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446 重新回到二人世界
    可以明确的感觉到,少女身上传来的颤抖的感觉。那种肩膀上的轻微的抖动,是逃不过李维的法眼的。

    虽然,这和他那只独眼没什么关系。

    “ma……master?”用升调来责问着李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突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抱住自己?

    有谁尝过用六只手去抱住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总之,李维最近经常能够这样做。

    极力装出的冷静声音,却掩盖不住少女颤抖着的声调。两片小小的嘴唇,似乎并不记得前一阵子曾经有过和李维更加亲密的接触——阿尔托利亚,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对李维的这种突如其来的做法——怯场了。

    头上的那根呆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神经系统,迎风来回的乱摆,就好像阿尔托利亚现在的心情。如果这里没人的话,李维再加把劲就什么都有了。

    可惜,现在不是时候。

    “saber。”搂住为自己出生入死,自己也曾为之甘愿冒死的少女,李维几乎是以一种亲昵的神态,在她的耳边吹着气。

    “master!这样……”又羞又怒,少女在第一时间的错愕之后,开始了自己的挣扎。

    “哈哈哈……”

    “这小子疯了。”

    “连死前还想要上个女人啊——都是个废物了,还不放弃那种美女。”

    “嗯,三个姐妹花呢。男的送祭给海神,女的就留给咱们享用了。”

    渔民转职海盗,事实证明,欧洲文明的起源是希腊—罗马文明。而希腊文明的起源又是克里特岛——海盗的基因就已经深深地植入了这些人的骨髓里,抢劫根本就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

    嗯,近代曰不落帝国——英国就是强盗起家,拿着无耻当光荣——这个站在普世价值观念上无可厚非(英国人和英粉除外)。

    “使用excalibur。”李维不失时机的在对方的耳边轻声说道:“你不是说你可以在水面上行走么?——来吧,让我看看是真是假。”

    “……咦?”saber被李维突如其来的论调给高的愣住了:“你这是……”

    “和平未到绝望之时,决不放弃和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亦决轻言牺牲。”李维酷酷的说着这句名满天下,谤满天下的名言,话音一转,道:“然则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等亦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

    “saber,把船凿沉,这个你干过,应该很顺手。”李维又搂住了saber的腰,道:“然后嘛,你不是说一天就能搞定么?跑吧,saber——”

    “哦,我知道了,master……”深深吸了一口气,对面的那群渔民转职的海盗越说越嚣张,有了一艘大船就想要宰客啊?真是……“刷!”

    利剑从李维的胸膛中被抽出,胜利誓约之剑被拿在了双手之间。身着铠甲战裙的少女,似乎眉间也在跳动着。

    李维近期发现,saber只要眉毛不规则抖动的时候,不见血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放下剑,你这女人我可以饶你们一命……”对面,看到拿出剑的sbaer,一群渔夫也是有些胆颤——倒不是怕剑,而是不理解这柄剑是怎么从人的胸口抽出来的。

    “摩根,尤瑟,做好准备……”

    “ex!”saber高举圣剑,怀着被侮辱的王之愤怒和少女的怨念,高声大喝道:“calibur!”

    ————————————————————————————————————————————————轰然的巨响,圣光击中了这艘破船。虽然在当时欧洲人的眼中,这艘船就已经不小了。但是在三百年前的赤壁,李维就见过神马叫做艨艟巨舰,破浪楼船!

    一剑下去,木头的船就被saber从中间劈成了两半——对面的那些渔民压根连惊讶的功夫都没有,当场就碎了一地。

    说实话,人能够用碎来形容也算是不易了,侥幸没被劈死的,也会被淹死吧?

    嗯,那就看水姓了。不列颠岛和爱尔兰最近距离是二十多公里吧?

    李维抱紧了saber,但是因为身高原因,他依旧是脚面还在水里泡着。看着远处的船沉没,又看着那些刚刚转职海盗的渔夫们(的沉没处),不由得一阵感慨。

    唉,既然没这个等级,就别来刷高级怪。最可恶的是还非法抢劫——怎么样?红名过了头,被强制删号重练了吧?

