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409 王!王!王!(下下)
    ……话说,不感觉有点玩过火了么?李维用脚趾头想都能想明白,saber的愿望,是建立在她认为湖中女神的圣剑选择错了人,自己不应为不列颠之王。于是在原作里是想要利用圣杯,让一切回转到初始阶段,自己不会再去拔出石中剑,而是让更加适合成为王的人拔出圣剑。

    换句话来首,她的愿望就是让更加合适成为王的人替换自己——用圣杯改正圣剑的错误。

    原作里就感觉有点别扭,圣剑那是湖中女神,换句话来说凯尔特人的传说——管耶稣的圣杯什么事儿?再者说来你一个不列颠之王想要篡改历史,你说记载过你辉煌的历史冤不冤?

    而且,最最主要的是!

    李维知道,这个愿望是saber最后的愿望,乃是她临死的一瞬间回光返照的愿望(虽然生前就在寻找着圣杯)——李维认为,八成是某人在临死前糊涂了。

    ……主神游戏完成后她才能算得上许愿吧?现在就搞定收工,算个什么事?

    说实话,到了伦敦城才知道——和柴桑怎么比?

    乱糟糟一片,没有城市卫生管理设置,倒是很繁荣的样子,不过却似乎总感觉缺少什么。

    “saber……你的国家似乎很乱啊。”李维看着眼前的一切,不无感慨的对一旁已经带上了厚厚头盔的saber——来的路上她只需要戴上墨镜,但是在伦敦城里,认识她的人不计其数,还是重新戴上头盔吧。

    “嗯——如果我再次为王的话,我会改正的。把我的国家,建设的好像星彩所说你的国家那样。”从头盔里发出闷闷的声音,但是很快,saber似乎解释的说道:“不过……这和我的愿望不服,我只是想来改变一下的。”

    ……最后的那一句是不是有点牵强?

    “好了,别提那些了,你的人民缺乏秩序——刚刚进城门还要收费,还有天理么?”李维有些怨念的说道:“难道不知道统一的国家就必须拆除关卡么?真是的……”

    “啊,好了,这些我都不懂,如果你有什么话要说,就和现在的我去说吧。”saber闷声闷气的拉着李维的手,道:“新晋骑士需要到贝狄威尔的住宅去——我们走吧,在城东边。”

    “我说,saber——恕我直言,这边天都快黑了,听人说明天你就要出征了,你那个贝狄威尔还能见咱们么……”

    说白了就是八小时工作之外,像军区司令一级的公务员还能给咱们办公么?

    “当然——而且,我就是去见他的。”saber通过头盔的两个小洞看着李维,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问?他的职责就是不断的发现新的人才。走吧,我记得这个时候我是饥不择食的。不论什么料的骑士我都可以吸收进来。所以……master你不用担心。”

    “……saber,你这句话,我可以当做是挑衅行为么?”啪,李维把手放在了saber的头盔上,由于不用担心误碰到她那根呆毛,这让李维大胆了很多。

    “就……就算是master也不可以把手放在我的头上……”

    “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saber。”李维可不是卫宫士郎,只知道喂养saber的话,那和动物园喂养狮子有什么区别?

    李维开的可是马戏团,在喂养的同时,还有调教呢。

    “……抱歉,master……”

    几乎可以感觉到,saber在头盔后的那副弱势模样。

    “我不该实话实说。”

    ……这只狮子真是不会说话,换了我我也造反!

    四周过往的行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对与战争的恐惧。相反,一个个跟没事人一样,在哪儿闲庭信步的该干嘛干嘛。看着天色,已经是夕阳西下,在一片火烧云的映照之下渐渐地隐落。

    走了几趟街,实话实说还真是中世纪风格——任何一趟街道都是专门从事一种职业的。就连居民区,都是拥挤不堪,顶多是一个人走路。所谓的主干道,就是能够允许一辆牛车单行,一边再站一个行人的地步。

    ……总而言之,伦敦城很乱就是了。

    “基本可以理解你为什么不愿意当国王了——太闹得慌了。”李维几乎是以必死的决心,拉着saber挤过了一趟趟拥挤的街道——因为太阳下山就是宵禁,这一点东西方保持一致,更何况还是战争期间,为了防止间谍也要保持军事戒备不是?

