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447 意料当中的拒绝
    拍照,是李维除了收藏之外,最近刚刚染上的另一个癖好。

    这种完全出自对人类的最基本的渴求的举动,最近也渐渐变得有趣起来。从原本用手机随手拍摄,到后来用专业的相机进行拍摄。

    继收藏女人、收藏刀剑、学习厨艺和h之后,这算是一个比较正常的行为爱好吧?

    “咔嚓。”

    “嗯,这包子的感觉真好。入口的滑嫩嫩的肉馅,和让我欲罢不能的美味啊——master,真的是谢谢你呢。有的时候真的无法想象,以前我有些白白活了一生的感觉。”

    “咔嚓。”

    saber双手捧着热腾腾的包子,这个看样子应该是灌汤牛肉萝卜馅的……或者是鸡肉灌汤馅儿的?忘记了,不过李维既然还活着,就一定要抓紧时间满足saber的胃。

    “咔嚓。”

    “不用谢、不用谢,如果是能够看到saber的笑脸的话,我可是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呢。”百分之五十的实话实说、百分之五十的大献殷勤:“连阿瓦隆我都可以为你去拿,更何况是包子啦?saber,好吃你就多吃点……”

    “咔嚓。”

    “不过,master你干嘛总是拿着那部相机拍来拍去的?”saber很是不满,不过人家原来不愧是公众人物——对于闪光灯只有一开始的不适,也只有一开始的羞涩。但是到了后来,不仅完全适应了这种拍照,甚至从开始到现在只发出了这么一句抗议。

    “咔嚓。”

    “没什么啦,你不用在意的——”李维摆了摆独臂,呵呵的笑道:“都是一片浮云……哦,对了。既然你姐姐和你妈妈还没来,就把她们的份儿一起吃了吧……呃,你还吃得下么?”

    “哼哼哼!master,太小看不列颠人了!”saber听到李维的这句话之后,就好像中了万元大奖一样兴奋:“妈妈的份儿是装在另一个胃里的,姐姐的份儿则是有另一个胃里——那,我不客气了——这边的豆沙包我早就想要尝尝了。”

    少女虽然依旧有板住自己的行为规范,然而,那是一种被束缚了多年的贵族小姐,甚至不会高兴到发狂的感觉。她,只是在以一个王样少女的身份,最大限度的表示出自己的雀跃感。闪闪发光的双眸,想要一口全都吃完,却又好像舍不得一样。

    不过……这辈子就吃一个爱好,是不是有点可怜?而且,也幸亏是英灵的体制,否则的话,再怎么不会变胖,也不可能经得住这种吃法——有的时候李维真的在想,就算是物质守恒定律,那些成山的食物吃下去,也不可能连小腹都不凸起一下吧?

    算了,反正个人爱好别人管不着——看着saber的成长历程,总比让她上瘾去一些奇奇怪怪的网站,看一些奇奇怪怪的腐女文强得多吧?虽然,那也是个人爱好,别人管不着……“呐,saber?”

    长长地野餐桌,李维拉了一把折叠椅在saber的身边坐了下来。看样子似乎是轻描淡写,无欲无求的样子。

    “master?”

    “咱们见面,也有一年了吧?”

    “?——”

    “啊,在你的位面里,看来是半年——有的时候我没有带着你去参加任务嘛。”一拍脑袋,李维恍然笑道。

    不过,没有一只手还真是有些不自在。

    “啊……是么?master,原来你经历的战斗比我要残酷的多,数量也要多得多啊。”突然,saber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似乎颇有些自责:“我也听星彩说过,您似乎在她的世界里待了两个月,期间还多有危险重重……”

    “她有保护我啦,你不用担心。”李维赶紧解释道:“而且,三国的世界我了解的也挺多……啊,无意之间还弄了一把青釭剑,很值了……”

    “唔……然而,我却没有能够跟着master去地狱么?”就连吃饭都无法让saber的心情变好了么?看来谈到这个话题,对方是十分在意的啊。

    “的确,我是个不称职的servant,似乎,也的确不被人所接受——成天也只知道吃东西和睡觉,最近又开始喜欢和临近的孩子们踢足球……抱歉,master,我太没有自觉了……”

