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414 历史依旧在前进,不论其颜色
    李维说话一向是很暧昧的,有的时候还是那种“被马踢死也不足以平众怒”的类型。

    不过,这次他遇到了对手——saber,这个更加呆毛的呆毛王。

    少女为了国家兢兢业业的工作者,不过正如她所说,也许圣剑真的选错了人。以李维的眼光来看,少女的确不太适合为王。

    “saber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正了正自己身上的衣冠,李维打算进入王宫。他为了表示自己没有借助盔甲防御,所以只穿了一身普通的中世纪紧袖衣——就好像saber称王之前穿的那一身一样。

    “这样为王,的确让人琢磨不透。”李维看着王宫门口连一个站岗的都没有,不禁长叹道:“你的确不太适合当一个王者,更加适合去当一个心地善良的小女孩。你不是说过了么?你想要在一切结束之后去阿瓦隆(理想乡)过平静的生活?——我看,你的确很适合过这样的生活。”

    “master,命运决定了一切。”saber重新戴上了她的头盔,淡淡道:“其实……master,命运打破了一切,但是我们却不能憎恨它。我被选择为王因该是错误的,我也这样想。不过,你也说过你以前是一名作家。其实,你的心肠的确更适合当一名作家,而不是在这种打打杀杀的世界里……”

    “别开玩笑了,saber——我很无耻、又贪心,而且还残忍、凶暴。”李维就好享受侮辱一样,道:“但是,怎么能把我和作家联系在一起?——我还不够格啊。”

    圣剑——石中剑。其实,叫做斩铁剑更为合适一些。不过,既然已经叫开了,那就继续叫石中剑好了……“那么……我去了。”李维对saber摆摆手,道:“在这期间,你去找格尼薇儿吧……我会拖住那位王者的。”

    “……那位王者也是我。”saber不满的说了一句,但是却又柔声道:“谢谢你了master。”

    “不用谢我。”李维笑了笑,道:“要谢的话,就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好了。”

    顺道说一句,你幸福了我才能找到阿瓦隆——财色双收的事情不干才有鬼。

    ——————————————————————————————————————————————月夜之下,王者伫立于天地之间。

    孤寂寮默的身影,形单影只的模样,多少有些让人伤感——李维知道saber为王的时候顶着的压力有多大。放弃了身为人的身份,放弃了身为少女的喜怒哀乐,一心只为了国家和人民,却还要被人诽谤……多少,李维是同情这样的saber的。

    “sa……吾王。”

    不过,一瞬间李维却叫错了对方的名字——面前的,不是那个被自己调教了半年的败家之狮,而是正意气风发,打算一统不列颠的少女之王,v5之狮。

    不过……不论怎么看,也都是可爱的狮子吧?和saber相处了半年,时间也过了一年——李维已从一开始的对saber几乎崇拜的心理,转变为了——她就是个普通的,需要被人爱护的女孩这样的心理。

    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女神,而是就在身边的圣女。

    ……圣女系嘛。

    “在下来完成诺言了。”

    说着,李维小心戒备着,深怕对方挥手就是一剑。

    不过,很明显——saber此刻可是骑士王,不会做那种事情的。

    “你来了?”依旧双手拄着剑,注视着天上的月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而,只是这样一个侧脸,却让李某人着实看呆了。

    怎么说呢,这种saber并非最美的吧——她一点都不快乐啊。

    “是——再下来完成神谕。”李维故意把话说的婉转一点:“随时可以开始了——接受你连续的三次挥砍。”