    所以,刚刚的街道更加拥挤不堪。

    “呼……往常出门,我都是有转身护送的。谁……谁知道这次竟然这么乱来。”在贝狄威尔的木门前,saber和李维一通几乎是趴在地上一通喘气。

    两个无视百万大军的人,此刻却不得不避让一群普通老百姓。

    “宵禁的时间也到了——我说saber,你想好了到贝狄威尔哪儿怎么说了没有?”李维看着saber,由于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实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本来就因为过于认真,而经常搞得十分脱线。这个也怪不得她,毕竟这就是中世纪的思考回路。

    联系她那个变态老姐,李维一想到要见到一个国家的中世纪变态,就感觉不寒而栗。

    “没有。”saber好像理所应当的一摇头,道:“见到了他我就知道该怎么说了,到时候再想!我相信,既然是我的家臣,那他就一定不会为难我。”

    说着,在李维几乎不敢置信竟然会有这么呆的人的眼神中,saber推开了她重要家臣家的大门。

    /说是重要家臣,实际上也没什么好说的——也是一间城市里比较普通的院子,也就是比普通人家大得多而已。似乎。中世纪人不是以装修见档次,而是以大小见优劣的。

    “贝狄威尔在家么?”

    庭院里,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如果硬要说有的话,也只是正中央摆着一个训练用的假人——伤痕累累的假人。

    现在可是战争时期,saber手下的大将家里就跟没事人一样——难道都不防备一下刺杀?

    “是谁?”

    正对着院子正门的一间房,八成就是主卧室了。saber的家臣贝狄威尔一出场就把李维给惊着了——的确是个俊美的少年,但是,他却穿着一身湿漉漉的内衣。金色的长发披肩,就好像刚刚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

    ……干嘛呢这是?

    “是我啊,贝狄威尔。”saber就跟自己还是国王一样自我介绍到。

    “你是……谁?”被saber的自来熟弄得也是一愣,但是明面上又不好意思说自己不认识对方。当即,名为贝狄威尔的年轻人尴尬的说道:“我们认识么?”

    李维一拉saber的盔甲就知道对方在胡说八道。

    “你忘了你现在不是亚瑟王了么?”李维低声的在saber的耳边(头盔)说了一句,他也算是知道了,依靠saber的自己压根也是个傻瓜。

    “贝狄威尔大人是么?这位是saber,我的名字则是保罗。”李维站在saber的身后,由于身高的缘故,则是一把将身穿盔甲的对方从身后搂住——笑呵呵的对贝狄威尔说道:“我们,是来向亚瑟王效忠的,听说大人是专门负责审核新晋骑士的,所以特地来见见大人。”

    伸手不打笑脸人,不过……李维依旧不理解对方为什么一身湿。

    “哦……是新晋骑士么?”

    贝狄威尔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然后一伸手,道:“你们的骑士证明呢?”

    “……?”李维也是一愣,神马是骑士证明?

    “哦,骑士证明啊。”头盔下的saber好像也是恍然大悟一样,双手一拍。

    “……你有?”李维看着saber问道。

    “不,没有。”saber当即摇头:“——不过,那是证明骑士血统或者身份的证明——没有它的话,就不能被证明为骑士……我当初就是以一介见习骑士身份称王所以不被所有人认可……”

    嗯,从实习生一下子变成首席ceo,是让人没办法接受啊。不过……“你说的这么头头是道,又让我们来找这个贝狄威尔——”李维当即感觉自己好像被耍了一样:“却告诉我跟个npc任务一样,需要有什么骑士证明?saber!耍我的么?”

    “那个,master,不要这么说,我也是从来没有经手这种事情。”saber被李维训斥的没了脾气,不过依旧好不服输的昂首挺胸:“像我这样生而为王,怎么可能对所有小事的细节都记得那么清楚……”

    “大胆!”

    突然,就在李维对saber不依不饶的同时,一旁站着的贝狄威尔却不干了。当即大喝一声,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弄出了一把长剑。

    “啊,抱歉抱歉——我们搞错了。”李维一把搂住saber的腰肢,连盔甲带人也就一百公斤,夹在腋窝下就要走人:“我们马上走人,就当做是也与节目吧,贝狄威尔。”

    “放下吾王!无礼的东西!”说话间,贝狄威尔用长剑指着李维,但同样,也十分惊讶的看着李维夹在身下的saber,似乎不敢置信一样。

    ……?破了案了?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