    一边说着,好像花费了天大的毅力似的。那种感觉,就好像和亲人生离死别一般——将肉包子放回了桌子上。

    咬紧牙关,saber说道:“从今往后,我会做一个称职的servant的,请master放心吧……我……我……”

    “等等等等……”将肉包重又拿了起来,放回到saber的手里,李维讪笑着说道:“别这么说嘛,继续继续——你吃的开心,我才会开心。虽然你可能不太理解,但我是那种‘既然死里逃生,这条命就是捡回来的’类型——n次死里逃生,我已经很知足了。并且……”

    清了清嗓子,李维本来想要双手抓住对方的,但是临了才发现自己是独臂……尴尬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而saber则是更加自责的看着李维的断臂处。

    “呐,能够碰到你,实在是我一生当中的幸运,成为你的master,是我的荣誉,而不是你的。在我的一生当中,不能没有你。”这句话本来应该以深情的语气说出来,可惜临了变成了感叹句。

    就好像在说明什么既成事实一样。

    “……master?”

    “你战斗的英姿已经深深的刻入了我的记忆里——不必那么自责,确切的来说你做的很好……”李维感觉事态不太对劲,似乎变成了saber的自我反省会了:“呐,我现在明显是半残了——接下来的保护工作可就交给你咯,saber。”

    “是!master!”saber猛地一点头,抓住了李维那只独臂上的手道:“请交给我好了,您的生命就是我唯一的任务!——既然您都可以不惜姓命去为我寻找我的阿瓦隆,那么我绝对不会吝惜已经死过一次的残躯为您完成您的愿望!”

    saber显得很是激动的样子。

    不过……啊,她似乎不知道自己寻找阿瓦隆还是有奖励的?当然,这种奖励也是建立在他李维的确有点精神不正常——如果,是正常的无限流主角,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完成一个看样子就知道会死的任务吧?

    ……要不要告诉saber真相呢?——按照自己多年来的经验,似乎不需要。

    光滑的肌肤让人迷醉,肤若凝脂,吹弹即破,简直如同珍珠一般。和其他希望女人不同,绝对没有麦卓那样的身材,也没有king那样的身高。

    但是,却是这样的令人迷醉啊……其实,和saber这样的女孩在一起,就好像喝到了世界上最甘美的佳酿一样。

    按照saber这个年代的规矩,自己似乎现在应该半跪下来吧?呃……没怎么研究过西方古代史,唯一的公主、骑士例子还是《童话世界》位面的那些变态王子和公主。看来,只能依靠电视剧了。

    “阿尔托利亚小姐。”虽然少了一只胳膊,但是这并不影响到双腿。猛地,李维在saber的身前做欧洲骑士阶级状,半跪了下来——那只独臂,则是抓在了saber的手上:“可以请您聆听一下在下的真心话么?”

    “……咦?!?!”似乎,被李维这一招给弄得蒙住了。

    一个独臂的青年半跪在一个金发少女面前,而这个少女则是手里拿着一个吃到一半的包子。

    “不论是什么,我都可以送给你——阿尔托利亚小姐,你可以和在下交往么?”我可以推到你么?

    “……?!”

    血液,霎时间因为李维的一句话而涌向了头颅。根本就不会,根本也不能隐瞒现在自己心中到底有多么的凌乱。记得,以前只有自己对格尼薇儿,因为形势所迫必须当众求婚。而现在,少女从未想过竟然还会有人对自己这样。

    尤其是,面前这个自己颇为怀有好感的男人。

    张口想要说些什么,然而,最后少女还是张了张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

    “这,绝不可能,master——”少女缓缓的摇了摇头,但是却坚定的说道:“这,和我的诺言相违背!十分抱歉,让您失望……”

    “啊啊,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

    相反的,李维很是失望不假,不过却完全没有失落的样子。

    “你一定是说,身为王者的自觉吧?”李维握着少女的那一只手从来没有离开过对方的手,他眼中的坚定一点都不比少女的少:“如果你不这么拒绝我的话,你反而不是阿尔托利亚了。”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