    ————————————————————————————————————————————————————另外一边。

    saber则是要去见自己的“老情人”——其实,这才是被命运所捉弄的一对女人啊。为了国家所必须付出的两个女人,一个叫做阿尔托利亚,一个叫做格尼薇儿。

    男人所不能解决的事情,却要靠女人的肚皮来解决。这是多么大的耻辱啊!然而,n多人却乐此不彼。有的时候是没办法,有的时候却是哀其不幸,悲其不争。

    李维不心疼凯尔特人的没落——需要靠两个女人来拯救的民族,还是赶紧早早灭亡了吧——你看人家法国人,直接把圣女贞德给坑了。

    当然,saber不会想这些。她只知道,这次她是去见自己这位“妻子”的。

    该如何面对她呢?像往常一样么?还是说……虽然自己发誓要像个男人一样爱她,虽然自己也原谅了对方,虽然自己也知道对方的“出轨”绝对是自己的责任。

    不过……当要见格尼薇儿的时候,却着实让她却步了。

    面对百万大军毫不畏惧的saber,却在一个女人面前踌躇不前。身为一个女人丈夫的另一个女人,的确是有些玩笑啊……(以上言论皆来自原版推论,黑历史也是正史。)一路上,王者的风范让她畅通无阻,走过自己熟悉的王宫,看到自己熟悉的卫兵向自己行礼,熟悉的佣人向自己下跪。一切,都是那样的近,却又那样的遥不可及。

    直到自己来到城堡的最上一层,自己和格尼薇儿的卧室……近乡情更怯么?

    “格尼薇儿……”手放在房门上,saber却迟迟不敢敲下。她最想见的人之一,此刻她却根本不敢敲门。

    “格尼薇儿……”

    连续说了两遍她的法律上的妻子,历史上著名的百合花,saber最终还是只是叹了口气,然后颇有些落寞的摇摇头。

    ——这里就有趣多了。

    saber在原作里那句:“我也发誓像个男人一样去爱她”是什么意思?这句“像个男人”,和“爱”究竟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黑历史——你所不知道的,令你大跌眼镜,却偏偏是真实的正史。

    saber在敲门的一瞬间,却突然想到了好多事情!

    在自己的记忆中,她从未见过李维——她活着的时候吃的就是那些几乎和猪狗食(和中餐比起来)的东西,她记忆犹新。从未吃过加孜然的烤肉,更没有……但是,为什么这个世界里,“自己”却见到了李维?——这是一种驳论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手就放在“自己”和格尼薇儿的卧室,saber有一种眩晕的感觉。难道说……自己的一生如此的错乱?

    “我……改变不了什么么?master分明说过可以帮我改变一切的。等等,这里一定有我所不知道的东西在。难道我的记忆出现问题了么?啊,对了,那些自称是我的分身的白色、黑色和黄色……不也是未来的我?”

    “……难道说,这里也是一个不一样的过去?”saber惊讶的意识到了“平行世界”观。

    “等等,如果这里是完全和我没关系的世界……那我来这里还有什么意义?我……不对,即便这里和我没有关系,但是……啊,好混乱!”

    “嗯……”痛苦的呻吟了一声,saber的手狠狠地打在了石头墙壁上。

    “咦?门外的是亚瑟么?”

    突然,房间里想起了一个甜美的声音。

    就如同小提琴e弦波动的声音,清脆而又婉转,明亮而又美丽。如童话里的弦乐一般……这,就是不列颠第一美女,格尼薇儿的声音。

    同样是女人的saber表示自己压力很大……这样完美的女人,却是自己这个一点都不完美的女人的妻子。

    “啊……”话卡在了喉咙里,却苦涩的无法继续说出。刚刚才意识到,这里分明不是自己的世界。“是我”两个字,硬是说不出口。

    “亚瑟。”叫着自己的名字,格尼薇儿将房门打开。

    年纪大约在二十岁上下,长得比saber这个十六岁不到的少女模样可是要御姐的多。披肩的长发,动人秋波一般的双眸,最主要的,比saber高一头,身材却好得没话说……应该比不知火舞小姐不差多少吧?

    想想看,以前搂住自己的时候,有时还要担心窒息……两个女人不久之前才刚刚结婚,在一起的时间,最少saber是认为幸福的。

    “你回来了?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想在吃饭和洗澡之前先……”

    想起来了,格尼薇儿一开始可是很“主动”的。

    saber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心说自己后悔了,刚刚扭头就走就好了。

    “格尼薇儿……明天我就要出征了,今天我想休息一下,再看看你。”saber被对方抓住了手,不由得一阵尴尬。

    这个世界的格尼薇儿似乎更加积极……先等等。

    这个世界的格尼薇儿……这个世界的自己……这个世界的姐姐……似乎都不太一样啊。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