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410 KING_OF_KINGS
    这一年多以来,的确是让saber改变很大。

    虽然,因为种种原因,只有李维走完了这完整的一年时间,其他人也就是在主神游戏里过了半年而已。然而,只是半年也足够让saber改变很多了。

    往曰的她,乃是不列颠之王。举手投足都带有着及其浓厚的王者风范和贵族气质——只不过是因为剑兰一战自己惨败,心灰意懒之下来到李维这儿,又在主神空间如同等待主人的猫一样,等了不知道几天或者几年,众所周知的狮子形象之王,硬生生的被磨灭了棱角。

    于是,李维所召唤的saber,是一个甚至会隐瞒自己身世的王者——可见,自我就不想当王的她,已经没有了多少王者的自觉。加上一年多以来的调教,不得不说,王者的气质已经消失了很多了。

    至于说在罗马女帝面前的那种对抗,则完全是多年来的王者自觉。

    你看,现在被李维夹在腋窝下,不就基本没什么反抗么?

    当然,如果面前的这个骑士也没什么反抗就更好了……对了,你叫什么了的?

    哦,贝狄威尔。

    “无礼的东西,放开吾王——说!你用什么邪法抓住了吾王?”贝狄威尔用手里的长剑指着李维,但是却不敢扑上来——似乎,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他已经认出了saber的身份。而且,认定了李维是个邪恶的巫师,把saber给绑架了云云。

    这就要跟李维拼命,却投鼠忌器的害怕李维对saber不利。

    “吾王?”比装傻充愣,这个英国佬怎么可能比得过李维啊——当即,李维一脸的不理道:“谁啊?”

    “无礼之徒,还不快把吾王放下!”浑身湿漉漉的帅哥一步步的接近李维,道:“——别跟我装糊涂,否则我发誓你走不出伦敦城……不,走不出我的家!”

    帅哥的话音刚落,李维就抱着saber往后退了一步。

    刚好走出了贝狄威尔的院门——就一步,似乎就在嘲笑对方似的……

    “master——别跟贝狄威尔开玩笑。”被夹在腋下的saber悄声对李维道:“他是最开不起玩笑的家伙,你这样的行为一定被当做了挑衅,你……”

    果然,李维的动作让面前这个俊美的帅哥脸上一阵红一阵紫,即将发作的一瞬间,李维开口了。

    “等一等!——你是说,我手里的这位是你的王者,我们要投奔的亚瑟王么?”李维装作怪异装,把手里的saber从腋下放了下来,不断地揉着她的头盔,李维惊道:“你确定不是跟我开玩笑——这是我的生死之交,而且,她是个女的。她要是亚瑟王的话,我还用这么费劲来找你?”

    “……”果然,听到李维的话,贝狄威尔愣住了,犹豫了一秒钟,他又把长剑收还回鞘。

    “——那么,她刚刚为什么自称为王?”

    “家乡方言,我们都不是英国人,我是东方人,她是……归国子女,英语学得不好,你不要见怪——我们是远涉重洋回来报销国家的,大人,求您给个机会吧。”

    这种感觉就好像当年求职一样。

    “……原来如此——不过,绝对不行!没有骑士证明,你们就没资格来当骑士。去,自己历练去!没有冒险过的人,怎么配称之为骑士?——这也是亚瑟王的命令,所有骑士都必须经过试炼和冒险。你们,都给我出去!不要打扰我洗澡。”

    说着,人家贝狄威尔连理都没理李维和saber,转身回屋碰的就把房门给关上了。

    “……saber,你看看,又是你造的孽。”看着对方关上房门,李维不禁一阵怨念:“——你就对冒险那么感兴趣么?评价一个人的标准未免太古怪了吧?还有,你们这个时代的人洗澡都穿着衣服?”

    “……master,我拒绝回答你的一切问题!还有,刚刚夹着我是什么意思?我需要一个解释!”

