种方式保存残躯……”

    “你不喜欢?——白痴,都是一个人,还想瞒我?”

    ……李维,似乎听到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东西。

    这种说话的声音和语调,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可以达到。然而,这个人,却可以分成好几个。

    如果是以这种对话内容和语调的话……黑saber和lily(白)么?

    黑化的saber如是说着:“别的废话就少说吧——那只小狮子已经虚弱的不行了,我们存在的价值已经被怀疑。这也是为了那家伙好,难道,你不想有个ge(好结局)?”

    “也,也不一定非要……我相信以主人的能力,应该可以度过任何难关。不过,既然这样的话……咳,我就不再扭捏了——毕竟,服侍他也算是下仆的一项……”

    “啧,臭骑士——根本就是找借口罢了。”

    多少有点明白对方话内容的深意了,隐约之间也已经感觉到,似乎对自己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难道说,这个……“啧,这边的家伙也醒过来了——喂,醒着就别装睡了,这里,很健康啊。”

    猛地,自己的命根子被某黑化的王者死死的抓住。想要再装睡已经绝对不可能了——然而,睁开了双眼,入目的却是令他惊讶的一幕。

    几乎,可以被称之为酒池肉林,不,压根就是酒池肉林——作为凯尔特人的王,saber极好饮酒切几乎千杯不醉。所以,八成是她领取了很多五粮液、茅台和其他的中国白酒。当然,她最最喜欢的还是产自老家甘醇的果酒。李维就不知看到过一次,lily(白saber)跑到king那里以酒会友。

    然而,此刻他所身处的,八成是黑化saber的房间。这是一间三十多平方的大卧室,一面墙是安装着双层隔音镀膜玻璃的大幅铝合金落地观景窗(这可是潜水艇),这时正满拉着厚厚的黑色双层窗帘,窗前摆着一张米白色的美人靠。落地窗的旁边一面墙是床头背景墙,墙面满幅的是传说中的黑化saber的巨幅彩照,戎装佩剑——顺道说一嘴,彩照也是黑白的——背景墙前就是一张三米宽三米长的深黑色大软床,床上铺着一条大大的红色薄被,床头边靠着六七个大大小小的抱枕、黑色枕头、靠枕——黑红相间的地毯面上,凌乱的撒落着几件衣服。虽然并不凌乱,但是家具清一色一条龙的全都是黑的,或者是大红——星彩一定喜欢这种汉朝最流行、最酷的色调搭配——但是,李维看来,在故意调节的有些幽暗的灯光下,这种黑红色调的房间绝对是诡异之极!散发着一种神秘、迷离而颓废的情调。而在这种房间之内,却摆设着各种食物和酒杯。

    正当中一张足以容纳数人的大床上,李维正被捆着四肢固定在床上,动弹不得。

    “我说,saber——玩笑开大了吧?”尴尬的咧着嘴,李维晃动着四肢问道:“你要干什么?下克上么?——赶紧给我解开!”

    “下克上?说的不错,但是本王才是上!”

    说着,就好像给人以一种视觉冲击似的,黑化的saber露出了一个妩媚而又妖艳的笑容:“混蛋——接受本王赏赐给你爱意吧,好好接着……”

    “喂!你要干什么?凡事都有个……啊。”

    “啊~”

    李维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是流氓,实际上她错了——黑化的saber比自己可流氓多了。没有了骑士精神的她,貌似更加接近于莱薇。这种戏码他以为只有在胡说八道里能见到,或者自己对别人——没想到,今天竟然还会被女人给强歼。

    不过,说不享受才是假的吧?根本连黑色的丝袜都没有脱下来,甚至有些彪悍的黑化吾王就这样坐在了他的腰上。那一瞬间的充实感抵达大脑——双方更加贪婪的索取着对方。

    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诱人,呼吸渐渐地凌乱——以绝对不输给任何人的气势——难道说,吾王在这种事情上也是争强好胜的?

    可惜——渐渐地,挺动着腰肢的便是李维而非已经趴伏在他身上的黑化吾王——:“啊,saber……”

    虽然双手不能动,但是似乎黑化的吾王并没有把另外五只手算进去呢——不过,那可是战场上的杀人利器啊。

    “该死的臭虫——这种时候,叫阿尔托利亚……”搂住李维的脑袋,五指轻抚着李维的头发与额头,以凌乱的气息和语气寻找着对方的嘴唇。虽然咒骂着李维,却用两片朱唇紧紧地裹住了对方的嘴——舌吻着,就好像所求着什么甘露,或是救命的灵丹妙药似的。

    本来孤寂而又端庄的脸上,此刻弥漫着迷离、兴奋、放纵的表情。这表情与她端庄秀丽的容颜混合在一起,反而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有着高贵、有着狂野、又时而妖媚的姓感魅力。

    这种表情绝对在别的saber身上看不到吧——这是她内心深处最黑暗面的……姓感魅力。

    而另外一边的saber_lily,似乎也已经完全堕落了似的——啊,想起来了。包括伤痛,这几位一心同体的saber都是可以互相传达的。那么,难道说快感也可以叠加么?

    白色的骑士铠甲已经散乱的脱在了地上,便是那地摊上凌乱不堪的衣服的来源地。虽然连碰都不好意思碰李维一下,但是潮红的面色却一丁点不比李维身上现在正在被反弓虽女干的黑saber差。甚至,那种半跪半趴在李维身边,紧闭着双眼,似乎极力的忍住自己低喃的神情,这一种黑白相对、就连神情都相对的两人,真是很难想象完全出自同一个。

    好似经过精雕玉镯似的身体,绝对比任何一尊雕像都要美丽的躯干,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脂肪,洁白的好似羊脂美玉一样光滑的皮肤,都表面这绝对是一尊绝美的雕像。俏丽的马尾并没有被解开,相反被黑色的丝带依旧紧紧地系在脑后。saber_lily此刻极力忍受却又享受的神态,却更加激烈的挑动着李维的欲火。

    也许沉浸在肉欲中的两个始作俑者saber并没有感觉到——李维已经早就悄悄的解开了捆住自己的四条绳索,而另外五只战场上的杀人利器,现在则方便的和另外两只杀人利器——双手,猛地抓住了saber_lily。在后者惊讶而又惶恐的眼神中,托住了对方光滑的臀部。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