    “好了,别看了——上午十一点了,一直往东方跑,看能不能跑到吧。”李维指着东方,道:“再过一会儿,就赶不上吃中午饭了……”

    “master,你放心好了!”一说到中午饭,sbaer马上就有了赶紧:“中午之前,我一定把您送到!”

    “呃……不用那么着急啦……”

    “母亲!姐姐!我们来赛跑吧!”高声的说着,站在波涛滚滚的海面上,saber意气风发道:“就从现在开始!预备,跑!”

    说话间,便如狡兔一般冲了出去……对不起,说谎了——狡兔岂能在水面上奔跑?saber就好像水上摩托一样,在身后溅起巨大的一道水花所组成的水墙。

    “sa……”

    想让saber停下来的李维不论怎么喊叫,对方似乎都听不见一样。要不是他拼劲最后一丝意念,紧紧地搂住对方的话,说不定在水下八百米就掉了队吧?

    ——————————————————————————————————————————————————“呃呕……”

    趴在海滩上,李维一顿猛吐。

    就好像在胃里放了一颗“小男孩”(原子弹名)似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啊。

    一开始是李维抱着saber,到了后来则是saber抱着李维。为了能够赶上中午饭的时间,saber可以说是拼尽了全力!

    一个小时,完成了五十公里的路程!怎么说呢,在人类看来已经是相当难得了。然而在saber看来,还有待加强。

    不论怎么说,李维都肯定自己以后会有“恐水症”,最轻也是个晕船了。

    “master?您没事吧?”

    轻轻地拍打着李维的后背,saber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了,我不知道您原来……”

    如果是刚刚召唤saber的时候,她完全是和自己不熟的时候用“您”这个字。但是现在,saber每次用“您”不是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就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后者对不起自己。

    这次,很明显是对不起自己。

    李维中人万岁。

    骑士王千古。

    骑士王对不起(齐)李维啊。

    “saber!我让你停下的时候你就停下,不要等我晕过去了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姓!”好不容易忍住了呕吐的感觉,李维大声的呵斥着saber道:“不要跟个脱缰的野马一样,那岂不就是和rider(美杜莎)一样,是个飙车族了么?——还有,不要跟个上街溜溜达达,却拉着主人满世界跑的傻狗一样啊!”

    “唔……”saber明显被李维训斥的连还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虽然备受打击,但是看着独臂、独眼的李维那么痛苦的样子,她还真的不好说什么。

    “就,就算是master……被这么侮辱的话,我……我……也是会抗议的。”

    发出了有史以来最弱的一次抗议。

    不知道为什么,saber觉得,自己似乎越来越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没办法了——确切的来说,是一种很纠葛的,既无法反抗,又无法离开的感觉。

    “呼……算了,这次也算是平安抵达了……咦?”李维看了看四周,不由得惊讶地问道:“saber——你姐姐和你妈妈呢?”

    “嗯?姐姐和……母亲么?”放眼看了看四周,saber苦恼的皱着眉头:“似乎是……没跟上么?啊,这么说这场比赛我赢了?……”

    “你个笨蛋王啊!这种时候还惦记着输赢?——算了,反正看生命迹象是没死。”感受着尤瑟和摩根的生命气息,李维确定对方活的很逍遥。

    不过……那两个电灯泡不在?

    ……“阿尔托利亚,刚刚是我不好,不该那么说你。”突然,就好像变脸一样,李维对saber说道:“我向你道歉,虽然我很难受,但你也是为了能早曰平安抵达陆地。这一点,我李维心领了。”

    “??ma……master……你不生气了?”

    “开什么玩笑——saber,我从来不会对你生气,只不过有的时候是爱的惩罚而已。记住,saber——我永远永远不会对你生气。”李维的独臂放在saber的肩膀上。

    动手动脚,也是男人的必修课。被动手动脚,也是女人的期待之一。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