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425 真理的光辉啊,永不磨灭——呆毛的正义
    为了向saber发出微弱的抗议,李维今天是在外面睡觉的。

    天上刚刚下了大雨,李维当然也不能就这么神经质的跑出去……细想想的话,似乎的确是自己的错,拿别人老爹来开玩笑,的确是个错误啊。

    嗯,即便是调教对象,也不能拿父母来开玩笑!

    那么……妻儿呢?

    有空的话,让格尼薇儿和莫德雷德跟自己签订契约吧……哼哼哼。

    收获了完整的石中剑,李维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将这把华丽丽的石中剑复原了。如果刨根问底的话,自己所召唤的阿尔托利亚使用的胜利誓约之剑,是经过削弱的。确切的来说,这位阿尔托利亚的能力依旧是被削弱的——这就是位面等级的不同了。

    莱薇这样等级的“普通人”虽然生前再其原世界数一数二,但是把所有位面集合在一起的话,依旧根本不够看。所以,到了现在这个等级,莱薇完全的超越了自己原来的实力,而且超越了好多。而像星彩这样的,没有神明的世界里的人,可以说刚刚好差不多达到了生前的水准。

    至于说saber这样的……则恰好相反,不禁和原来世界里的自己相差甚远,甚至就连召唤的武器都被严重削弱了力量。

    嗯……saber曾经很不服气的说过,自己如果拼尽全力的话,完全可以和【小奥妮】一拼的。

    所谓的小奥妮,就是奥妮克希亚公主殿下——黑龙公主!

    “咣当”摔上了车门——这是李维花费了25点经验值重新召唤出来的新车。和美国三吨重的悍马不同,这次李维召唤的是全世界最重的装甲吉普——俄罗斯“虎”式多用途装甲车,单重量6吨,装甲厚度五毫米,加长版加料版达到了八吨重,装甲厚度十毫米。

    不错,李维被吓怕了——上次那个叫做薇薇安的娘们对自己扔了两个火球术,幸亏saber防御力高,把自己拖出了悍马——否则特喵了个咪的岂非自己就要挂点在这次旅游姓质的探乡之旅?哇靠,又不是东南亚,至于搞得这么恶心么?

    所以,这次他不惜血本兑换了这辆装甲车——其实再加25点经验值他可以兑换坦克的。只不过考虑到坦克自己不会开,而且坐在里面似乎也没有空调就算了。

    “唉……saber晚上吃了一顿,就算是吃进去十台这种装甲车啊。”李维抱着枕头一阵无语的摇头,打了打枕头后道:“算了吧,不提她了——头还是有点疼,今天她下手真狠——明天回复精神力再说吧,六十点精神力还是有别的事情要做的……”

    自言自语着,李维把车灯关掉,打了个哈欠,准备含着眼泪睡觉……“当当当。”

    突然,一个鬼魅的身影晃过李维的车头,这让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抽出了自己的青釭剑。就和曹艹一样,疑神疑鬼的大喝一声。

    “谁?!”

    “master?master——请你开开门,是……我,阿尔托利亚。”

    车门外,是阿尔托利亚。

    “没空,有什么事明早再说。”李维摆摆手,很明显还在气头上——按理来说对美女他是没有脾气的,不过……既然是调教,就得有调也有教——和惩罚忠犬是一个道理。

    说着,又把刚刚打开的车灯关上。

    “哦……是么?那抱歉,打扰master了。”

    saber也是一根筋,李维还以为对方能求自己两句,没想到对方一句打扰了之后,就再也没了言语……看样子,是走了?

    竖着耳朵在黑暗中等了大约三分钟,李维发现对方真的没有言语,当即感觉一阵好没面子——我靠!这么不给面子?你在求我两下我就从了啊——这和推到一样啊,你就不能主动点?

    李维恼羞成怒的一开车门和车灯——这已经是第三次开关了。

    然而,在车门外,李维看到的是saber靠着车轮胎,搂着自己的胜利誓约之剑,闭着双眼,就犹如一尊精致的塑像一般,静静地坐在那里。

    “sa……saber?”

    “master……你还没睡啊。”saber重又睁开双眸,抬头看着推开车门的李维道:“抱歉,打扰到你了么?”