    ————————————————————————————————————————————————————来到这所民居,已经是月上柳梢头的时候了。这是个晴朗的夜晚,这是个靠近saber城堡的民居。

    李维对欧洲人的居住观念这叫一个惊讶,更对私有财产问题不可理解——saber是国王,她的王宫就算是建设在城市里的,占地面积也相当可观。但是……就好像香格里拉酒店旁边不可能有削面馆一样,在李维眼里,天朝的故宫旁边不可能有茅屋存在。但是……saber的城堡围墙旁,就是一家民居。

    “saber,我再次对你的国家表示惊讶和不解——你的城堡旁边还有民居可以住?而且,竟然随随便便的让咱们这种来历不明的人住了进来……你的国民很友好嘛。”

    李维哭笑不得的站在民居的空场里,看着一旁几个平民欢喜异常的样子,不禁一阵纠葛。

    其实,比他跟纠葛的大有其人——就是saber本人了。

    李维和她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她的一个计谋——最近,她也许会了计谋了,这是多么大的进步啊!

    ——————————————————————————————————————————————事情发生在几分钟前,saber带着李维从某忠心耿耿的其实宅里出来,在街上游荡了大约两三分钟。

    狭窄的街道里根本就没有地方可以躲藏,而此时却又有一队巡逻士兵……这个时代的【土成】【竹官】吧,所有人都没有配备盔甲,这在李维所知道的罐头中世纪来讲算得上是民兵?只是一人手里拿着一杆长矛似的东西,一共五六个人执勤。

    “站住!——已经宵禁了,你们是什么人?”

    正对面,就碰到了李维和saber。

    李维也没多说什么,当即把saber拉了过来,就好像摆弄玩偶一样摆弄到了自己的身前,然后将其头盔从脑袋上一摘……“啊?吾王?!”

    当即虎躯一震,王霸之气并起,几个喽啰当即纳头便拜,口称死罪。

    这一关算是过去了,但是saber很明显对李维的怨念更加加强了。

    “master……我的错觉么?怎么感觉,你似乎再把我当玩具摆弄?”saber把头盔摘了下来,一脸不爽的看着李维。

    远处,几个巡逻士兵已经走了,但是李维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我刚刚不是权宜之计嘛?”李维干笑了几声,想要打个哈哈糊弄过去道:“你看,效果多好……”

    “好什么啊?master!”语气冰冷冷的,吾王的天子之怒终于爆发了:“我好歹也是曾经当过国王的人!虽然没怎么尽到责任,但是也是有自尊的!你可不能把我当玩具来……”

    “saber,我可是从来都把你当做王者供奉着,不过,同时也把你当做朋友来对待,什么时候把你当做玩具了?”李维痛心疾首,悲愤异常——当然是装的,说实话,只要有机会,李维都会找这种呆呆的下仆来玩玩的——比如星彩啦,比如saber啦之类的。

    “你想想,你要什么我没有满足你?满汉全席?还是家常小菜?”李维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比着说道:“平时我也对你爱戴尤佳啊,吾王,被你姐姐耍我会笑着,被你的骑士训我也会笑着,原因不就是你么?我怎么可能会把你当做玩具?”

    顶多——是人体抱枕。

    “呃……master……抱歉,误会你了。”智力为9的女生就是好骗,被李维一通胡侃又败下阵来的:“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刚刚……”

    “没什么,saber。”李维转而又是一脸的微笑,就好像春风细雨一样:“我也有错,不该对曾经为王的你太过无礼。这样吧,以后不到紧急关头我不会对你怎样的,如何?”

    田忌赛马——本来就不应该对吾王有任何的越轨之礼。但是现在,李维却硬生生的把saber厚厚的自尊一层层的剥下,最后,只剩下了一层内衣还在遮羞。

    “……好吧。”saber看着李维真诚的模样,立马就沦陷了——她真的认为李维是纯洁的:“我听你的,master——相信,你不会害我的。——对了,我刚刚想起来,其实每天月亮刚刚升起来的时候,我会到庭院里散布,因为……那个时候刚刚要进餐,需要运动一下让自己饿起来,否则的话,那些已经臭了的奶酪和硬邦邦的面包,没有作料的肉块是在咽不下去……如果你想要见这个时候的我的话,最好现在去一个地方!”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