    “你……外面水大,你先进来再说。”

    李维长叹一声,看着外面依旧噼噼啪啪,虽然变小但却依旧再下的雨,不由得长叹一声——甭管怎么说,不再黑化的对方是自己的下仆——忠心耿耿的下仆。

    “真是……头发你自己擦。”李维扔了条毛巾过去,自己手里拿着一条给saber深山的盔甲擦拭着:“盔甲换下来——你到底要干什么?虽然是英灵,不过却依旧是以人的身体在作战。你很猛嘛,丝毫不考虑自己的身体素质胡乱作战和强行军,这是我孙武大人给你,还是克劳塞维茨大人教给你的么?……啊,总而言之,注意身体吧——你来干嘛?”

    “当然是保护master的安全——虽然master和我在闹别扭,但是我不能也这样小孩子气。为了保护master的安全,我自然不能离开你的身边。”

    “……多谢了。”放弃抵抗吧,永远不要和一个天然呆谈论道理,他们只会用他们的理论把你变得和其一样,然后再用他们的理论击败你。

    而且……和saber呆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李维算是彻底了解了,对方只不过是个有大人经验的少女罢了。一直以来以一副大人的,甚至是国王的身份出现,实际上心姓和脾气,只不过还在十七八岁的年龄段上。

    身材更可悲,还在十四五岁的基础上。

    “那,没事的话就到后面去谁吧,这辆车足够你折腾的。”李维指了指车后面的睡袋,道:“足够保暖和保温……睡吧。”

    “不了,那样活动不方便,我就在master的身边即可。而且……”saber踌躇了一下,擦干了身上的水迹后,说道:“我有一件事想要跟你说。”

    “……嗯?”改好了被单准备睡觉的李维发现saber的表情不对劲——每当这种表情肯定是要吃饭或者类似吃饭的事情,总之,就是有求于人。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嘛,老祖宗早就教过我们。

    如果是纯情的处男,就请敞开怀抱答应少女无助的请求吧。

    “有什么事明天早上再说吧。”很可惜,李某人不是——施恩图报,这是基本常识——只要不牵扯原则问题,李维还是很喜欢和小狮子玩的。那么,现在!开始钓鱼吧:“今天我累了。”

    “那个,master——还请你能够现在就听听……”

    saber似乎有些焦急,一把拉住了李维的手,不让他走。

    “……”盯着saber看了三秒钟,李维酝酿了一下自己的感情,然后似乎很无奈的说道:“啊啊,算了算了,谁叫你是saber呢——说吧,我的阿尔托利亚小姐,有什么事?”

    “我……”似乎想要纠正李维的话,但是saber最后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这种冲动。求李维办事,就要让他高兴——saber经过半年的训练也知道人情世故了。

    这就是成功!

    “是这样的,我想了想,如果的确能够复活我父亲的话,他一定是个比我更加完美的王!要知道,他没有圣剑,他没有比我高强的武艺,他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只有自己手中的利剑和一个破落的家族,却可以打下整个英格兰——可见,他的确比我强得多。如果不是命运的捉弄让他早早的离开人世,这将会使不争的事实。”

    “……所以?”saber,还提你老爹干嘛?汉堡没吃够?

    “所以!”saber一脸的正色,盯着李维道:“还是请召唤我父亲吧,就算是一时的女姓化也无妨。”

    那双眼睛,犹如天空中的星星一般明亮;那种神情,犹如大公无私的圣女一般伟大。

    就连那根呆毛,似乎都闪烁着真理的光辉。

    “开什么玩笑,今天我被你玩的还不够惨吗?当时我的提议就和你现在所说的一样——怎么?玩完了我拍拍屁股不认账,然后还跟我提同样的条件?saber,要不是看在你是saber的份上,我就拔掉你的呆毛,然后在上面撒上芥末扔到麦田里去当人体模特!”

    李维真火了——这么好的事情,搜集saber一家的事情,怎么能这么随便就放弃?不过,好事来的太突然也不行。召唤了saber的那个私生老爹,真不知道她会以什么感情来面对saber。

    以及自己的新生,和让他\她新生的李维。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